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瞌睡魚游走
出版社:悅智文化

 

初始,魚姬只是說著眾生百態,那些故事短如輕煙,說會在心底留下多少心念,說實了真不多。可聽著那些故事,不僅僅是某人的魔幻時刻,眾生背後正運行著歷經巨變的天道,但片段的抓取補不起一張完整的世界輪廓,魚姬逐漸浮現的來歷,我也只當作是一種獨特的設定,可來到這本《魚館幽話之三:天獄怨》,以長篇講了天道夢川帝女魘璃的故事,那些從其他故事捕捉到的種種片光,一時拼接了起來也絢爛了起來。

天道的主體,由夢川、風郡、忘淵、藤州、赤鄴、沙幕六部圍繞著廣袤無垠的戮原構成,然魘璃出世時,天道六部已餘夢川、風郡、忘淵三部,其中以風郡最興盛,護佑各部的神靈也只餘風郡的風靈提桓,自封天君的提桓便開始掌控三界六道,有此優勢的風郡雖以交換質子來互取與夢川、忘淵的信任維持和平,隨著權力的膨大,早已將忘淵壓制動彈不得的風郡的目光直視唯有能與之匹敵的夢川,兩部之間的暗鬥逐漸浮上檯面,或許注定孤死於風郡的的魘璃,命運的齒輪一轉動,她的人生從此刻開始。

自古朝代更迭,都跟權力轉移有關,興盛至覆滅或許誰都一樣。由於背景設定於天界,種種超乎想像的描寫,剛開始覺得那些字詞很華美,漂亮的東西只要用心就能刻畫得非常精緻炫目,但美麗就僅是美而已,可隨著魘璃一行人逃離風郡,壯闊的戮原大陸逐漸展現與各部相連的樣態,好像心心念念要回到故土的魘璃,用她的血肉把故鄉一筆一劃地刻了出來,每一筆都有她的思念與回憶。異化後藤州凶險蒼涼,滅亡的沙幕無際的風沙掩蓋了無數的故人,安靜地成為風郡附屬的忘淵卻流溢著異常的奢華彩光,人聲鼎沸的街上燈火通明,這些沒有流於華麗詞藻的表象,只因這些都是在此時此刻捲入命運之中的所有人的生存之必然存在,不僅僅是走過只看一眼的景幕。他們的生命與部族緊緊相偎。

其實作者在序言裡提到女性的自主權,我沒有太多感觸,大概是覺得不分性別,也會遭受同等遭遇,這世界以多數以掌握權力者為主,孤獨的少數者,常被視為弱者、非我族群。何況說成仙,總覺得那是一種脫離凡胎,精神更上層的一種蛻變,但在魘璃的世界,三部族的覆滅與提桓的獨大都顯示了對權力的渴望,一方的野心造就一方的犧牲,即使天堂美好,殺戮仍舊,那不也是魔嗎?魘璃的敢作敢為,不僅是她身為女性,更是她身為一個相信自己做得到,更強烈的一種意志是或許她必須做到的慾望驅使,只代表著魘璃這個人的個體,為她套上一個勇敢女性的形象不也是種框架。

我印象較深的是作者序中說沅蘿是「哀其不幸,怒其不爭」。因此閱讀過程總特別留意沅蘿,柔弱的她出場不多,卻常讓我心驚膽跳,她的想法真的就如作者為言,哀嘆失去家園,沒了靠山的她孤身一人,受盡欺凌,逃離一座地獄不代表海闊天空,即使是另一座牢籠也比沒依靠好,沅蘿欣然接受再度依靠他人的必然,這樣的人,總覺得她不愛自己也從不愛任何人,這樣的人,天真又殘忍。

整間宮室再度回到靜謐之中,除了溫吞的水聲,和浮現在四壁藻頂的水紋波光外,就好似空無一人一樣的寂寥。

 

依舊延續魚姬說故事的那種一盞茶的消磨時光的悠閒,當讀者被領進某人的過往時光,一睜眼便是崩壞的情景,沒甚麼可商量,要嘛留在原地等著被被滅亡,不然只能往前進,然而未來如何,只是未明。原以為一茶時光的消磨卻逐漸讓人沉迷其中,是這次閱讀給我最大的驚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懸光 的頭像
懸光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