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哲珮作詞作曲,梁詠琪演唱

述說愛情,雖然多如繁星,但若換個角度,愛情不見得只存在男女之間。

 

睜眼,月就在她的面前,彷彿伸手就可以觸摸。

「莫,妳睡了嗎?」

叫喚聲就在門外,她卻不想回答,不想讓沙啞的聲音打壞這寧願的夜。

再度閉上眼,她想起一直深愛著的他,想起過去他們曾獨有的時光,想起他對她說過的每句話,想起她是如何地愛他,想起所有的所有...但此刻,她卻只能想念他。

不被祝福的愛,註定沒有結局。

她一直都知道,卻無法躲避;逃開了,卻又無法忘懷。

 

太多太多的悲傷,充斥在她的世界。

當昏黃的光線照映著餐桌時,她再度感受到那冰冷的氣息在她的眼前漫延著,而心中的委屈變成了秘密。
當虛偽的笑容在身邊響起時,她迴避著他們直視的眼,驚慌地說出那些言不及意的話。
當背叛如同影子般跟隨她每個腳步時,她卻只能痛哭失聲。

「為什麼哭?」

淚眼婆娑中,她看見他站在她的面前,修長而纖細,彷如他身後的那彎月。

往後,每當她哭泣,他便會出現在她面前,問著她:「為什麼哭泣?」

當她說:「因為無法承受。」
他便會溫柔地親吻她,直到淚水乾涸。

他只出現在夜裡,而她漸漸學會等待,儘管等待的時光令她坐立難安,她一日比一日更渴望他的到來,縱使他隱身在黑暗之中,她仍是能一眼看穿那濃烈的黑霧,察覺那蒼白的俊容正望著她,對她展開雙手。

他的擁抱是冰冷的,她知道他不屬於這個世界,當日出射出第一道光線,他又會消失在她的睡夢中,她感覺...愈愛他,她幾乎要變成了他,她不再哭泣,不再為任何人的背叛與嘲笑悲憤,她像是為了等待而生的軀殼,日漸形銷骨立。

「帶我走。」

他親吻著她的頸,以她的鮮血為他們倆訂下永世的契約。

自此,他帶她飛越至世界的每一處。

月光下,他們放縱地深吻、撫摸,做任何只要他們願意的事。

他們看著彼此的臉龐,宛如白月的容顏是一座牢籠,她甘願為他放棄自由,與之永遠待在漆黑之中。

歲月像沙一般,在她年輕的生命裡慢慢流逝著,她卻不明所以地活著。如今,因為他,她學會了笑。
為了過去失去的,她拼命地笑,瘋笑著...幸福卻是如此容易結束。

閉上眼之前,母親的聲音哭著,記不起的聲音,則是一直說著:「對不起..對不起....」

 

「傷害太深,還能出聲已經是最好的情況了,我建議先送她去勒戒。」


風透過窗,吹動著她的髮,浮動的髮絲散落在她的臉頰上,她卻連拂去臉上的髮也做不到。往昔,他會為了她撥開凌亂的髮,他現今身在何處卻無人知曉,無論他們怎麼說,她永遠都相信他是真實存在過,她沒忘..她所做的承諾.....

 

我很喜歡許哲珮所作的這首歌,雖然我對男女情愛這議題不感興趣,但"沉迷"有種夜的氛圍,或許那是種淒美的哀,卻不是那種冰冷刺骨的悲痛,無論每個人所作的決定對或錯,待夜過去,所經歷過的那些人那些事都能化作一個淺淺的傷。

這篇短文我用了大量的隱喻,也可以說每個文字都是一個暗喻。在面對家庭的忽視,社會的虛情假意及最真心的背叛,無處可洩的痛苦壓抑在心中,變成了什麼怪物或是虛幻的世界,我們不得可知,但當有個人給予了我們一個出口,沒有地方可依靠的愛,便愛上了或真或假的一個希望。在她的世界裡,深愛的人是存在的,但在外面的世界裡,她卻是個吸毒者,對她來說那一邊才是真實世界,都無所謂了,她記得她的承諾,無論她所愛的人是否存在,沉迷了..就不會再清醒。

 

    全站熱搜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