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眠醫生英文版  

作者:史蒂芬‧金 Stephen King
譯者:待補
出版社:皇冠文化

 

或許我們對續集的期待,比起超越前作,注意力可能多放在角色所延續的故事(無法否認地,內心裡還是渴望更好的作品出現)。若前作已是一種經典,想要超越似乎是件很辛苦又討苦吃的自找麻煩,在這,我想《鬼店》是一種代表性的存在,無法取代,而《安眠醫生》看起來的確是續作,但我覺得這本續作只是要給逃過死劫的小男孩一個公道。

 
對我而言,《鬼店》的恐怖不在將人逼瘋的陰森鬼氣,而是全景飯店本身,因此當故事轉移到逃出飯店的那個小男孩丹身上,那股從門內散發出的詭異不再像隨時會蔓延開的水氣,而是扎實的恐懼,壓在一個男孩心底。
 
有些無形的事物會營造出某種情境式的氣氛,恐懼感也是,但你若把飄忽四散的東西裝進人生的規矩,那就變成有形體有重量,一點也不令人感到愉悅了。
 
逃離飯店後的丹與母親過得還算可以,但擁有獨特力量的丹依舊被全景飯店的鬼魂糾纏,他的老師教他將過往的一切鎖進想像的盒子,放到內心特殊的架子上就可以了,但丹依舊沒逃出過去的陰影,即使他認為絕不可能,卻一步步走向與父親一樣的酗酒命運。
 
年齡與歲月的配合,有時去想那其中的磨合,確實有點樂趣。過去看《鬼店》,心中所想全是那棟飯店,發狂的父親與無辜的妻兒像是道具,為了演出這場盛宴所安排的,但時間一久,有時會不期然地浮起疑問,那男孩怎麼了?想像裡,大概可以猜出父親造成的童年傷害一定不會讓這孩子過上多快樂的人生,可就因為如此,疑問中雖有絕大部分相信他應該會跟隨父親的腳步變成酒鬼,然後很乾脆地毀掉每次想振作的開始,卻仍想知道如果有別種可能呢?
 
丹的父親的結局已無法重來,透過丹,彷彿暗示第二個人生機會,如果當時能這麼做就好了。
 
酗酒的問題讓丹無法定居任何地方,也讓他犯下一些讓他感到痛苦羞恥的事,他像個流浪者,從一個城鎮流向另一個城鎮,直到一種直覺讓他在一座小鎮停下腳步,他的戒酒生涯也在此展開。他在此停留的時間裡,不定時會有個神祕的拜訪者向他透露她的存在。
 
那是個小女孩,艾柏拉。他們之間的交流一直是帶著心照不宣的距離,但已十三歲的艾柏拉發現有一種似人非人族群在到處殺害小孩,艾柏拉就是下一個,她向丹發出求救訊號。
 
我會說這一連串的發展是丹的自我救贖,他說不出口的往事與補償心理是一塊大石,永遠擋在與酒脫離的逃生路上,戒酒協會有不少格言,其中有句恐懼意味著勇敢面對一切、從中復原,莫說丹從戒酒過程裡得到多大的啟發,我看到這句話立即有種強烈想法─我們失敗總是因為我們恐懼─更可怕的是,無法從恐懼中復原。
 
 
 
史蒂芬金當然不只恐怖故事寫得好,但我自始自終就是喜愛他的恐怖故事,主要是因為他的恐怖之中沒有特別明顯的善惡,好似僅是陳述一項事實,不過現在想想那似乎是他早期作品的風格,隨著年紀增長,我不能控制作家的心智永遠停留在一個階段,只是我無法壓抑那嘆息的慾望。
 
《安眠醫生》中的真結族與丹他們之間的對抗,有很明顯的善惡之別,無過多立場的風格仍舊存在,或許整體來說,這是個無關外在邪惡的故事,真結族只是一個考驗,無論丹壓在心底的黑暗多巨大,他勢必得釋放出他的恐懼,面對父親的陰影,承認愛對他的重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