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頁,是一張破碎的臉,它拼湊起來的面容是如此的奪人心神,
我緩緩翻開,在331頁上,印著兩個字─ 怪物。

開頭寫著....
『他是個平凡到幾乎被人遺忘的普通人,如今卻被視為一個怪物。』

我無法遏制地往下看去。

它繼續寫著...
『曾幾何時,他才發現他的世界已經改變了,變的炫目耀眼。無奇的事物被當成垃圾扔置在角落,等待著消失。但是,他是個人,和這世上億億萬萬的人一樣,他卻成了他們眼中的變異,他無法消失,所以他只能當一個怪物,一如以前仰望星塵的微小人類,仰望著這個已經不再接納他的世界,它已經變成了一個廣大的星海,成千上萬的星芒,在其中悠行。』

我翻開下一頁。

『當玫瑰凋謝時,少女的身影總會出現在他面前,對他說著:「那些花瓣可以給我嗎?」
   他總會問:「妳要做什麼?」
   少女笑而不答,但一個月後的清晨,他總會看見一幅用破碎的花瓣拼成的畫,躺在他的花田上。
    
   當他仰望少女時,她的身影變成了特別的模樣,黯淡卻清楚的待在那裡。他知道她的存在,所有人都知道她的存在,他開始感到痛苦,或許他愛上了她,但他知道最讓他痛苦的,不是愛情,是因為他是個怪物。』

故事是如此的短暫,我已經感覺到最後的寥落,單薄的頁數在我手中,即將結束。

『若非他們如此耀眼,他又怎會像個怪物?他渴望的,是個夢。他無法摘下終日仰望的那顆星,也無法將自己變成那顆星,慾望的折磨開始讓他歇斯底里,他不再讓自己像個正常人生活下去,將那個世界自他的眼中抹去,變成了他每日的重心,他築牆,毀田,不再與人交談,也不再理會那個少女,在他灰濁的城堡中,他變成了鬼魅,但他仍是個怪物,因為他無法逃避夜晚的星芒,他依舊看見那迷人的黯星,提醒著他,他不屬於那裡。』




聽著
Pablo Honey這張專輯
似乎可以感受到年輕時的Radiohead
就像現在不斷出現的新團一樣,他們都有著稚氣未脫的味道,及難掩的熱情
獨獨Creep,像個已經長大的小孩,壓抑的情感,不得不讓我想起有時候,格格不入的感覺,就像怪物一樣
那是一種悲傷,在心頭,讓人絕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懸光 的頭像
懸光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