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鄭丰
出版社:奇幻基地 
 

他從年紀很小時就知道,身為巫者,這一生須得活在不停的變化之中,須得不斷適應天帝諸神、人間多王、方族禽獸、冥界多鬼的節制和要求,才能生存下去。


若要說東方的奇幻小說,《巫王志》應就是我心中所希望的那樣。

看後記聽作者說到,創作起源於友人講述了商王盤庚對反對遷都者所說的一段話,簡單地說即是我會令我的祖先命令你們這些臣下的祖先不再保佑你們。不僅是作者,在閱讀的過程裡,我也常對商人如此崇敬、服從已逝先祖感到不可思議,即使那是千年之前的古老文化,似乎不應該如此大驚小怪。

脫離野蠻的舊骨太久,凡事講究規矩、證據的理性思考已深深改變人類,無形的崇敬文化存在恐懼敬畏的情感裡,當你明白那無何可怕,又為何要畏懼敬畏?恍然間,想起台灣的信仰,依舊有那遠古的小小縮影,人類雖已握緊霸主的權杖,神秘卻仍充斥四方,山海林川、雷雪雲雨、氣候地動依舊狂暴多變,祖先是否仍有靈佑護子孫,信與不信自在各人,保持敬畏未嘗不好。

《巫王志》以真實商史為主幹,也許古籍有名,或許默默無名,穿梭其中的所有生物,保持靈性,逐步邁向人成為唯一的悲歌。

 

無限想像的魔幻有它的樂趣,我則最喜愛有真實骨血的奇幻。

秦以前,著實陌生啊,歷史記載不完整或許是一大原因,眾多細節得經過多方查證加以推測,從書中注釋可以感受作者此作多盡量以真實紀載為主,即使如此,仍舊可見在當時人與禽獸共生,畏懼鬼神的奇異感,以能通鬼神、幻化飛禽走獸,聽取雷電風雨之聲的巫者為主角,說了一位商朝之王所面臨的權力鬥爭之事。

開始,便頗有山海經之態,路經某蠻荒之地,領頭的王子桑貪於傳說中的三珠樹上的珍珠,因而招來守護此樹的魚婦族攻擊擄走,然而此趟之行的真正目的並非至兕方取貢,而是為了帶另一位王子秘密求醫,然這個祕密卻被王后派出的巫者巫韋識破,所幸眾人想出將巫韋引至魚婦村,卻沒想到魚婦比眾人所以為更神通、剽悍。

商王朝內的爭權之鬥波濤洶湧,從開始便讓人明確地知道,主角凶險的處境,並緩緩帶出這時代的詭譎奇異,世界之大,並非商人能全部掌握。

我能說五冊,近兩千頁的《巫王志》毫無冷場,從王子曜勉強求得生機回到天邑商不久後,一波接著一波的考驗將所有人沖散至各方,走上離異之路,順而帶出作者筆下的這世界的形勢,各方雖多歸順商,但商王以人牲祭祖,各方爭戰,擄回大量的戰俘以祭獻先靈,強制苦力,動輒凌虐,眾人的命運轉變便開始於一王孫虐待羌女,始見人變成獸,這是商族的大忌,引來一連串的效應,人心各異,為求自保,這故事裡的血腥總不嫌多,從我們熟悉的各朝代必能理解,只是在這裡,古老力量與巫術的虛無之間,生存殺戮更勝算計陷害。

武俠中的俠義,是一種仁。所見主角總是有著這樣的心腸,他們的軟弱善心也總有一番奇遇,王子曜與他的好友小巫也是如此,有時會想那是必然的吧,身處弱肉強食的環境卻保持一貫的仁善,獨特的人必能帶來改變,至少他心中所思與追逐潮流的人不相同,所作決定也定有所別,目睹了商人祭祖的殘酷,能與天地萬物相通的巫者也有所感,真正的太平,不應任由商人的自我為上。

看到最後,能明白為何名為巫王志,巫者所失落、所冀望,他們也是人,有貪念、有所圖,但我們終究屬於這世間,不為誰獨有。


商人的自我強烈地影響迫於臣服其下的各族,各族因而日漸失落他們原本的面貌,甚至滅族,作者打造出一個非常奇幻卻不失歷史真實的神靈大陸,人從蠻荒無序中逐步鞏固勢力,愈顯自私的一面,商人信服自己的祖靈,視他方族的神靈為怪,忌諱之,消滅之。隱約之中,能感覺祈求萬物安生的仁慈。

很希望有一天,能看到這部作品被拍成戲劇,如能真實呈現,遠古,充滿神靈的大陸上,獸幻化成人,帶領各方族,強弱之間各有其命,順著歷史演變,雖可憐可憫,卻可見作者根據實史,杜想的、推測的,人與他族活在同一時空,種種殘酷、悲憫,希望與祈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懸光 的頭像
懸光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