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報一.jpg 

起初,我還在想要不要寫這部片,因為它的娛樂性極低,雖然它以吸血鬼為題,卻一點也不見慣例的血腥暴力與刺激感,也不見妖異俊美的憂鬱臉孔,只是一個小男孩與一個吸血小女孩相遇的成長故事,很悶..悶到我有些感傷,這股感傷卻在我心底發酵,直到皚皚的銀白世界變成了流不出而凍結的眼淚。

改編至瑞典的奇幻小說的這部瑞典電影-血色入侵(台灣譯名),有歐洲電影一貫的清冷與暗調,但這部片很美..不只是為了雪白的場景,導演運鏡的方式也很美,他常給兩個小主角特寫,我很喜歡有一幕,他們坐在後院聊天,女孩問男孩臉上的傷怎麼了,男孩說了他被欺負的事,女孩告訴他:你要反擊...

鏡頭在兩張稚嫩的臉龐流轉,男孩的臉白如雪色,女孩的臉則有些淡淡的蜜色,男孩的神情透露著擔心與怯懦,女孩的目光則是堅定地看著他...不長的一幕,也不是一個重點,卻透著奇異的差距感。

吸血鬼,在我的印象中,是隨著電影而建立的,從嗜血怪物到孤獨的不死之族,全帶著那麼點傳奇,彷彿就像是夢中的酒香氣,遠遠的卻芬芳不已,若似存在又若似只是一場短暫的日夢。

吸血鬼的愛情故事,在很多電影裡都看過,只是這部片卻完全不同,它沒有誇張的戲劇,也沒有濃烈的情愛,更沒有悲泣的犧牲,甚至不能說男孩和女孩之間是愛情,不如說更像是擁有彼此,雖然男孩並不是很懂,他認為是愛..但我想有天他會明白他們之間若僅是愛,那麼他們將無法走到最後,因為他終將離開,獨留女孩。

 

奧斯卡躺在雪地裡.jpg 

 

電影裡的故事很簡單,常被班上三個人欺負的男孩,心懷怨恨卻遇上了剛搬來卻有些謎樣的女孩,他們相處了好些時日,男孩漸漸對女孩有了感情,但小鎮上卻發生了殺人案,漸漸的..有人懷疑起女孩而找上她,女孩告訴男孩她要走了,男孩在她離開後,卻又被之前反擊過的同學報復,女孩救了他,而男孩則決定跟她走...這就是整部電影的故事,很平淡..一點起伏也沒有,就跟日漸深厚的白雪一樣,只是隨著時間越積越多,變成厚厚的冰層罷了。

女孩的設定,是唯一讓我覺得有趣的地方。

因為她给我的感覺有如是生活裡會擦身而過的人,只是她只喝人血。她有飛簷走壁的能力,但她不能隨意進入任何人的家,除非主人開口邀請她,否則她會不斷地出血,或許會因此而死亡,電影沒說破我也不知道繼續出血下去會如何,她跟著一個父親搬來這個小鎮,但我覺得那個男人或許就跟男孩一樣,其實也不是她父親,只是一個曾在生命中愛她的人。

女孩對男孩說:用她的角度來想想她的立場,她不想殺人,但她要活下去。有一剎那間,女孩的臉變成了老人,她活了很久,靈魂早就老朽了,心卻還溫熱著。

我認為,女孩很明白孤獨是什麼,她沒有電影裡常見的忿怒與悲傷,說超然世外也不及,倒像是在說:我不過是個認真活下去的人,看似冷漠的情感更像是早就明白了離聚的悲與喜。

幽幽的生命旅途中,她跟著願意愛她的人,走過一個又一個的城市或國家,直到她的死亡來臨。

 

奧斯卡與愛莉.jpg 

很美的一部電影,同時也非常地慢調,毫無一丁點戲劇作用,卻是很不同的吸血鬼電影。

縱使,人物的情感就跟雪一樣冰..

有一幕,男孩在知道女孩的身份後去找離婚的爸爸,父子倆正高興地玩填字遊戲(可能是..我只看到紙跟筆,所以我想是吧),突然有個男人進來了,父親立即起身去拿酒,男孩跟父親說,換他了,但父親卻說,可是有客人來了...客人帶著像是討好的笑容和男孩打招呼,之後便一臉笑意地和男孩父親喝起酒,我感覺得出男孩父親很高興這個朋友的到訪卻他的臉上似乎又有那麼一絲絲的尷尬,男孩看父親的眼神很平淡無奈,我卻不知名地感覺到忿怒...縱使,他們的情感就跟雪一樣,輕輕漂下,安靜覆躺在這裡的任何一寸土地上...

血的溫度,仍是透過肌膚,冷霧的空氣中揮發著。

悶..悶透了的一部電影,卻美的不可思議。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全站熱搜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