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世界  

作者:史考特‧韋斯特費德 Scott Westerfeld
譯者:卓妙容
出版社:大塊文化

 

黛西剛從高中畢業,準備要去上大學,但她寫了一本書,還寫了一封信向一間頗具規模的出版社自我推薦,結果得了一紙合約和為數不少的簽約金,在接下來的合約期限內她必須完成《重生世界》的修改與一本續集。
 
作者一手寫黛西搬去紐約展開新手作家的生活,另一手則寫黛西的《重生世界》,同樣虛設的故事在章節之間穿梭,每當看完黛西的寫作生活後,再度進入重生世界裡的死亡國度,然後再度回到黛西的現實之中,對照黛西所遇到問題再看她修改過的小說內容,很有趣。慢慢的,會覺得同樣分量的兩個故事的天平很明顯地向黛西傾斜,至少對我來講,黛西的生活更為迷人。
 
可能我們都覺得現代社會已經沒多少人對寫作有興趣,但是只要文字還沒有消失,寫作就不會消失。只不過文字分成了各種功用,廣告、宣傳、抒發、訊息...這些當然也需要程度不一的技巧,但小說創作是真正的一扇門,一道可以看見文字力量的入口,創作小說當然也有目的,無法上市的小說就像哀傷的殞落夢想,一本小說是否受到歡迎除了最重要的商業需求外,更是考驗寫下這些故事的作者們的能力,同樣的錢人們為何要用來買下這本書?可以替代的物品或服務得到的快樂可能更大甚至更為需要,對我來講,我喜歡各種小說帶來的不同世界,希望、反省、恐懼、思考、歷史...從遠古到現今、從西方到東方...從書本裡得到的,有時幾乎接近永恆。
 
或許是源自於本身經歷,作者在黛西的故事裡娓娓道出身為一個如此年輕(僅十八歲)便成為小說家的心境,總是擔心得不得了,對自己成為了小說家這件事仍無法置信,冒牌貨的想法總會在某種時刻跳出來。有時我回頭看以前寫的文章也會有這種感覺,當然我不敢說自己寫得如何,只是還是會訝異那時的自己竟然「能」寫下這些,我常不太確定是否認識寫下那些文章的人是我自己。寫出一本小說大概像一場巧遇,在剛好的時機就是遇上了。
 
除了煩惱外,黛西還得完成她的書,她也幸運地交了一個女友,但在面對要將寫作的熱情轉換成毫無退路的工作型態之外,她的新戀情逐漸變成掌控她身心的鑰匙,為此作者增添了些微的懸疑,可最迷人的還是那些青少年小說的作家聚會,以及出版社的運作與各種考量和行銷作法,揭露了部分的美國出版情形。基於我個人的喜好,出版社的八卦與秘辛,比小說還吸引人。(這大概也是愛書人的另一種渴望)
 
 
關於書中書《重生世界》,是關於冥河與死亡國度的微驚悚小說。
 
主角莉琪因恐怖攻擊與死亡產生了連結,而得到進入重生世界的能力。重生世界是由鬼魂聚集而成的國度,在此書的概念,鬼魂是記憶的殘餘物,只要有人記得某個死去的人,那麼那個人便會以鬼魂的型態繼續存在,否則便會逐漸淡去消逝。
 
在我看來感覺更像是副產品的這個故事寫得也很好,冥河的運用為死亡添加了氣氛及故事發展的層次感,而接下來的發展以謀殺開始,末了也以謀殺回應死亡這個主題,淡淡的遺憾與歷經過後的成長,的確有青少年的微憂愁緒,再回頭看創造者黛西,她仍舊是一個年輕得不得了的年輕女孩,即使她也逐漸了解一些事,卻比不上她小說中的莉琪成熟。
 
這很有趣,現實人生與書中故事,始終是不同質量。
 
人不會馬上改變、徹悟,而是在緩慢瑣碎的摩擦中不自不覺中改變,這些微量幾乎感受不到力道,可小說卻可以在剎那間綻放光芒、強烈地將情感釋放。編輯對黛西說過,生活裡太多無法圓滿結果的現實,為何不在小說裡多少彌補這個遺憾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懸光 的頭像
懸光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