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大衛.拉格朗茲 David Lagercrantz
譯者:江淑琳
出版社:天培 

 

這是否就是我生命該走的路?一場為隱瞞另一種生命形式的化妝舞會!

少數服從多數的社會型態,彷彿帶著公平與秩序,如果深思這美麗的民主本質,其實挺危險的。多數意見可以無理地要求少數理念同意服從,因為如此做,才能避免動盪、紛歧,但是,衝突消失了嗎?

潛意識中,我們保護自己免於敵意的侵擾,「偽裝」如處於自然之中躲避敵人的保護色,我覺得偽裝本色是股很強的意志力,但這世上總有成功跟失敗的差別,成功的人如魚得水,失敗的人則陷入黑暗的憂鬱,做一個被多數認同而否決內在的自己的人,這強烈的矛盾感,好似人生中難以定論的生生死死。

做自己不容易,看那些堅持自己要走的路的朋友,我常覺得他們選了一個很難,卻又簡單得不可思議的人生終點。


艾倫.圖靈的生平去年被拍成了電影,我沒看過,因為聽說就真實歷史很有出入這一點頗受惡評,不過這部電影的好或壞,我又怎麼會知道,我根本不認識故事中的主角。

一篇影評說到圖靈是個充滿熱情且社交活潑的人,那些針對他是同性戀的攻擊所營造的受害者形象其實不太對,因為圖靈不是那種會屈服、在意這種惡意的人。如果屬實,那麼來看這本《圖靈的毒蘋果》,我在想是不是也過於強調圖靈同性戀身分的惡,總有一絲感覺,書中飄盪的悲意與同性戀脫不了干係。

此書以一位年輕警員雷納.寇瑞為主角,因調查圖靈疑似自殺的案件而逐漸深入圖靈的世界而引發的內心探索。寇瑞日漸著迷圖靈的研究、理論,他的那些數學筆記像是一把勾往回憶的鑰匙,寇瑞的內心始終不平靜,圖靈的同性戀身分,當時背景下的情報單位為背叛之人的同性戀身分忌諱不已,警局上司對同性戀的要求調查,或許藉著圖靈,此書藉著那些對同性戀者的偏見,試圖掙脫那些多數又強烈的主觀壓迫,做真正的自己,奪回快樂的一種宣言。

寇瑞不清楚圖靈的案子已經結案了,為何他還是不斷地追尋關於圖靈對智慧機械的那些夢想,甚至於跨進不屬於他的領域,或許他曾希望自己成為那樣的人,一個對學習充滿熱情,對自己將要走的路充滿自信,一個博學多聞的人。他的好奇引起秘密單位的注意,寇瑞是否從圖靈那裏得到了甚麼被洩漏的情報,如果為真,圖靈洩漏了甚麼?

圖靈的人生透過這些因他之死而出現的這些人的回憶,像不完滿的拼圖一點一滴地拚出概貌,同性戀像是一張詆毀的標籤,為他貼上一張缺陷的面貌,為他所做的那些出自私慾的事扣上罪名的帽子,但那些回憶中的圖靈有著身為人更廣闊的另一張臉,對任何感興趣的事物興致勃勃,無視官階、職位、權勢,對機械智慧的夢想,相信模仿人類的機器將會實現,戰時為破解德國密碼的全心全意,圖靈認為謎題比起謎底更有趣,他熱愛所有值得挑戰的事物。

我不認為這本書對圖靈的解讀很全面,作者或許也無成為某種專家的意圖,因此此書不艱深,反像閱讀虛構小說般的充滿味道,就如寇瑞將圖靈的人生與他重疊那般,他細細品味圖靈的世界時也無法避免地嚐到他自身的苦澀,他人與自己的人生總相錯在各種滋味裡,融化於書中的文字裡,動作、對談、藏在內心裡的話、無法解釋的反應、無法自拔的驅動慾望...

我無法正確理解書中提及的種種理論,但我真心覺得這本書很迷人。為圖靈,為書中出現為自身所喜愛而熱中研究之人,他們企圖解開世界的謎題,即使圖靈最愛的仍是謎題本身。

挑戰的精神,我相信凌駕於世人對他或對任何帶有誤解、批判的整體結論。


即使有太多難以理解的事物,科學、邏輯、數學、哲學...的世界就如圖靈,豐富又複雜、難以捉摸,但它們從來不是不屬於這世界的外星物,靈感來自四面八方,圖靈受蟻窩吸引,無心的小昆蟲組成的複雜又充滿智慧的小世界,他相信那不僅僅是一個個的小齒輪,是聚合群眾的團體智慧。

我們與艱深的謎題共同活著,解謎或許苦澀,也或許充滿愉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