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約翰.葛林 John Green
譯者:黃涓芳
出版社:尖端

 

我喜歡這樣,就好像我們在一個雪花球裡,上帝決定要看到一場暴風雪,就他x的搖晃整個世界。

隱隱約約的,總覺得約翰‧葛林筆下的年輕孩子們之間有獨特的青春小宇宙。

青春對我的定義,是煩惱,當然這是多年之後才理解出的結論 。
人活著自然會有煩惱,可脫離青春後的煩惱非常複雜又古怪,還是孩子時,我想的都是自己,做什麼好、喜歡又討厭誰、未來多麼無可預知、別人為什麼一點也不懂我,回想那時期,那些煩惱好像沒甚麼意思,經過的時間夠久我才明白,那原來是成長的摸索,無論多自我中心、多瑣碎,青春就像最純粹有最美麗笑容的雞婆大嬸。

這感覺,在約翰.葛林的書中,特別的大爆發,青春的活力簡直像一整片全是可樂的大海。(如果不喜歡可樂,我覺得滿滿的小熊軟糖也不錯)


真心大愛柯林與他的唯一好友哈桑,他倆的組合實在太可愛。

剛開始或許沒甚麼感覺,跟著他們踏上療情傷的公路之旅,慢慢發現兩個男孩的性格,一個小宇宙突然出現,我想那迷人之處就在於這兩人性格缺陷十足卻又聰明異常。

根據哈桑的描述,柯林這人自我中心的問題太過嚴重,擔心不夠聰明、擔心女友不愛他,可他的問題就是從不聽別人說什麼,只活在自己的小世界裡擔心受怕;柯林對哈桑的形容,則是哈桑只想每天開心地當小丑先生,什麼也不做,好像開始在意甚麼就會要了他的命。

或許是走投無路,柯林開始研究過去的戀情,他與眾多的凱薩琳的回憶與數學公式交織成一個瘋狂男孩的內心,可我就覺得這樣的輕狂特別美好,看起來的確偏執,可在最後看見他終於發現未來是無限的,還未發生的事無法編寫成公式時,我心裡忍不住微笑點頭附和:這就是青春啊。不過聰明又有社交能力的哈桑早就知道了,即使他的座右銘可說是無為而治。

閱讀的過程很輕鬆,就像在看兩個聰明又性格古怪的男孩拌嘴,但仔細一想書中許多幽默情節,就如《生命中的美好缺憾》把悲傷捏塑成輕盈的小淘氣,可反過來想,他們又為何不能輕鬆自在地看待自己所處的困境,我們為何要用悲傷來定義生命中的種種艱難,因為他人的目光與想法最重要嗎?

葛夏這個小鎮,就像旅行的意義。即使哈桑依然故我,在不同的環境他早處於與往常不同的情境下,維持無所事事的各種條件慢慢消失後,必須做點甚麼的心情很詭異地會出現,至於柯林還真有點像謝爾頓 (如果你有看宅男行不行),始終都深陷在一種混合春秋大夢(如果預測戀愛方向的公式能寫成,發表出去或許有機會得諾貝爾獎,他還沒忘記在天才的領域裡佔一個位置的希望),還有挽救失去的戀情的可能,雖然他已經慢慢在放下,但我相信他不會太早發現。

我喜歡這本書把那些可能會被視為怪胎的行為(例如柯林對字母重組的熱愛)寫得多無謂,書中出現的數學、無限次出現的字母重組,柯林神童的一些小事蹟,可不是一語帶過的形容詞,我真心佩服作者呈現了這些可愛的細節,少了這些真實感,柯林這個角色絕對無法成立,尤其是失去吐糟對象的哈桑,那真是悲劇。

生活裡,壞事總是比較多,就像哈桑說的,上帝想搖一搖雪花球時就會猛搖,可能我們會基於這種免掉那些麻煩事的心態,選擇哈桑的無為,琳西的固守,但相較於柯林想要立於獨特地位,我想柯林失去與世界連結的情況較為嚴重,他就像可愛的偏執狂在最終解開了一道所有人都知道答案的謎題,未來是無限的,我們都會有尤里卡時刻,突然發現了什麼的時刻。

所以,的確沒甚麼不可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