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為日本朝日電視台所有 http://www.tv-asahi.co.jp/4lies/

感覺上,真是悲慘的戲啊....可是卻一點也不悲傷。

每當開始,早已死去的美波就會用一種人生已無憾的得意口氣,以旁觀者的角度說著,隔了將近四分之一個世紀又再次相遇的三個老同學,因為她而1彼此牽引的種種事。

整部戲充滿著明快的節奏和輕悅的氛圍,就算是流露出那隱藏著的微微酸苦,這部戲還是常讓我不禁地笑出來,尤其是配角們的演出更是讓人心情愉快,其中我最喜歡灰谷身邊的那個研習生福山,他的演出層次很鮮明,陰晴不定的憤恨神情到矛盾的心態,常讓我覺得這個人真是妙極了也怪極了(其實認真點看,他還挺危險的,只是這部戲處理他的手法讓我真的很想笑),終於得償所願的他最後笑著對灰谷說:又生氣了,那時的他就像是雲開露面的陽光一樣,我不禁要想,愛一個人真有那麼好嗎?

對於自求學時就是專注於學習上的灰谷,就我的感覺,像是個人生目標明確,沒有任何阻礙可以停止她的前進的一個人。這樣的一個人若是男人,在這個社會上會是個前途無可限量的人吧,但若是女人呢...一點點的阻礙就可以斷了一個女人的前進之路,灰谷很明白這點,所以懂得放下另尋他路,我認為她是個很聰明的人,不單單是智力方面。

人活在世上要運用的智慧太多面貌,我認為就算這個世界對女人的限制永遠都不會變,女人也不見得要和男人拼個高下才是成功,有時候換個角度或做法,贏家輸家就不見的那麼一定了,但就算我這麼覺得,女人想要的或許還是一份完整的愛情。

再堅強的人面對曾經渴望的愛情面前,也會落下眼淚....但灰谷的眼淚卻是那麼的幾不可見,不是她不夠傷心不夠在意,我真的認為聰明的女人,也或許是年紀的智慧,有些人有些事本來就可以輕易地放下,就算到了40歲,幸福也不見得不再有機會。

 

佛姬,也就是西尾家的滿希子,因家裡是賣佛具,所以得到這個外號,但也是因為這樣,她也就如此早早踏入家庭,認認真真地當起她的主婦身份。

在我看來,一直是優等生的她,其實是個超級死腦筋。

她總是要把當下的角色扮演到最好,所以在校時無論做什麼總是嚴肅地對待不認真的同學,所以對學校事務不在意的灰谷跟不管世事的原總被她罰站,但這樣的人卻因為父親的一句臨終之言放棄繼續前進她的人生的路,和相親的對象組合一個家庭,到了四十歲才因朋友的過逝再度激起深埋內心的渴望,這樣的人我們都知道,最容易被騙,當然..佛姬的冒險最後就只是一場災難。

在家庭與情慾間掙扎的夾縫間的佛姬發現女兒的不良打工(這部快樂節奏的戲不會有那種賣春的行為啦),氣得抓住全家人大吼:你們告訴我,為什麼這個家會變這樣?難道我的全心付出都是不值得嗎?面對老公的外遇(我覺得外遇對象的安排也是很妙)、女兒的不聽話及兒子的不理睬,對於全心奉獻給家庭的一個母親與妻子而言,我感到全身透滿了寒意,對於婚姻... 女人的價值就是這樣嗎?

當然,我也能明白佛姬家人的感覺,每個人都想活得自我,但佛姬的那種事事都要做好的個性讓人喘不過氣卻又不知如何改變,這樣的女人在現今社會多的有如繁星,許許多多的母親與妻子認真地逼丈夫要爭氣,誘騙小孩要努力唸書,婚前縱有再多再大的夢,婚後的女人不再可愛,因為她們知道這個社會有一套標準價值,所以她們就像佛姬一樣,努力做好自己的本份,只是我認為這樣的行為是種犧牲,不是愛。

 

戲裡,我最喜歡的就是原詩文,我很喜歡她那自由自在的又不理世俗的無政府模樣。

我對她總是帶著一把傘的輕鬆樣子覺得很有趣,總覺得那把傘讓她整個人感覺更加地無拘無束,彷彿撐著傘的她可以走到天空下的任何一個角落。

只是現實的沉石就綁在我們的腳下,凡人終歸不可能化身為仙女。

放任人生任意飄浮的話,自由的代價就是貧窮,不得不把女兒讓人當養女,不得不把老人癡呆的父親送去養老院,在別人眼裡,原詩文就是如魔性女一樣,對別人的人生不削一顧,無情嗎?我倒不覺得,我反而覺得旁人眼中一向隨心所欲的她是最懂得現實面的人,所以很多時候雖然悲苦,她卻可以一笑置之。

我總覺得我明白這種感覺,人生就像氣球一樣,拉的人手放了就飛上天直到裡面的氣體消散了,那麼一切也無所謂了,就落下吧,就算拉的人一直不放,氣球還是可以漂浮在空氣中,隨著那人的手到各地,但自己的意志永遠不會變,被限制了還是可以感受那空氣裡帶來的自由,等那人不再需要氣球時,被拋棄也無所謂,人生不見得要看到什麼終點,過程足夠就好了。只要女兒可以好好長大成人,父親可以在病中好好地渡到到生命的終頭,一個對自己何時都能死去的40歲女人又有什麼好求好在意的。

對於愛情,她一直是不缺乏,但對她這樣的女人來說,就算愛情帶來的快樂無遠弗屆,人生一但無趣了,愛人再好也無用。

她和拳擊手交往,是為了尋找對活著的刺激,但是不能再打拳擊的對方,對她來說已經不再具有讓她要的東西了,雖然她還是在意對方,但終於自己的她決定分手,我認為這是40歲女人的成孰和原個人的任性;接著她遇到說要給他穩定生活的牙醫,身邊不再有人相伴的原,心想或許換種生活方式也不錯,雖然無關愛情但依原的個性似乎也沒太大的差別,可就連她也沒想到,最後會讓對方以她不適合當妻子的理由甩了,前者對她戀戀不忘,一直想再和他在一起,他雖然選擇朝自己的道路前進,仍然留了一扇門給原,後者因一時的受吸引,魯莽地說出求婚,卻臨陣脫逃。

真心的愛情卻不夠成孰,穩定的愛情卻不夠有自信,不能幸福地在一起,愛情再美,最後還是無用的東西。

她將父親送到養老院後,就不再去看父親,灰谷對她說如果不常常去看父親,他會忘記妳的,原淡淡地笑著說,忘了也好。很無奈的笑容卻也有更多的釋懷,這個部份,我覺得很像她的個性,與其讓每天都會記憶退化的父親想起現在不幸福的她,不如讓父親就慢慢地回到以前快樂的回憶裡,說句不好聽的話,那個歲數的父親,還有幾年可活,就算剩下的歲月不是依他的意志而活,身為子女的..還是會希望老父親快樂點吧。有時候,我會想,努力去爭取財富健康,為了在這個世界快樂地活下去,我們身為人的責任就必須那麼多嗎?到底要去做多少事才可以快樂?不能像原一樣,撐把洋傘,看著人生路過的風景就好嗎?

生命,我認為足夠就好,長短真的不必要。

 

 

 

 

 

    全站熱搜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