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乃南亞沙(乃南アサ)
譯者:詹慕如
出版社:麥田

 

自己就像肥皂泡泡一樣,隨處飄搖而生。然後總有一天,會在某個地方砰!地一聲破滅消失。不過就是這樣的存在罷了。愛上了誰、想跟誰在一起,自己從來就不會期待過這種人生。

陷入茫然、懷疑,偶爾意識會飄然出竅,好似脫離正在行走的軌道,變成一個旁觀者,看著自己的人生,不知道所作所為究竟有甚麼意義?

書中有一段對話,主角與老人談起人生的無可奈何,因為如此,他覺得什麼都無所謂了。老人像是回憶般地說,無可奈何是事實,可一旦覺得無所謂,那就什麼都結束了。

活著,有時像一場夢,沒有扎實的重量感,時間輕得飛逝而過,快得想不起做了什麼、該做什麼,沒有任何東西在心裡留下痕跡,對抗那空虛感,痛苦又漫長,卻不能放棄。或許有那麼一刻會發生某種可能,如果放棄,就沒有機會知道了。

 

總覺得《泡泡》這本書的故事,很似曾相似。主角犯了罪,揣著歹意打算一路逃亡,誤打誤撞地在荒野中救了人,便在連地理位置在哪也不知的村莊住了下來,在那裡,時間的流逝,漸漸變得不同,人的心境也是。

無論哪個時代,有能力離家後,受到繁華的光影吸引,紛紛跳入那絢爛的五光十色,忙碌的生活填滿發呆的空餘,但隱隱約約的,像是失去了甚麼,從毫無空間的擁擠都市脫逃,被安靜無光的夜晚包圍的當下,一股逃亡的氣息湧上,想要逃離什麼的似曾相似,想要喘一口氣的渴望哽在喉間,說不出來。假如停下腳步,一切會不會恢復原狀,回到從未擁有的開始,這樣的愁緒很多餘,卻緩緩積聚成憂鬱。

伊豆見翔人,大概沒有那些奢侈的愁緒,從隱約透露的家庭情況,他的人格就像淺根的植物,被輕忽的態度照顧、成長,人格主宰著一個人行事風格,他從一事無成演變成強劫行搶,就如能理解的理所當然。這是本溫暖的小說,是毫無疑問的,但人的劣性沒有立即見效的特效藥,一遇到情勢不利或有利於逃離的機會時,翔人又開始盤算起歹事,就算得傷害人,也無所謂,這種反覆浮現的壞意從疑心旺盛的初期,慢慢淡化,到夾雜著複雜心思的尾聲,我無法說翔人完全放棄了惡。

我們都有劣根性,如果我們無法分辨善惡,無法看清活著的意義,我們與伊豆見翔人,不會有什麼差別,無論怎麼掙扎,能擁有的,永遠僅剩當下、自己。

這世上,不是所有的老人都擁有智慧,我猜很多人活到老只是變得越來越像自己,堅韌的任性像發酵足夠的風味,配著長長的歲月攢下的故事,他們經歷的挫敗、傷痛,也許不能變成金玉良言,但還有誰能像他們如杯溫水般地理解活著的無奈、黑暗。


財富、地位、知識、外貌,能一點一滴地加上,唯性格需要細心拉拔,一雙能將我們自偏離的方向拉回的手,我相信那是任何人最珍貴的幸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