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亞當的外文封面  

作者:瑪格麗特‧愛特伍 Margaret Atwood
譯者:何曼裝
出版社:天培

 

末日故事總是閃爍著人類終將作繭自縛的警告,讀多了不免讓人心情沉重,至少我覺得如果你知道不久後就再也沒有隨手可得的電與水,日常再也不可能日常,更麻煩的,你得去自己去覓食,再也沒有選擇,只有活脫脫的野生威脅,倘若這些之後,你還活著,可能會注意到你自己的同類的行為有多難預料,這時大概會這麼想:我們究竟是回到更原始的狀態,還是更複雜的情形? 

《瘋狂亞當》前還有兩本與之相關的著作,《末世男女》與《洪荒年代》。但我沒看過前面這兩本相關作品,僅大概知道它們的時間線差不多,而主要主角皆有出現,這也不阻礙我從第三部《瘋狂亞當》看起,它們的差別或許只是在災難發生時的所處的立場身分,透過不同的眼如何去看待末日下的自己與這世界。
 
同是末日題材,瑪格麗特‧愛特伍寫來沒有掙扎求生的苦苦哀求,反盡顯諷刺,與其說人類歷經浩劫,不如說他們被丟到一個末日環境中回首人類世界的種種。
 
 
我一直覺得《瘋狂亞當》有種粗俗與童真的奇妙混合感,像是神秘的調味料,中和了醋勁大發的嘲諷味。
 
以科技未來為背景的此作,假使你是個時常注意各類新聞的人,會發覺書中所提及的這個未來感到面善。各行各業的人們紛紛在媒體上放話,我們即將有某某重大發明來到這世間,或是哪處的物產即將銳減又或發現哪種替代能源,當然此書不能涵蓋這些幾乎日日更新的未來預想,如作者所言,此書雖是虛構,卻未包含任何不存在、不在製造中、理論不可行的科技或生物體。換句話,即是此書中的未來的有理可循,恐怕會讓你驚訝所謂的未來世界離我們有多近。
 
嚴格而論,故事集中在認為世界僅剩他們的一小群人身上,沒有全知全能的第三者告訴讀者這個未來的實際樣貌,這很有趣,不知為何讓我想起成英姝的《人間異色》,一群人聚在一起對一種現象瞎扯淡,對很正經的人這種是很沒營養的東西,可是道理本就簡單直接,所有的圈圈線線只是諷刺包裝假象有多荒謬。
 
從他們的口中可知,世界權力被握在公司這樣的組織手中,我猜測那個意思跟現在的大財團與政府的美好合作差不多,只不過到了未來政府可能成了如周天子那樣的象徵。這很合理,人們上街頭要爭的,若用無形無色的事物來概論,我想那是一種有未來的幸福,但換成有血有肉的說法,人們想要能快樂生活的收入,經濟問題你要怎麼扯也終究離不開以此目的聚集成的經濟體,以賺錢為目的的公司組織終將接掌實權,這不像是無力回天的巨浪,比較接近勢必造成的後果。
 
我想這當中基因工程對人類世界是很里程碑的進化,原始的進食需求已是過去式,雖然當下已無足夠的真正肉品提供全部人,人們活在合成食品的世界,看著電視廣告宣示著有著一頭閃亮頭髮的基改羊能讓你擁有何等美麗夢幻的頭髮,又或者完全打破尺度的血腥搏鬥節目,更高招的是環環相關的企業如何包圍生活這樣的市場。這些事在看似漫談的一個個故事裡像細碎的話語,掉落著,不過關於基改生物,我猜《末世男女》的描寫會更更詳盡。
 
對於末日後的生活,我不知道是不是有很多異想天開,對書中的人於實際上那只是不斷地找回原始技能,利用所能改善已不再有小螺絲運轉這世間的每一個角落的生活。
 
關於人類,以及那可預期的扭曲的未來想像,充滿了不再被包裝的粗俗,真相如此又僅剩他們這些人,包裝甚麼給誰看呢?可作者的筆觸又帶著寓言式的溫和童話,災難發生時,從生物公司逃出的一個人帶著藉由基因工程製造出的一群克雷科人出來,在別的地方這種近人類的生物可能是穿著羊皮的狼,但在此書裡他們更近似一種單純善良的本性,或許經由教育在不久的以後他們也會走向人類複雜的心理迷宮,至少在這時候還沒有。
 
藉由克雷科人對邪惡純然無知的本善性格,當他們要求人類以故事的形式告訴他們發生了甚麼事,或是發生在誰身上的經歷,人們必須包裝那些故事,就如大人教育孩子了解某種真相時必要的口吻,我們必須稍加省略那過於殘忍的細節,以較不刺激的啟發意義讓純善的心靈茁壯,直到他們可以用更成熟更睿智的心態面對。
 
克雷科人反映一種善意,當人類幾乎滅亡,世界再度回到大自然,那些被改造的動物們也回歸如此包容的世界,過往即是教誨,新生的新未來若能將那善良無爭延續下去,該有多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