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朵拉遊戲I:烈火洪流  

作者:維多莉亞‧史考特 Victoria Scott
譯者:陳芙陽
出版社:皇冠

 

有段時間閒來無事我會看神奇寶貝,看著看著我自己都對自己感到好笑,怎麼這麼大個人了還沉迷這樣的卡通,即使如此,我知道我著迷的原因多半是因為這是個成長的故事,特別是與奇妙生物的共同成長。 

人類對奇妙的生物總有一份矛盾的心,喜愛與懼怕混合,神奇寶貝倒是中和了這情況,可愛又忠誠的生物,還有特殊能力,雖然這部動畫看起來很純真,它的世界觀或是因為出身自遊戲,一開始就有種本就如此的基礎在,但一個充斥著特殊生物的世界,而人們將征服這些生物視為一種挑戰一份職業,那給我也是既愛又怕的感覺,讓人迷戀的是,在這奇異的世界,人們與這些寶貝般的生物建立情誼似乎只關於善與惡而無關物種間的差別,最好的,經由祂們的特殊能力使人彷彿得到超凡的力量,不過它之所以不適合我這年紀仍有道理,長大了可不能只想留在美好世界裡。
 
類似的設定來到《潘朵拉遊戲》,那份情誼說穿了便是利用的貪婪。
 
 
的確讓人想起《飢餓遊戲》,因為它們都有著相同基準的賽制,以希望為最終獎賞,實則是為了滿足觀賞者的殘酷慾望。
 
泰拉與家人從熱鬧的城市搬到偏遠地區,遠離所有人,因為她的父母相信這樣對生重病的兒子有幫助。
 
終日待在如此枯燥乏味的牢籠,泰拉渴望脫離。一個小藍盒忽而放在她的房間,盒內的裝置告訴她,四十八小時內報到即可參加「硫磺浴血賽」,最終獎品是能醫治所有病痛的「萬靈藥」。
 
以一個老人家的角度來看,年輕女孩又百般無聊,而且相信自己很勇猛,可以脫離無趣的生活還能救家人,實在沒甚麼好多再三考慮的,好吧,就算有疑問,也只是不礙事的小困擾。但老人家會說:孩子,你就沒想過人家為什麼要給這麼大的禮?
 
看青少年小說,第一個感受經常是莽撞,再來還是莽撞,但還無須到最終他們就會知道世界是殘酷的。說這類小說是建立在青澀無知的勇氣上,或許是真的,那些稀奇古怪的事需要年輕又無懼的手去敲開序幕。
 
「硫磺浴血賽」在四種生態環境下進行,首部曲中,主角們首先面臨叢林與沙漠,每人擁有的潘朵拉在首站破蛋而生,不言而喻,這些統稱潘朵拉生物的物種是被設計來協助參賽者的生存,如何利用是個人自由,這場賽制是個人主義,從過程中卻也顯出合作的必要,因為沒有一個生物被設計成十項全能。
 
青少小說的內容發展有一定的模式,人物之間的交流可以預測,而此作無法預測的是這場邪惡的遊戲裡有各種心思的人,生態環境如何左右命運也無可預知,最重要是潘朵拉生物與主角的合作會在人性至上的世界中點出甚麼漣漪。有時候,我會有種感觸,人和動物在一起時反而更顯人性,不單只好的那一面,有時更幽微不明的那種微妙也會出現,這大概是因為牠們不會說話讓你分心,而你看不透牠們的心思,牠們的眼睛裡則有某種妳說不清的情緒。
 
 
我向來喜歡人類與生物互相扶持的故事,在自然面前,人心就像在照鏡子,通常只有一面,不會有過多的攪和。
 
每人小時候憧憬的夢定是非常熱鬧,其中一項,我可以肯定,絕對有「希望某種奇妙生物存在」的奇怪盼望,當那是童年夢想時,想像那些怪異或奇妙的物種,就像長大後擺放在架子上的模型所透出的剪影,在年少時充滿想像的夜晚間展開大戰,《潘朵拉遊戲》以真實人性為基礎,將想像化作能夠實際參與的競爭。
 
悲傷的是,競賽是自私的,被利用的人或潘朵拉,被決定的命運跟夢想毫無關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