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話山海經:傷心百惡谷

作者:郭箏
出版社:遠流出版

 

說實話,我有點失望。

看《大話山海經:顫抖神箭》時的歡騰喜感,原以為能在《大話山海經:傷心百惡谷》再度重逢,卻忽略了「傷心」兩字。

說書的調皮戲謔未變,只是書中四位被命運擺弄的傷心人,越看愈覺得,唉~那怕在小說中,也不能脫離現實,有人升天,也必有人落入深淵。

讓人唏噓的一點,卻不是無力回天,而是走到最後回頭看,總也發現每一步還不都自己選的,縱使引發的原點值得同情,可也沒誰訂下規則說:被打了一次就得一直挨打,反擊是一種選擇,卻不是永遠、必行之道。


雖說《大話山海經》系列至今連《傷心百惡谷》已出版四部,故事可各自獨立閱讀,可欲知詳情還是得看書,畢竟每本書上場的可不全是新人,至少小莫道長可是出場頻頻,他與梅如是、櫻桃妖的糾纏也是一記重點。

之前出現過的專治惡疾的左大夫黎青、右大夫黎翠兩姐妹,加上神秘的少年花月夜,以及最符合江湖小說屢遇奇遇的角色,甜水街上專賣甘薯乳糖的「薛記」家的獨子,傻楞又似女人的薛家糖。在宋朝街坊市井上亂晃的空拍機這次晃到了長安,一開始就熱鬧非凡,最摳的三大富人接連地送吃又送錢,攪得話題十足,無人知道這三人事後互吐苦水,搥胸長嘆,紛紛把弄出這一齣禍事的苗頭指向「薛記」,薛家糖因此攪進這禍事,更認識了花月夜,總像個女人般擺姿做細活的薛家糖見花月夜中毒受傷,自然於心不忍,求了總到家對面吃天竺人賣的拔絲香蕉的黎青,黎青何必與這兩個人糾纏,她卻帶了他倆回到百惡谷讓妹妹黎翠治療花月夜,且冒著被殘暴的師傅西王母發現的危險,讓這兩個人住下。或許至此,我還認為這不過是青春期的小情小鬧,畢竟我可是一直以為人間喜劇,莫不過是種嘲諷生活難處的自我幽默,可有時會忘記人一旦執著不放某種念頭時,可是會化身失去理性的野獸,或許這也是人說的妖道。
放縱入妖,便不再受束縛,即使為惡,又有何妨。

不過我覺得最亮眼的,還是一路解決這四人惹出的麻煩的國師印收集者的小道士莫奈何,他倒成了書中最強正派守衛。想想也是,薛家糖不過是一時惻隱之心,跟著人跑,卻一路莫名其妙,橫豎看他都不像是命運的主宰者,還不用說對自己的未來從沒個主意的黎家姐妹,在西王母強勢的控制下,兩姐妹只能日復一日地完成師父交代的任務,這些崑崙眾神就如希臘神話那有萬般私慾的眾神一般,攪亂凡人的人生毫不愧疚,花月夜可說是改變了這三個人命運,是福是禍,我也說不準,傷害是必定的,可走出了安全圈後,抱著受傷的心要如何走下去,也是有任何可能的,所以說人生際遇,是看不清的未來,下一刻是天堂或地獄,說不準啊。

迷惘時,想著活在當下,有時的確有幫助,反正看不見下一刻的命運,我又何必分心徒增煩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懸光 的頭像
懸光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