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拉斐爾.蒙特斯 Raphael Montes
譯者:聞若婷
出版社:奇幻基地

 

我覺得這件事很有趣。
後記裡作者提到,他的母親閱讀完他的第一部作品《自殺》後對他說:為什要你寫這麼暴力的故事?下次寫愛情故事吧。因此便產生了這部作品。

愛情,就像如此。大多時候,在我們的印象中是美好的,應當是充滿情感豐沛能量的事物,但事實裡卻不是永遠如此,暴力蜷伏在愛的利刃陰影中,有時是主宰者,有時是副作用,有肢體、言語、冷漠、惡意...那些負面的暗黑物質,或許能視為一種偶發的意外,一次倒楣的相遇,對作者的母親,對我們許多人而言,大概都認為那是一生也不會遇到的大禍,但在作家眼裡,沒有甚麼意外、偶遇是一生一次的稀罕,那就如日常般的,潛伏四周,任何一個不經意的舉動皆有可能招禍而至,很膩人的恐慌,卻又如此日常。


無論克萊瑞絲是個甚麼樣的人,她與泰奧的糾纏,只因她與落單的泰奧搭話,隨意的幾句對談,我想那的確扭轉了克萊瑞絲的人生,但看完整本書,泰奧的惡行是肯定的,克萊瑞絲我卻難以肯定地說是失敗的,唯一不變的道理,無論一個人是好是壞,將來是否後悔,我相信人的自由在於自主性,再糟的環境下,我們仍會渴望由自己決定未來。

很難不想起《蝴蝶春夢》,有點變態,但我的確很喜歡這本書。雖然多年來也不曾想過再讀一次,書中男主角對女主角的執著導致後續的種種,真是虐心。反回來看《沉默的情人》,奇異地覺得有點黑色幽默,泰奧對愛情扭曲的理解,不知為何到最後,讓人聯想或許他執著的不是愛情,而是一個美好的家,為了補償他所失去的,克萊瑞絲的角色不如《蝴蝶春夢》能清楚看到兩個角色的視角,大多時候克萊瑞絲受控於泰奧,雖非刻意但能感覺讀者的視角是跟著泰奧,自由下的克萊瑞絲到底在想些甚麼或計劃著甚麼,泰奧不是很清楚,因此讀者也無法預測後面會發生甚麼,畢竟這不是另一本《蝴蝶春夢》。

而克萊瑞絲得到了她永遠不會想到的另一種人生,只是我覺得那理所當然是泰奧所希望的,卻似乎也是克萊瑞絲的母親伊蓮娜所希望的,傳統般希望孩子往好的地方往上爬的父母心願,這一點讓人有些毛骨悚然。當然這個故事並不會讓人驚嚇連連,我只覺得被一步步剝奪自主很可惡,克萊瑞絲與母親的關係或許也是如此,但我想我們永遠不會知道真相究竟是否如此,對泰奧來說,這樣的定論就已足夠。

在泰奧的故事裡,愛情或許被視為一道門,一種能大步走出滯悶環境的藉口,他自以為的理所當然扭曲了愛情該美好的樣貌,卻也不能說他的行為獨特罕見,自古便存在的愛情在千萬的樣貌中,始終美麗如昔的又有多少?

 

即使最終得償宿願,強求、捏造的事物有一天可能會出現裂痕,露出原貌。

我不禁反覆想著克萊瑞絲最後說的話,可能只是潛意識也可能意有所指,冥冥之中,在惡的世界裡也有某種神祕的公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懸光 的頭像
懸光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