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都別想活》S  

作者:傑佛瑞‧迪佛 Jeffery Deaver
譯者:宋瑛堂
出版社:皇冠文化

 

看吧?我們雙方都詮釋、判斷、決策。我們活在黑白交錯的世界。

 
思考這書名,直覺式的想法會連到無數的受害者,不過現在回想,倒覺得這說不定指的是立場的態度。
 
正義的考量,有時是一頭熱的理想,有時是機關算盡的制衡,大方向看似相同,每人實現的手段卻大異其趣,這情況理所當然,卻讓人陷入何謂正義?保護值得活著的人嗎?而誰值得活?討厭的爭論就像每個人站的位置,多數人散佈其中,少數人站在極端,當我們享受安樂時,要感謝那些願意活在極端的人,還是摒棄他們極端的理念,這是個難以回答的單向問題,因為有人快樂,就必有人失落。
 
可是,局勢愈來愈複雜,天平的兩端運作愈來愈激烈,要待在中間,也勢必要愈來愈有智慧。
 
 
林肯‧萊姆這系列,是因為電影,還是因為我的第一本犯罪小說,總之,我很喜歡這系列。可能是因為林肯實在太毒舌,湯瑪斯太可愛,莎克斯這女人太有意思,當然其他搭檔也配合得恰如其分,但中間已有好一段時間沒追著林肯跑,再看這系列也不可能有早期的驚喜,但印象裡的萊姆風格依舊未變。
 
林肯辦案總是講求現場的證據,他教導艾米利亞‧莎克斯走格子,以犯罪者的視角走現場,艾米利亞有林肯沒有的同感,林肯擅長及偏好分析證據,而且做得很好,因此在他癱瘓後仍可以以顧問的身分協助辦案。這次找上門尋求協助的是一名助理檢察官,一名在巴拿馬被殺的美國人被懷疑是被美國的情資單位暗殺,這名助理檢察官追求的或許是一份正義,但也有個人的私慾。
 
絕不浪費每個角色,也絕不虛放無用的線索,是作者的風格,因此直到最後一頁都可能有不同的事態發展,或意外的插曲。不過這次的事件或許涉及國家正義,我是覺得驚喜度不高,反而有種模糊的立場,一個灰色地帶,即使在只看證據建立真相的萊姆手裡,那灰色異常的清晰,但他也無法將是非對錯整整齊齊地列出遵守規則。有趣的是,個人立場沒有模糊地帶,但要把他們全放進同一個地方就必須模糊他們的色彩。
 
說是近年,或許不對,恐怖組織的活動長年來就像背後的芒刺,挑動著恐懼與刺痛,或許拜科技所賜,又或許是社會價值的轉變,極端的少數人能以煽動募集資源與人力,擴大活動規模,以非和平的詮釋,這是微型戰爭。
 
國家的角色是保護,有威脅的人逐年提高其影響力,嚇阻此種威脅的手段也必須徘徊在正義的邊緣,書中引起爭議的受害者,是無辜的好人?還是潛在的恐怖分子?在林肯追查定案的證據過程裡,不會明白地告訴讀者答案,因為作者總是最後才把線全收回,還有煙霧彈,下一步是好人先走?還是歹人得手?而我以為又真是我以為的嗎?不過這回我倒是沒被作者耍得團團轉,對我而言,最大的亮點是那位廚藝驚人的殺手。
 
我果然還是喜歡自私自利的犯人,大概即使有可憐之處,也還是黑白分明。
 
 
回想書中的情節,發亮的好像全是吃的,特別是林肯熱愛的炸海螺,令我懷疑這是老的徵兆嗎?
 
相較於找出幕後兇手,陰謀策畫大型破壞的人,他們意欲展開教訓行動比起只為了掩蓋貪婪的舉動更令人心驚,在林肯小組帶來令我久違的辛辣樂趣之外,有一種微微失落感現在才湧現,無論盤據心頭的理想與相信的真相如何,身為這世界的一顆螺絲,我們扮演知或不知的角色,確實地推動著人類的巨輪,縱使我們可能不知道自己都沾染上不道德的腥臭,我們也仍是這世界的小小螺絲,誰都不能豁免這角色之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懸光 的頭像
懸光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