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寶石-小1  

作者:湊佳苗
譯者:王蘊潔
出版社:皇冠

 

常覺得寫好短篇故事不容易,但最近開始不這麼想了。

在腦子裡藏了很多想法的人就是能寫出好故事,而有些事是需要短篇這樣的長度才顯得鏗鏘有力。

微妙的荒謬、懷念的隱約之情、若無其事的壞意....這些讓人怔愣又讓人微笑的情境,如果用了太多的字句去鋪成勢必會變成更複雜更曲折的情況,但那是另一種樂趣。
理解後,而餘味無窮,是我喜歡短篇故事的原因,因為簡單。

因為篇幅的關係,不能有太多的人物出場,不能有太多的事件,也無法太過深入瞭解。

就像有很多事,只需要幾句對話、某個舉動、一個執念....或許這些本來就能寫出許多東西,但其實本身是很單純的。

短篇小說集我不算看得多也不算看得太少,但很少有故事在我心底發酵的,大概就是因為那些故事都寫得太好或太輕。
湊佳苗這本《藍寶石》倒是讓我心動了,不得不說,日本作家真的很擅長寫「微妙」。這種感覺我多是在日文小說上看到。

喜歡不喜歡很難用一個喜好才區別,有時只是一個剛好的心情,或是人已經成長到一個程度能懂得某些事,我現在的情況或許就是喜歡這種馬上能理解的單純,在小小波折後,立即意會某件事的意義。

經過琢磨才能展現璀璨耀豔那一面的珠寶,就和人的行為一樣,今日的種種必然是來自過去層層疊疊,只是我們很難保證,這過程是否完全無暇。

 

雖是短篇故事集,故事間僅一兩篇有關聯,可讀起來卻仍有完整一曲的感覺。稍稍升起的音符在妙趣的點停住後,一段平穩卻稍微跳躍的沉音持續著,然後進入另一段聽似一般卻帶著奇幻變化的變奏,逐漸又進入緩音卻和先前不同,這一段音符有點不懷好意,靜面下緩緩地推起浪濤,便又心滿意足地再度平靜,接著就是我最愛的一段,溫暖又清澈的輕傷感,篤定的前進中,最後兩章節時而哀傷,時而堅強,末終時,我似乎看見決定要幸福的淚光。

我不想挑出書裡的任何一篇來說明我喜歡的理由,那會讓還未看此書的人有預期,那就不好玩了。

作者幾乎各篇中都用了一些技巧,某篇中的錯置感是最讓我驚訝的,發現自己誤會後,不免陷入一種自省,不自覺中我們都會把心目中的那人的模樣套進對方的一生,好像他曾經無用過就一輩子都沒用了。骨子裡,或許我們都不相信有潛能這種奇蹟。

最重要的,除了讓人驚鴻一瞥的驚喜技巧外,是各篇裡的寓意,重重的可作者寫得讓人能輕鬆接過手,這是讓我心動的主因之一。

書裡的種種情緒與心情,常在人的光明與黑暗間的那條昏暗不明的交縫中,大多時候我們不會注意甚至很難查覺,只有落入那情況中的人會發覺。

在月光石中,我看到肯定的力量,把人從可能篤定的慘淡歲月中拉出來,我不禁深受鼓舞,前幾天我才聽了一個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說法,我還是想相信幫人一把就是幫自己一把。

最後兩篇說了一個女孩因為失去所愛而陷入黑色思潮,她時時牢記著她的男友是被人害死的。這個問題到最後都沒有答案,我也不時落入這個糾結,總想有個答案,可是作者不給答案,其實更甚就是作者故意丟出這個懸念,她大可不要這麼做,但是這就是讓人反覆感到餘味之處。

苦纏那些夢魘,不知答案滿是痛苦,知道了往後又能如何?
我印象很深那男友的姐姐說,「不要詆毀他,不要詆毀他的人生。」

把錯怪到別人身上會比較輕鬆,是嗎?
我從不覺得。
我覺得那是把惡夢不斷延伸的行為,很多事不見得一定得釋出寬恕,但放過自己是絕對要的。

 

如珍珠般雪白的牙齒,是過度重視的依賴
價格高貴的紅寶石,是憂嘆人生,無法看透輕重
真心真意的鑽石,是癡心也是盲目
貓眼石眨也不眨得凝視著,是窺探的壞意
溫暖清透的月光石,是灑落夜間的希望之雨
誕生九月的深藍色寶石,是失去的痛,落入清泉中的滴墨
石榴石的誕生日是某人珍貴的寶石,希望妳幸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懸光 的頭像
懸光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