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蘇珊.丹納德 Susan Dennard
譯者: 馬新嵐
出版社:皇冠

 

這很蠢——太蠢了。不過他們永遠也料不到這一招。

我很喜歡這一句,不...應該說我很喜歡敢用這一招的人。
有點聰明的人都知道如何避免麻煩,其實為數還不少的衝突時刻千奇百怪,這時我就欽佩正面迎擊的人,因為那樣做絕對不可能零風險,雖說消極應對也不是絕對沒風險,但用了其中最蠢最直接的哪一招的,在小說裡我能感覺到一股絕對不熄滅的熱情,這得強調在小說裡,因為那股傻勁並非無思無想,而是迫在眉睫的最奮力的一搏,也是自認掌控優勢的對手無法理解的自毀行為,誰何時想過:為了眾人,犧牲自己。


來到續集,風格依舊延續「跑」,可讀者面對的那扇風景已換了地方,更貼近這世界的汙濁之處,薩菲、伊瑟、米瑞克、血巫師也不再跑在同一條路線,他們之間的保護、逃亡、追擊的關係不再重要,和平的平靜面具已破滅,各方勢力正在聚集、行動,被馬斯托女皇帶走的薩菲必須履行與女皇的協議—為她所用,伊瑟下定主意要找到薩菲卻遇上與她有數度生死糾葛的血巫師,遇到伏擊差點喪命的米瑞克,扭搏納的唯一的王子,化作神話中的狂怒大君四處追查暗殺他的人,米瑞克最懷疑之人,他的姊姊薇薇亞公主焦急地想找到母親告訴她的地下城,只有找到這個地方才能拯救扭搏納。

絕大場景都落在扭搏納的首都婁法次以及海盜聚集的薩東加灣的那處半島,各人的路線與變數讓這本續集相較首集更加爆發,若說感覺,第一集真相師就像所有人等在一紙協議的起跑線後,而續集風巫師則是火點燃了,開跑吧。

這場大戰的開端似乎不如各國所預期,來自虛空的黑暗策劃了尚且不明的陰謀,差點殺死米瑞克,薩菲與馬斯托女皇也遭逢變數,隨著愈深入故事,能感覺這些人無論他們遭遇甚麼,都不會改變他們來自光明,期許世界在光明的前途中邁進,伊瑟與血巫師卻偏向黑暗的那一面,他們自小生長的背景使他們遊走邊緣,那感覺就如永遠只能站在遠處觀望他們所渴望的一切,若說看首集時我只是多愁善感,現在我想這是真的,作者的確在這部小說裡把情感處理得很不錯,在這裡沒有挖掘文學般的細膩,只有最真誠的人與人相處、理解的感情,無論先前的立場如何,當你愈深入了解他人的難處、他們的真性情,所有的誤解、憎恨,會化作溫暖的柔情。

不過,沒有人能準確看見未來,到了尾聲,所有人似乎又回到開始,每個人再度啟程,但心境已不再相同。


看到後面簡直是狼吞虎嚥,最近似乎很喜歡熱鬧的故事,可是我更喜歡這部小說給我的感覺,雖說劇情推動故事是一個好故事的本質,從最開始薩菲與伊瑟搞錯搶劫對象而產生一連串的逃亡那之前,她們的心願就是有自己的房子、穩定無慮的生活,到了現在仍舊如此,可是命運在這裡就如推手,狠狠地推了她們一把,我實實在在地感受到被推著跑,一路跑一路看盡各色風景的那滋味,她們與沿途中認識的所有人,猶如棋子,所有人都知道,但他們依舊懷抱夢想,決心前進。

 

 

《繫結姊妹(I) 真相師》

http://monkey1980.pixnet.net/blog/post/47756535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