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維多利亞‧愛芙雅 Victoria Aveyard
譯者:翁雅如
出版社:皇冠

 

而善良,已不復存在。

有段文字,來自女主角梅兒對他們世界曾有過的認知,她相信在過去的時代裡傳頌著天上諸神統用良善與愛統治祂的子民的故事,是真實存在的,只是現在祂們從星星上走了下來,故事裡美好的一切也不再存在了。

神靈的事不像科學,有一個真理,能一再重複應證其真實性,但權力是無比真實的血肉之軀,即使人們摸不著它的形體、嗅不著它的氣味,它卻充斥在所有存有階級之別的各個角落。無論我們心中慈愛的神是否長存左右,信仰與統治就像書中所說,秘密與謊言沒甚麼差別。

對立本身應該沒有對錯,權力或許本來只是一種順勢而成的產物,可惜的是,若掌權的那方以神之姿立臨於世,就不能怪子民們希望他們以慈悲廣愛養育這大地,畢竟每個人內心都有一盞微小的希望火光,期待著奇蹟。


看英雄電影,身懷異能的超能力者幾乎都被塑造成不被接受的異類,因為人類懼怕他們,恐懼他們的力量將摧毀弱小的凡人,在這樣的世界裡,或許人類一邊希望被英雄拯救,一邊又認為那是種詛咒。《紅皇后》則是讓人類的恐懼成真了。

超能力者主宰了這世界,將會是如何?

我看來,立場對調,似乎也沒甚麼不同,權力的遊戲仍繼續,更殘忍嗎?平凡之人做的事有時更甚那些有力量的人可怕。

銀血人掌控著梅兒所生存的世界,身體裡流著銀色血液的人種各個身懷不同的超異能,能控制水、火、思想、金屬、光影...而留著紅色血液的紅血人沒有選擇,只能成為僕役、士兵,成為銀血人各種需求的棋子。

紅血人滿十八歲,若無工作,必須加入軍隊,為長年紛爭不斷的戰場增添新力。梅兒即將年滿,她沒有工作、技能,只能靠偷竊幫助家庭,她與多數紅血人一樣,日子便會如此過下去,被送上戰場,死去或帶著殘疾回來虛度後半生,也許她能好運地完好無缺地回到家人身邊,未來卻也不會因此露出曙光,夢想是給能看見廣闊天空的人,而他們卻只能仰望主宰一切的國王與貴族。

原本能逃過徵召的摯友,他的師傅意外死亡,尚未出師的奇隆失去了學徒的身分,即將入伍,梅兒為了他及自己,決定鋌而走險,利用長期銷售贓物的人脈為他們找到逃亡的生路,但對方開出難以負擔的天價,梅兒透過有一雙巧手縫製技能的妹妹混入比平常出沒更為奢華上流的地區,一支從未見過反抗軍卻出現在銀血人的電視上,以炸毀銀血人機構的手段宣告他們即將崛起,這造成混亂更導致梅兒一家的禍害,但梅兒卻因此巧遇改變命運的機緣。

小說裡,梅兒被發現身為紅血人卻有異能的驚駭事實,在這一瞬間,那怕是身懷異能的銀血人也感到疑惑、恐懼,這問題似乎從來都無關於超能力的有否,本能生來對未知的疑慮裡總伴隨著恐懼,無畏的人試著理解,但本能會選擇最直接快速的作法來抹煞威脅。

若人類在這之前沒毀了這世界,我相信基因進化的新人類物種會真的出現,而在那許久之後,又會出現如梅兒同樣的另一種新的進化物種,奇怪的是,這些故事總是著重於力量的茁壯,或許我們不相信嶄新的成長中也包含心智,所以怪異的烏托邦世界一再複製,而受夠了這一切的反抗組織出現,彷彿刺激基因進化的便是一連串的淘汰殺戮。


雖然我總是不欣賞這類青少小說的主角太過自我,不過站在同樣年紀去思考,我想我也不能做得更好,而這年紀且面對這樣的世界,背叛永遠都是變成人最好的鼓勵。

在背叛的設計上,看得出有點青澀,可是很合情合理,也對後續發展有很好催化效果,但最精彩的,我想是針對異能者主宰這世界所設計的各種設定,各異的超能力與戰鬥場面,以及區別平民、貴族、王室的描述,展現出的不僅是不平等的憤怒,更有在巨大的阻礙面前的渺小。

不過,復仇的火焰與巨雷,即將從天而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懸光 的頭像
懸光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