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作者:八爪魚
出版社:麥田

 

記得烏龍派出所某集,阿兩利用教授創作漫畫的課程收取暴利,裡頭他説到畫少年漫畫的法則就是要不斷地出現敵人,打倒一個敵人後又會出現更強的敵人,就這樣你強我就更強地打下去....熟識阿兩的人,當然都知道這是非常戲謔的說法,更別說阿兩就只是死要錢而已....可是這也是很諷刺的實話啊。

對動、漫畫熟悉的人,應該很明白我說什麼,在一次比一次還強的敵人面前,想保護所愛、想生存下去,再青嫩的主角的戰鬥技能除了不斷提升、成長外,別無它法。(後宮類型的...有些並不適用這規則,主角自有其他人就會幫他賣命,唉~這類作品有時真是遊走在尺度邊緣)

雖然這幾乎像輪迴的劇情,有些讓人疲倦,有些卻讓人熱血。這當然有個人喜好、作者功力的差異問題,不過針對熱血部分,倒不是我多愛看那些戰鬥場面,而是主角背負的「意志」,和他們強大決心下的舉動。

我們這個社會,這個現今,追求的都是眼前之物,悠長的未來因為看不到所以忽略,別人的傷痛感覺不到所以摒棄正義與公平,害怕就躲回保護殼中不聽不看,再也沒有強大的人站在前頭,大聲說出最簡單、最純真的希望。
不管是創作的世界,還是真實的世界,惟有「最強」才有力量。

然而,我們當然要熱血奔騰的正義力量。

 

傳說中有一種鳥,一生都在尋覓帶刺的樹,
只有當牠往最尖的刺撞去時,
才會在極度苦痛的臨終前唱出一生最美的歌聲。

連看兩本G8(忍不住想凸糟作者,以後這套書都非常有可能被簡稱為G8),大概可看出不斷貫穿故事各處的背後意念,是「執著」。

因此以刺鳥傳說為主,每六百年醒來一次的刺鳥為求唱一曲的執念化作一只不斷尋找宿主的銀手環,但一曲終罷,宿主之魂也會燃燒殆盡。

敵對那方利用刺鳥這宿命在城市裡大鬧一場,單純的刺鳥一心想唱歌,卻引起躲身於黑暗之中的罪人出動追殺,憤怒的除靈師,與敵對那方的存心擾撥下,這一晚的雷頓市,真的很熱鬧。


以「史上最強」除靈師阿莫,與擁有特殊珍貴的魂格的普通少女余澄瑄,作為組合。一剛強一柔弱,少女受除靈師保護,免除來自四面八分的妖魔怪邪的覬覦,她也用她的溫柔善良化解惡意。

對一個已經到了喜歡熟男的年紀的女人來說,這套書已經不是我的菜色。而且鑒於之前不小心看了太多動漫畫,很多設定都是如此,也很難感到驚豔。

不過撇開喜好問題,作者以錯位的手法把許多設定寫得虛虛實實,比如某歌唱節目套上另一個歌唱節目的評審,改過的名字也一眼讓人看穿是在說誰,你可以看出作者在寫台灣,但他又另寫了一個雷頓市,這個城市哪裡都不是,彷彿是作者創作的內象結界,所有人在裡頭大鬧,也不影響外面的真實世界。

從第一集到這集,也看到以執念為名所借用的各色童話、神話,甚至知名的日漫,我懷疑連打電動的知識都用上了,當然這也用了錯置的手法巧妙地混合進這部戰鬥小說裡,說沒一點惡搞意思,我可不信。
(叫晴明去抓九尾,差點讓我噴水啊....)


如果我再年輕多~一點,我應該會覺得阿莫很帥氣,為我獨尊的男人總是把一切都踩在腳底,目空一切,尤其還背負著某種謎樣的包袱與傷痕。
(但內心黑暗扭曲的女人討厭善良討喜的女孩。)

但那只是曾有迷戀的折射,當光消失後,真實的殘酷降臨,就很難再懷抱單純的心思。

從兩集看來,可以看出作者正以加重的力道在為這套作品增加更為沉重的殘酷面,第三集想必會更殘暴。
雖我這樣說,但其實這本小說非常平易近人,青少年看也絕對沒問題,而且作者把戰鬥畫面寫得很好,各方的銜接也很好,如果能做成動畫,應該很不錯,配上音樂與畫面,絕對會更有刺激與速度感。

末了,書尾預告,戰場似乎將延伸至世界。其實打到宇宙去,我都覺得沒問題,五隻綠色青蛙都可以來地球說要侵略,然後就不知侵略到哪去了....在戰鬥兼不搞點笑不行的小說故事裡,只要設定夠合理,任何事都是可能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懸光 的頭像
懸光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