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麥可.費里斯.史密斯 Michael Farris Smith
譯者: 顏志翔
出版社: 天培

 

他覺得自己就像那些人一樣,就像那些只因為一時軟弱而不顧他人、奪走重要之物的人一樣。他覺得自己就像那些他曾對抗的人一樣。就像那些他厭惡的人一樣。他對天祈禱,希望這不會帶來太多的代價。

這本書,或許很適合烈日擁抱的夏季閱讀,雨不停地下,帶來一個濕軟陰冷的世界,令人格外地想念陽光。


不記得是甚麼時候,有專家警告全球將必須面對極端型氣候的威脅,因為的原因太多,而造成的結果只有一個,自然界已逐漸脫離我們所熟知的規律。

《暴雨荒河》就像一段感傷的寄懷敘事,構成人類生活面貌的所有事物沉入大雨所造成的洪流,那些點點滴滴變成一條大河的河床,仍在上面掙扎的人們在暴雨中惶然失措。我想對於地球,除非星球消滅,並沒有真正的末日,但文明的消逝對於人類卻是絕望的打擊,特別是在陰雨壟罩的日子裡,總覺得壞心情都在這樣的環境中滋生。

書中的主角寇恩,獨自生活在南方,那裏早是政府棄守的區域,幾年前政府對這極端的雨象便束手無策,劃定界線,決心將那些被逐步佔領的區域歸回於自然,寇恩無意跟那些人離開他自小生長的地方,他有自己的理由,那些沒走的人或許也有個好理由,但寇恩知道有些人只是放棄了這世界,決定在這蠻荒地帶當主宰者、恣意份子,以及尋寶人。

無論這場風暴來之前,那些人是好人壞人,他們多數中恐怕已把良知丟回給不知是否存在的天神,寇恩雖時時警戒那些人,他還是被逼著上路,被逼著放下過往,因為那時他才發覺自己多寂寞,多麼想繼續往前走。

若拍成電影,我總覺得這本書有很濃厚的思舊情懷,彷彿可以看見紀錄年少時的影像,畫面中的我們開懷大笑,不知憂愁。但厚密烏雲將這些覆上了灰濛水色,黑白的隆隆聲中,是吶喊還是尖叫,是怒罵還是呼救,很難分得清了,風雨的聲音像是要捲走所有,這書裡的氣候有種本該如此的怒氣,彷彿在等某個人低頭認錯。

我很喜歡作者在書中述說這個不得不踏上歸返人類邊界路途的寂寞男人的故事的口吻,那感覺就像我們會在某個時刻回首過往,然後突然想起自己是個怎樣的人,這份醒悟讓雙眼異常的清醒,能看透在雨幕中模糊身影的那些人的臉,如果遺棄了內在的自己,也會有那樣一張瘋狂的臉孔吧。

或許寇恩的世界還未真正的末日,在遙遠的盡頭仍見得到陽光,珍惜與反省若不常留於心,我們終將拉著所有生命沉入河床,由大自然再度重組這世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