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事好犀利S  

作者:安‧黎芮 Ann Leary
譯者:紀迺良
出版社:天培

 

年紀愈大,愈感覺時間的流逝有多快,一眨眼,周末又來了,一年又過了,還在盼望長大後能做多少事的白日夢中,一下子就到了對歲月抵死不從的熟齡,非要到這時候,才會看見生活多不簡單、多細碎、多壓縮一個人的生命。關於這一點,我悲嘆時間的催化作用,卻也覺得荒謬得挺幽默的,或許我只是試著有趣點去看待生活中那些必然的無趣,這樣做的確會好玩些。

 
這大概跟忙碌後來上一杯很像,有人說喝醉後會展現一個人的本性,與其說是本性,我倒覺得是丟掉文明的皮,我不是個好飲者,也知道整天穿著禮儀的文明外衣很窒息,有的人很會忍耐,但多數人會試著找一個適當時機,脫掉並大鬧一場,注意飲酒過量前,首要事項是,先釋放壓力吧。
 
 
看簡介,我以為《房事好犀利》是帶著憂傷的輕喜劇,而憂傷這個要素只是針對主角飲酒過量的問題,預想中我以為這問題也會以黑色幽默帶入,有時候我們得用輕微又不太尋常的樂觀角度看待麻煩,否則真的會一邊大吼一邊掉進煩躁的漩渦,不過事實上,書的內容與我猜想的有一種截然不同的微妙偏差。
 
希蒂‧古德是個房地產經紀人,而她有個顯然的問題,就是她的事業頗成功,因此你可以說這樣的女強人有必然的壓力,也有強烈的自我滿足與事業心,我想她的飲酒愛好是非常自然的演進。
 
但她的家人看她卻不如希蒂看自己那樣,他們想她確實喝得太多,甚至失控。
 
希蒂對他人對她喝酒這事的看法感到火大,這讓我想到我身邊的實例。
沒人會承認自己喝太多,因為那是一種愛好、活動,質疑讓他們覺得人格被冒犯,這種無禮的指控根本在懷疑他們控制局面的能力,正如希蒂所說,如果她是個酒鬼,還能如此成功地經營她的事業嗎?
 
她想,女兒們的介入根本是被寵壞的不知感恩,她大可理直氣壯地反駁,告訴大家酒讓她變得柔和易相處,實際上她卻時常感到羞愧、怨懟。
 
此作的主題或許是關於希蒂的飲酒問題,但這個問題已伴隨她幾乎大半的人生,從她還是少女時期到現在已是兩名成年女子的母親、一個可愛小男孩的奶奶,因此希蒂的生活才是這本小說真正的樣貌,也如她所說,每個人都以為或希望自己是獨一無二,但簡單的事實是:多數人都是相似的。
 
我們活在類似的環境中,渴望近似的夢想,然後日日重複我們的求生過程,起床、梳洗、替自己替家人準備各項事務、上班、執行任務、下班、再度整理家中的各種小事、小小放鬆一會兒、上床睡覺,單身可能可以省掉一點程序,或許財富可以省掉更多,不過我想那也只能少掉那些瑣碎小事情。
 
在書中,希蒂談論她的房地產工作、她的家族史、小鎮上的一些變化,外來客對小鎮的改變。土地如何養育人們,這些人又如何詮釋生活的點點滴滴,在此作中雖不至於色彩繽紛,卻也展現一個角落的形形色色。
 
而希蒂的那杯酒,我了解微醺時的迷人,也相信進入那段迷人時光後有時的確很難斷然脫身,看著希蒂對他人的憤怒、否認喝酒對她的影響、察覺某種失控前夕的恐懼,那種感覺不是太愉快,就像即將眼睜睜地看著自己掉入淹沒自己的泥潭。
 
戒癮,你可以說有各種力量推動,最老套的也最可能的理由,還是自己是否意識到心裡那片隱隱作現的光所流動的感動。
支持人潛伏於黑暗中的是負面的心思,邁向明亮的動力得有點愛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懸光 的頭像
懸光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