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之海III:權力的灰燼》」的圖片搜尋結果

作者:喬.艾伯康比 Joe Abercrombie
譯者:謝孟宗
出版社:博識圖書

 

「我們的統治是出於人民的信任,」龔吉古姆道。「一旦使用了精靈族禁術,人民還會信任我們嗎?」
「在上位者的統治是來自人民的畏懼,」雅威司父道。「有了這些武器,人民會更加懼怕你。」


慈悲能釋放任何邪惡,但成就大事,慈悲在邪惡面前,軟弱的如一股清風。

破碎之海的歌謠,從雅威這位殘廢的王子,不被期待、不受尊敬的人生被命運拐了一個大彎後,繼任為王,卻又在權力的犧牲下,長成一尾只識復仇滋味的毒蛇,這樣想來,當雅威準備好所有報復的棋子後,帶著棘兒他們一路航向尋求盟友的那趟旅程,或許是這場復仇裡最美好的時光。


我很喜歡這套書的翻譯,用詞簡潔之外,帶著些許的古典味,特別是打鬥場景,常讓我聯想武俠小說,這樣的韻味在二部曲中尤其明顯,來到最終曲卻讓權謀的血腥味給沖淡了。

大戰將至,蓋特國與盟友凡斯特國、索羅溫國將面對至尊王的大軍。

破碎之海的最終幕,索羅溫國的史卡拉公主以王室的唯一倖存者成為主角,她將以言語化為己身的武器。首部曲在雅威跌跌撞撞掙扎求生中看見青澀,二部曲從棘兒野蠻、直率的拳頭下依稀滋生著愛情、寄望、友誼,世間之事在不同人的視角裡,其中的滋味異同之外,也展現著在最終之門前,你我永遠不會同一種人。史卡拉來自正宗的尊貴王室所養育,她所堅持的氣度與雅威這位半王並非相同之物,她是尋常女孩,更是索羅溫唯一的女王,所有人走到了最終一步,過往的一切只剩殘留的餘溫,只有一人能坐上至尊的王位。

史卡拉的角色,總覺有點隱喻,她身為王室正統繼承人,遲早得面對背復一個國家的沉重,當她在國破家滅的顫抖中從十七歲女孩的思維轉換成思考國土、人民並且時記父祖所教育的言詞,她與滿心復仇的雅威呈現一種猶如養育而成的差異,復國與復仇。

她一無所有,反讓索羅溫國能站立於蓋特、凡斯特兩國之間,她以弱小的聲音所道出的話語的力量,直言當索羅溫被敵方摧毀時,所謂的盟友有多不可信,只因索羅溫的兩位盟友忙著爭執該由誰主導。若說史卡拉的言語多麼鋒利,不如說她將這把這撥弄的刀刃緊緊地插進兩國不怎麼堅實的信賴之間。

然而這三個國家與至尊王走至今日這田地,令人心驚的仍莫過於雅威在此事上施展的惡毒,看到最後,即使眾人口中的薇森大司母多專橫獨裁,似乎也及不上雅威的心思,他隱身於黑暗的那一半的確一口氣將破碎之海吹得海濤翻騰。

有些人無論是哪種理由,便是要立於高點,可他們總是少數人,如棘兒、柯爾、萊斯,這些跟隨著上位者的人們從戰爭的得與失,只看見了失落,所謂的榮耀只是歌謠裡的謊言,失去所愛、自我、快樂,財富權力猶如幻夢,平凡之人或許就這麼點心思,所以上與下總是少數對上多數,這戰爭更告訴我們,幾滴的毒液就能染紅一大片海。


精靈族在最終曲裡,有絕對性的意義,讀者也能更深入知曉這個消失的族群。

不過透過那隱隱約約地描述,精靈族的真面目呼之欲出,魔法對不同世代的人有不同的定義,神奇或神靈,但被列為禁忌,想必其毀滅的可怕從古至今皆震撼著記憶裡的恐懼。

戰爭,就如此書所說,僅有一半靠兵器,另一半完全是甜言蜜語,利用人心,一階一階踩向愈來愈窄的權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