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史蒂芬妮‧蓋柏 Stephanie Garber
譯者:林欣璇
出版社:臉譜文化

 

遊戲時她感覺到那股寶石深紅的愛戀和深紫色的心痛混合在一起,讓一切都染上淡淡的紫羅蘭色澤。

始終覺得想像的世界很美,就算作夢的年紀早過了,也仍記得懷抱夢想、希望的喜悅,以及抹去、掩蓋所有厭惡的祈求。在想像中,現實裡猶如永恆不變的僵硬、固執會撐破包覆的殼,幻化任何能自由飛翔的生物,那些早知道結果的或許也能開滿一座山的燦爛花海。

主角思嘉蕾在書裡說過,希望是一種強大的事物,像魔法,飄忽不定,卻不需要太多。


在每個相信的人心中,卡拉瓦劇團能創造魔法。

思嘉蕾寫了很多年的信請求卡拉瓦劇團來到她居住的崔斯達島,當她即將出嫁寄出最後一封卻收到邀請的回信,信中邀請她與妹妹以及未婚夫到夢之島享受表演,但思嘉蕾很清楚她的父親不可能同意,甚至為了斷絕她們的渴望,任何可怕的事都做得出來。勇於冒險泰拉不願放棄,這可能是她們姐妹獲得重生的最好機會。

卡拉瓦劇團表演地,夢之島毫無現實可言,似曾相似的感覺好似愛麗絲掉進的那個兔子洞,如夢的遊歷沒有邏輯可供參考,但受邀的參與者並非一個墜入夢境的小女孩,而是來自各地、尋夢、暗懷心思的人們,受邀者能選擇旁觀或參與遊戲,最終贏家將得到一個願望,先思嘉蕾一步到達夢之島的塔拉是這次遊戲的目標,誰能最先找到泰拉便是獲勝者。

作者用大量的顏色與相對的形容詞來講述思嘉蕾的經歷,即使參與其中的人們沒有魔法,卻也融入其中,與這座充滿謎題、奇幻、流動色彩的島嶼走在同樣的節奏之中。思嘉蕾的父親非常殘暴,對她們姐妹倆的管教只有恐懼、控制,父親茴香、薰衣草、類似腐爛李子的味道,對思嘉蕾也反映出她急欲逃離、惶恐焦慮的情緒,劇團的邀情如一道流逝即過的金色光芒照應出思嘉蕾露出喜悅的那一面,即使思嘉蕾仍相信帶回妹妹順利出嫁,才是逃離父親的正確計畫,卡拉瓦這個夢想仍如金絲花的鮮黃燃點著。

閱讀過程裡,很少意識到這是部青少年小說,因為做夢,沒有年紀之別,任何時候都有想要逃避現實躲進想像的希望裡的衝動,成人的責任應該抵抗這種慾望,但人會疲倦、感到失落,就如現實人生裡沒有多少童話成分,生活的不順心及期盼,就和思嘉蕾一直焦慮的心情相同,我們希望可以逃避也希望能夠解決難關,然後相信...人生將會完全不一樣。

思嘉蕾尋找妹妹的遊戲,在夜晚裡,燈火通明,神奇的商品錯落在街上、商店裡、小販手中,提供遊客各種需求,人們來此解放秘密,追求寶藏,尋味刺激,黑夜的不明會掩蓋清晰的面目,真真假假擺盪在每個人的心裏心外,毫不在乎的人等魔法結束的那一刻到來便啟程回到真實中,遊戲一開始便警告所有人別入戲太深,這句話,人生是否也是,執著那個扮演自己的人,真有比較快樂,或者想像沒有固定形體的自由的自己,會比較開闊。

遊戲,是一種輕鬆的標誌,無須責任,但在卡拉瓦劇團,團長萊金的設定裡,假久變成真,真也能成假,界線何足輕重?遊戲也許不會結束,除非那存在的本身消失。

 

預計5/24開預購 –  魔幻卡拉瓦1:緋紅色的少女【獨家限量親簽版】︱https://bit.ly/2rKdZ0T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懸光 的頭像
懸光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