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瞌睡魚游走
出版社:悅智文化

 

人心幽幽,縱使看透了前因後果,也難說誰錯得多又或對得多,總是一方的執念更盛,才成今日這個果。

《魚館幽話》中的魚姬就如眾生之我們,局外旁觀,難斷他人的愛恨,只能秉著善心,指破在一念之差徘迴的矛盾。我很喜歡梨木香步的奇幻怪談,與精靈妖怪共處的情境渾然天成,好像一腳不小心踏進了他們的世界也毫無違和,兜個幾圈轉眼間卻又發現自己仍站在原處,眼前仍是方才的景色,似夢又非夢,萬物皆有靈的天真坦率的模樣很是可愛,與之共處的時光很輕鬆,隨即忘記現實的咄咄逼人。

中國的志怪小說裡雖也不時能見那種逗趣的可愛,但故事裡推重的卻是幽暗的那一張面目,我總覺得我愛的是人妖之間的反差,而藉妖的視界述說七情六慾,也因那反差而顯得人性之複雜的詭異更勝妖物。


這本續作,四個篇章,相較前作,篇幅更長,更有故事的韻味。

短篇集合就如乘坐火車,透過車窗所見,即逝的風景,有意思也頗有想像空間,印象卻淡淡的。
《魚館幽話二》中的第一篇〈鬼狼驛〉說得是在一個冰天雪地中,一群人因風雪而困在一個驛站的故事,龍涯與魚姬在此初次相見,不幸遇上鬼狼殺人,龍涯卻不信這世上真有妖物。這一篇推理濃厚,雖不特別離奇曲折,卻贏在似真似假的迷離氣氛,在虛幻之間嘗盡了悲歡離合,碎了的東西無法修復,一念之間是沉溺過去的纏綿、遺憾,還是看清身邊的人、事物,沒法重來的錯誤在這離奇的時刻有了重生的機會,我很愛這迷幻如魔法的一瞬,好像禮物,把爆裂的火撫平了成酸苦的水。

第二篇〈天盲山〉可就是個十足恐怖故事了。
曾經看過一部電影介紹,說一個女孩被拐到某個農村被迫給一個陌生男子的妻子,替那個男人生孩子,女孩想辦法逃脫,這過程卻發現整個村全是同夥。其實〈天盲山〉說得也是差不多的故事,讓人驚悚的,作者靈感來是真實新聞,而電影也是,細思這項罪惡,參與的人如此之多,卻個個能說服自己泯滅良性,不再回首生而為人應堅持的人性底線。

從龍涯一行人揭穿自京城發生命案的背後真相,到追朔最根源,是一整串可怖的選擇而成的因果。那些異變的人在陽光底下恢復成人的這一段,我不禁這樣想,這些人因為懼怕痛苦而躲在黑暗中如此漫長的時間,從未有一絲想過在光明之下再次作一個人。

人心黑暗甚少隨著時間變遷,遠古也好,今日也好,相似的崩壞,殊途同歸的異變,志怪小說藉幻物反映人心鬼魅般的慾望,或是抒發或是警世,《魚館幽話》亦是如此。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懸光 的頭像
懸光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