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費德利可.阿薩特 Federico Axat
譯者:待補
出版社:漫遊者文化

 

這本書,實在沒一塊踏實的地方。

尤其是你只讀了一部分,但又不知道到底看了這本書的幾分之幾,然後開始回想讀過的部分,竟然有種作夢的感覺。

正在閱讀時,沒有這種感覺,可一回想種種細節時,那感覺就像在夢裡,明知不可能,可在夢中甚麼都是合理的。

泰德是個事業有成的男人,在他計畫好一切,正要給自己頭上來一槍時,門外傳來急切的敲門聲,門外那聲音喊著他的名字,桌上不知打哪出現一張紙條,他的筆跡寫著:開門,這是你最後的出路。之後泰德被捲入某種能協助自殺的組織,只要他也協助組織維持一種私人正義,但是泰德完成了所有事後卻發現被背叛,而故事開始進入第二部,泰德又回到了準備舉槍自盡的那一刻,孰悉的敲門聲再度響起。

毫無頭緒的情況下,無論怎麼想,都難以決定泰德怎麼了?或是,他正在經歷甚麼?乍看泰德好像在經歷某種輪迴,如我之前看過的電影,時空扭曲或是自我意識造成的重複命運,就如我開頭所講,仔細回想後,那感覺像做夢,我反倒覺得泰德做了一個藏在潛意識中的夢,有時我醒來某種感覺會極度真實,甚至夢中的情緒會帶回現實,會有一瞬間分不清那孰悉的感覺是從夢裡來的還是原本就有的,因為在夢裡,我們完全可以變成另一種人,而且不需要任何合理的支撐來完成任何事,這感覺特別明顯出現在泰德與心理醫師談話時。

但是夢,是虛實共存的混合物,那摸不著頭緒卻反覆出現的事物肯定代表了甚麼,心理醫師對泰德提問的某些問題,就如夢境中某種怪異的東西,我忍不住想那肯定有甚麼意義,尤其泰德雖反覆經歷了兩次雷同的遭遇,可他得到的資訊不僅不同,還帶著比第一次知道時更明確的記憶,醜陋的真相在剛開始被美好遮蔽,又似乎隱喻他的心理狀態,既然不知結局,我不禁大膽地想,泰德其實走在心靈崩潰的自我迷宮裡,那個總出現他周圍的陌生人或許是療養院的員工,即使如此,泰德與那些人仍然可能沒任何關係,在妄想與夢境中,我們只是將某種寄望託付在一個物體上,表面他是誰,當事人或許根本從不知道。

雖然只享用了部份書稿,而且看得我一臉懵樣,卻一頁接一頁,只因那些隱約不對勁、不太合理、令人起疑的細節,有時回想或是經過第二部故事的比較才會顯露出,在那之前,設想泰德是不是有何問題前,他的情況更讓人覺得奇怪、好奇,到底發生了甚麼?組織真的存在嗎?林區、溫德爾,羅傑這些人到底在說甚麼?除非一直看下去,否則懷疑會持續、惱人。

無論最後真相,真有神秘組織在操控,或是泰德的內心創傷所製造,還是更讓人意想不到的可能,書中營造出的夢境感比甚麼都真實。

心理醫師問泰德,當你看到那座粉紅城堡時,想得是你女兒也會希望擁有這樣的城堡,但你為何認為她們沒有這種城堡?以你的經濟能力,絕對買得起,但你看到時卻只想女兒們沒有這種東西。泰德不明白為何對話變成這個。夢給我的實在感就是如此,明知:啊,是有點怪怪沒錯,可是沒辦法解釋,所以不知道甚麼東西自動合理化,這會讓人感到安心,可妙的是,那隱隱的怪異感還是沒有消失。

人的心理與作夢是同個地方的兩扇門,有某種基準,常常透著古怪,想不透的盲點,我想因為我是凡人,無法悟徹是正常的,若他日悟徹,頭上會打開第三扇門,飛天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懸光 的頭像
懸光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