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Priest

出版社:奇幻基地

 

吳楚楚在門口愣了一會兒,別無他法,只好憂愁地坐在又髒又舊的門檻上。她心想:這些江湖人,正也好,邪也好,真是一個比一個任性,一個比一個能捅婁子,閉眼喝酒,睜眼殺人,一個個無法無天的,「以武犯禁」說得一點也不錯,真是一幫好不麻煩的傢伙。

看了《有匪》才知道為何總覺得新一代的武俠小說不對味,或許武俠小說有一種舊時代的味道,立於某種經典般的情感之上,後人學那韻味卻顯得太過老成,《有匪》的作者卻寫得歡歡喜喜似的,一股青春氣息在故事裡頭歡騰得很,年少時看的武俠,我想後人要超越總是難的,年紀大了才慢慢體會作家筆下的人物愈深刻動人,愈是反映創造者內心的複雜,時代、環境帶給人的體悟就如江湖撒下的磨難,你只會學到複雜卻又簡單的道理,可是近代的人少了點深刻體悟的機會,情感層面的歷練沒經過反覆壓輾是榨不出最細緻濃烈的那滴酒,人心裡飄散的細膩且烈的那股酒味是我年少看武俠小說最懷念的,縱然年長後才開始瞭解國仇家恨下的種種悲歡。

不過,各人有各自的風格,這時代有這時代人的風味,青春有理,胡鬧乃成長之本,《有匪》就對了這個味。

 


四十八寨,四十八個門派,各人各派,互不干擾,互相敬重、愛護,在時局動盪的江湖裡,不歸誰有,就是頂著我是匪類的旗號獨立於世,好大一個大家庭,我實在很喜歡這樣氣氛,門派之間所學雖不同,卻能互相學習,互稱一聲師兄、師妹,照顧彼此,對比主角周翡進入江湖所遭遇的種種,在四十八寨的日子,簡直如沐於暖陽之下。

以前我不曾想過武俠小說會跟成長甚麼扯上關係,只覺得驚險刺激,看著《有匪》卻忍不住老閃過這就是成長啊,果然人老了就對這種事特別敏感,自己正在長時成天想變老,真大了又恨不得快縮回屁孩時期,離了家真真正正看清一直嚮往的外面後,混沌就進了身脫不掉了。

會覺得這部小說特別青春,我想跟周翡不知怕的大無畏性格有關,有點耿直卻也不是甚麼直腸到底的傻姑娘,該凶狠蠻橫時可比誰都敢,若想不出更好的方法,那就拚上去打看看吧,這不就是青春無敵的寫照嗎,加上滿嘴胡說八道,輕功了得卻無半點武功的樂天派的公子謝允,即使江湖風雲多變色,半點不影響他們自帶的年輕朝氣。

當然角色討喜,最好看的,至少我認為,有如連環扣的緊密發展才是武俠小說的靈魂,讓人沒時間思考下一幕,一步步掀起新的開場、新的人物、新的局面,恍如過招,僅在刀光劍影之間,勝負可就要定了。充當信差的謝允混進四十八寨的一個橋段,便寫出了四十八寨是個如何的地方,戒備森嚴,不甩政治,要入四十八寨或許可能,要走可就要有本事,周翡這才首次明白關住她的是自己的沒本事,成長的首步才開了先場。幾年後,她與表哥李晟終於得到認可終能自由進出寨,大當家立刻發了個任務給他們,沒想到這一出門尋人,愈跑卻離家愈遠,仇人越結越多。

其實看著,在完善家庭里長成的小姑娘初入社會,哪有甚麼故事,周翡與謝允這一對不知會如何發展的歡喜冤家是來挑刺的,一個一個地把藏在廣大江湖裡躲著的那些前輩高手挑出來,沉寂的恩怨情仇翻於湖面,該了結的、未了結的,該還終須還,武俠就是這麼一個永遠打不完的混仗,這兩個人不知又要去砸誰的場,以開溜作為首集的落幕,唉...這不是叫人好奇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懸光 的頭像
懸光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