女高怪談一.jpg

什麼原因讓我突然又找起這部好幾年年的舊片重看,大概只有"我無聊"可以解釋。

不過這個無聊之舉卻讓我意外重新認識這個女高系列。

實際看這片的年頭我已經記不起來,但我想應該是在念大學時。

一個好不容易從聯考裡解脫,從中南部鄉下到台北唸書的小孩,就像是要展開一個新的世界,電影裡的一切在當時都只是一種恐怖的娛樂,可多年以後,電影裡的場景對再度重看一次的我,就像是回憶之路,一點一滴地把我拉回到高中時期甚至是國中時期,我不由得又想起那六年的學生生涯。要說這六年全是高壓教育不算全對,但說不是又太虛偽,和朋友同學間的青春歲月是難忘的記憶,與師長教官間的記憶則都是管教催促,想起那段念書的時光,多數都是埋怨的記憶,不過單純向來是對付痛苦的良方之一。

只是現在想來,那些痛苦或許也可以說是種埋藏起來的恐怖。

我這樣說,不是指我的求學過程中發生過什麼傷害身心的事,仔細想想..其實我的求學之路雖不出色但也算平順,沒什麼重大事件,就是一個老趕在遲到前跑到學校,上課偶爾打打瞌睡,下課跟同學鬧一鬧,然後又傻呼呼地回家去,隔天又一樣的過程,當然事實上不可能就這麼簡單,有開心的事也一定有難過苦澀的事,不過縱使有再多事,時間轉逝,不好的記憶當然也是轉眼化塵,可是有些事在當時在當下,因為我們青少因為我們無知,所以沒有特別感受,可是累積的疑問卻無法隨時間化為塵埃 --

為什麼念書變成了這麼可怕的事?


就電影本身,看的時候我以舊片不用帶什麼期待驚喜的狀態看的,的確沒什麼驚喜,可是會覺得這電影讓人看得好順啊,我想這是因為這是部各方面都很完整的恐怖片。

但就恐怖度而言,從電影初出至今,我始終不覺得恐怖,但我就喜歡這種不恐怖的感覺,不是怕被嚇,是覺得這種氛圍比較適合這個故事..高壓教育下的恐怖。

雖是恐怖片,但懸疑的味道反倒比讓人害怕的懼意深,電影設計了一個盲點,雖不是很新穎的創意,但我覺得用得很好,這個盲點上又重重疊疊了各人的思緒與錯象,似真似假沒有一定的實體,只是這電影有些太溫和,感覺有點像是不忍心太驚嚇觀眾的感覺,我希望可以再陰森一點,隱藏的恨意也再深一點,就像深深打進心裡的那種爽快驚嚇,只不過這樣一來反而會失去故事背後的那種只屬於那段青春的幽幽苦澀,變成無味的恐怖。

平凡女孩,書念得差,師長不喜愛,好不容易擁有的朋友卻離棄了她,最後她變成了鬼,留戀校園,徘徘徊徊..只為圓一個夢,交到一個真心相待的好朋友。

以恐怖片為妝,講的卻都是高壓教育下的單純小孩的控訴,我不知道這片的導演有無這心思,就我的觀點看來這片就是在諷刺那些只看高不看低的老師們,

為了打壓易騷動的年輕心靈,拿著教鞭的這些獨裁者,整天尖叫著:書讀不好的人,將來就只有下地獄的份!今天的朋友,明日就是敵人啊!


以我那個年頭來說,當然沒有像電影裡的老師那麼兇狠,但是老師們的心態是差不多的,雖不可能刻意去阻止學生間的往來互動,但我相信那些老師不會跟我講,書要唸也要交朋友喔~

考試沒達到標準,少多少分就打幾下,每幾天就小考一次,參考書一本寫過一本,要背的東西重重疊疊卻不知道理為何,叫起來不會回答或作答就是處罰或是責罵...的確,我記得很多東西,哪怕是我根本沒弄明白過,只是記得的東西裡,恐懼與厭惡感也夾在其中。

現在,或許這種壓迫學生學習硬記東西的做法少了,但精神上的高壓做法我相信絕對沒有消失,多數師長我相信仍是用好好念書,將來才能出人頭地的理由在騙小孩,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天賦與才能,就只憑那些不知幾種版本的教課書跟無限考試就可是分辨這些孩子將來要走的路嗎?

被老師們打過的掌心,那辣狠的紅痕我記得,但痛的感覺早就忘了,可是書念完後呢?那種不知如何定位自己的茫然感,我至今記得。

高壓教育,製造出一個個相似的人,頂著高知識的腦袋,直直地走進社會的現實面裡,可幸福的人,有幾成呢?

為什麼我們要學?

不是為了應付未知的未來嗎?

但為什麼我們只學到虛幻的理想呢?

真實的血肉不就活生生地在校園裡走著,不是嗎?

為什麼要把孩子當成機械人般養育呢?

夢想不是用催眠般的密集話語硬塞進的,是由心自然發出,

痛會消失,但遺憾不會,哪怕我們深深明白過去就是過去了,但總不免會回想,如果茫然的那時,回答我們的是鼓勵而非怒罵,是不是會不一樣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懸光 的頭像
懸光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