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凌淑芬
出版社:春光出版

 

每個人的表情彷彿他們剛經歷過一場夢境,這夢境中有血腥,有殺戮,有惡魔,有暴力,結尾卻帶出希望。


決定讀這本小說,我承認,完全是因為作者。

不知道每個人對青春的時間定義如何,逐漸遠離言情小說的那個開始我想我的青春時光就慢慢融化了,不過記憶美好的部分就在這裡,記起一件事也會順帶喚起只屬於當時的情感,各種天馬行空設定下的愛情冒險說是帶給我一段歡笑與淚水的歲月,一點也不誇張。

狄這個主角,就如現代的俠客落入如西方小說中的末日場景。
一個身懷內力武功的男人出現在現代,在言情小說裡,不是很希罕的設定,再加上狄的來歷、背景,有身懷絕技的師兄弟妹,還有擁有世間絕無僅有的東方神秘武學的師叔伯在,幾乎可以肯定會發展成一套愛情系列,對以收看戀愛為主的讀者,獨特的設定是增添趣味的調味料,但想要更多愛情以外的東西的讀者,就會嫌排骨太沒肉。

這幾年看了一些翻譯小說,有時也挺懷疑那些也好像是設定情節比較厲害的羅曼史,把一對男女丟進一場災難或是末日情節裡,歷經矛盾掙扎,然後和解開創未來,書裡好玩的設定似乎從沒發揮到最大,感覺就像有肉啃卻老是覺得空虛。

以言情故事的要求,除去可能被抗議的暴力、情色情節,《遺落之子〔輯一〕:荒蕪烈焰》已經是完整作品,愛情戲分已足夠滿足讀者,讓我好奇的是接下來的續集,那是以前言情作品鮮少會繼續發揮下去的–探索更大的世界。

被醫療營的人救起,記憶不完整的狀態下,狄逐漸發現這世界與他來自的世界似乎不同,小說用了平行世界的概念,也似乎暗示著其他的平行世界,但作者是否會努力挖抗給自己跳,這就不得而知。新的世界發生了大爆炸,狄來到的時間,是第二次大爆炸的八年後,前一次幾乎毀了大半文明,也擊破了國際間的聯繫,人們以安全地帶建立起生存圈,而第二次斷了待在雨林逃過一劫的人們對外的聯繫,世界更加縮小,而外面異變的生物等著啃食他們,雨林雖隔絕了最兇猛的變異生物,但首次爆炸後,許多動植物產生異變,變得巨大且食肉,在雨林中猶如不定時炸彈,勒芮斯原是跟著她的叔叔來到醫療營以助手身分協助醫療卻遇上二次爆炸。

凌淑芬的作品,輕鬆愉快,就算哀愁也是清清淡淡的,逗趣的情節在華文小說裡,大多只有言情小說裡能看見,我想那是這類作品成為大眾小說的原因之一,利於打發時間但一迷上也會一本接一本。《遺落之子》雖是全新創作,依舊保存作者的風格,兇猛異獸橫行的世界,更加上雨林中尚有行事殘酷的另一夥人不時騷擾、侵略勒芮斯與叔叔艱難維持的醫療營,以前閱讀這類的西方小說,說真的好看雖好看,可常覺得心理負擔有點重,或許末日小說就該如此,提醒人們莫忘珍惜,但能再次以不同的創作感受以前那輕鬆對話配上幽默反應,還有明確不黏呼的反擊,心裡可真舒服啊。

雨林中的人們體現了一種末日的無視之惡,人們恐懼被傷害而接受不公平對待,狄的出現是種爽快,我很喜歡這種爽快,意外地跟書中遍布怪異生物的世界合得不得了,就像在說:我們別廢話,誰能生存下來誰就是贏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懸光 的頭像
懸光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