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羅伯‧杜格尼 Robert Dugoni
譯者:李玉蘭
出版社:奇幻基地

 

我不是很確定人長大後,必須面對的現實之一,是否一定要有「遺失良善」這一項,或者,這只是這個世代獨有的殘酷。

回想小時候,從孩子的角度看出去,似乎沒太多煩憂,長大後聽著那些自己也不太記得的往事,總會多多少少回憶起一些溫暖的被對待。縱使無法與書中的小鎮相比,被疼愛的感覺,也不再有過,憶起自己曾被人溫柔真摯地對待,意外地能撫平傷痛, 因為想起良善的模樣。

雪松叢林鎮,虛構的小鎮,在事件發生前,透過回憶所描述的那些種種過往,讓人聯想故鄉,不大的一個小小世界裡,大家彼此關懷,照顧著曾是他們心中最好的朋友的孩子,我們都在那一天失去了莎拉,從此這裡就不再一樣了,她就像是小鎮這個大家庭的一分子,當時我們全都是這個大家庭的一份子。


喪失至親,卻得不到一個明確的事發真相,是種折磨,對崔西來講尤其如此。

當年將兇手定罪的過程,始終存在著疑點,而那時彷彿有股隱形的默契同意了這樣的結局,沒找到屍首卻形同宣告這件事永無結束的一日。二十年後的一通電話,崔西再度回到雪松叢林鎮,再度面對曾經如此熟識卻又陌生的小鎮居民,莎拉的葬禮伴隨著崔西對這個小鎮、與妹妹相處的美好回憶,所以顯得特別的哀傷,彷彿真正地放手終結了一個曾屬於大家的年代。

作者無刻意或加重過往,恰如其分地偶爾與崔西的現今生活連接,就如一個片段突然閃過腦海,既感傷又懷念,但崔西執拗了二十年的堅持,則交錯般地落在崔西如今的警察身分及當年的尋找、鎖定嫌犯後逮捕、取證、開庭,那些存放她心底的疑問,隨著莎拉的遺體的發現,證實她的懷疑不再只是影子。

作為讀者,很自然會透過崔西的角度看事,愈深入就愈期待真相,其中不知不覺裡也參雜了崔西扭轉錯誤的意念,或許我們都相信,唯有正視事實才能治癒,逃避真相是否就是對的,崔西如此對抗所有反對她的人。她的性格主導了事態的演變,可是她想不到,就如年輕如我們總想不懂,出於愛所願背負的犧牲有多大。

對所有人,痛與愛,使他們決定了自己在事件中的位置,懂了他們所背負的,再看崔西始終徘徊真相不明的迷霧中,得盡全力才能抵抗在黑暗中滋生的種種懷疑,欺騙不見得是最好的處方,但仔細體會當年的關鍵決定,即使崔西的內心與外在不同調,誠如那句「不一樣的內疚」,微妙的差異足以讓崔西熬過孤獨失落的懊惱,磨練出堅強的內在。

在她的故事裡,我不認為真相的背後是夠深思熟慮,可是對受害者所有的決定都令人痛苦,他人的惡為什麼是他們承擔?如何在傷痛中挖出一條更不痛的路?怎麼熬過日復一日的回想,想著那些倘若、如果?當事件發生後,誰也回不去了,因為再也想不起良善的模樣,溫暖的感覺藏在回憶中,卻再也不能想起,所以我們會選擇最直接有效的方法,犧牲而非一起擁抱傷痕等待結疤的未來。

無法說誰的做法對,錯不是他們造成,所有人只是盡其努力彌補。


此書以崔西的立場述說受害家屬的心境如何反覆翻騰,如何地想要往前走的心願,當中有段話讓我很有感觸,
希望,有時候很殘忍,但二十年來,她只能緊緊抓住它,也只有希望,才能擊退糾纏不去、利用機會吞噬她的黑暗。

命運與際遇,虛幻難以預測,有些事永遠無法復原,我盡量這麼想著,記住那些黑暗時的希望,感受還屬於我的生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