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喬‧艾伯康比 Joe Abercrombie
譯者:謝孟宗
出版社:博識出版  

 

「掌權意味著讓一邊的肩膀時刻隱於暗影中,」布蘭德咕噥道。


立於光明之中。

相信從小至大的教育中,我們被教導著要做好事,不過我猜更明確的教育方針所指的是,要做對的事。然而人愈成長,愈易於懷疑當我們如此做時,究竟是對還是錯?

好事的定義難以定論,目所及之處隨思想更深邃,便越想事事總難如意,總難讓所有人得償夙願,有得必有失,一人得意就有一人失落,慢慢做好事似乎變得吃力,變得不那麼可愛,反正萬事萬物皆有陰暗面,不如灰色一點,人類很普通,無法真正捨棄善,也躲避著全然的黑暗。是因為如此,所以我們喜愛故事中的英雄?因為那些英雄的勇氣,就如無懼光明的堅毅身影,堅持世間之人缺乏的信念。

我想做好事與許多我們常難以堅持下去的信念如同,站在光明裡,看清萬事的原貌,言行全朝著那個真相而去,我想那也是最大的勇氣,一位英雄的特質。


看多三部曲這種書系,常會覺得情節到來第二部,不太討喜。

任何故事都需要轉折來連結起初與結局,不過這過程經常讓人覺得像過渡時期,如熬過漫長冬季般,或許這是因為這段時間是段轉變的時期,急不得。首部曲,以雅威這位半個王子為主角,塑造了一個復仇的故事,來到二部曲,作者很聰明地換了主角,以棘兒.巴圖勾勒出一位異於世間女子的粗蠻女孩如何成長成致命的女戰士,而這次更加明顯地添進了愛情成分,配給了一位男配角,也就是堅守母親的教導,立於光明之中,做好事的布蘭德,以他們的目光渡過那仍舊不變的復仇,以及蓋特國未明的將來。

真的很好看啊,這二部曲。
比起首部曲,更有深度更高潮迭起。
作者的成功在於用不同的人來講述一個事實,蓋特國,破碎之海的一個小國,就如同許多必須效忠至尊王的其他國家,他們與高傲的權力之間,終須一戰的命運。無期限的壓迫下,無法喘息時渴望自由的反抗,但一個崇高的理想不像人、沒有溫度,因此貫穿其中的復仇,如一滴人性的血,染了一缸子水,誰也不是高高在上的純潔之人,各懷心思或鬼胎,從虛構到真實不過的故事中,始終是人類的本質,不過我會說那是種親切。

首部曲中,雅威歷經一切,看見權謀的陰謀,他立下復仇的誓約,成為司祭,宗教在這樣的故事中,永遠不純不潔。短短數年,雅威司父已擔當得起足智多謀的名聲,二部曲開始於,他救了於訓練場誤殺同伴的棘兒.巴圖免於被石頭壓死,帶著她及幫了棘兒而被教頭除名於戰士之外的布蘭德,還有昔日夥伴盧爾夫,駛著南風號,越過半個世界,尋找對抗智尊王的盟友。

當中我最喜愛主角一行人航行於海部分,棘兒毫不扭捏與一幫粗漢窩在船上無止盡地划槳,無止盡地隨時接受殺手訓練,眾人間的笑鬧抱怨與權謀衡量之中竟夾帶著很有意思的幽默感,這一點使小說讀起來更輕鬆,或許這系列被定位為青少年小說,卻明顯地是偏向成人式的成熟版青少奇幻,輕鬆易讀之餘,也細膩地刻劃每個人所堅持的正義、希望,在風搖地動的戰事裡,每個決定的對與錯,棘兒咬緊牙關地堅持她所追求,無對無錯,那是她願意面對的命運,她完全明白自己接受了甚麼,布蘭德沒有她這般耀眼,可他不變的堅持,立於光明之中,始終使他能懷疑他所追求的與這世間的道理,他大聲說出戰爭的愚昧,無視弱者的戰士絕不是他心之所願的那種英雄。

這本小說讀來有溫熱肉體的蒸氣,活生生的,在蓋特國,與馬民一戰,路經克里伊輔,到達眾城之城,各式各樣的混亂,彷彿在說人這生物絕不會安靜地坐著整天不吭一聲,大家忙著做生意,在驚險的國家之間通商,忙著挑起戰事,報長年無解的仇恨,忙著強奪他人的財物,然而這樣的人間被籠罩在一座巨大的權力至上的高塔陰影下,再瘋狂亂攪的世道,人們仍會找路探尋而去,而堅持信念的人也會於光明之中緩緩唱起他們的傳奇,英雄與玩弄權謀之人,於亂世中,各尋其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