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r.jpg 

一座歷史悠久的醫院,建立於1871年,當時收容高達兩千多人的精神病患,醫院內施行了許多被禁止的實驗療法,隨著時間的摧殘,醫院走到了末途,而那些陰暗沉鬱的故事便隨之掩埋在時光之中。

光是這個醫院,我想就是說不完的恐怖故事了。

這部電影從一開頭就很明顯的,是部低成本的作品,所以可想而知絕對不會有什麼用不完的血漿噴來噴去的,什麼東西最省成本?當然就是揮之不去的懸疑氣氛。

故事則是由五名工人接下清除石綿這份工作開始,高登是帶領這群工人的領頭,為了得到這份工作,他硬是把至少也需要兩個星期的工作期壓到一個禮拜,然而不知是這棟醫院的影響或是個人因素,五名工人卻在這短短的幾天裡,逐漸產生變化。

因為是低成本的電影,所以劇情的進行很簡單,就是隨著他們的工作日,看著他們逐漸變化的情緒與行為,所以只要我多寫一些,就等於是多洩漏劇情,雖然我認為很好猜,說破其實也沒什麼,但我不喜歡放雷給人踩,雖然很多時候很難不放點雷..

電影裡有一段,一名工人在地下室(我不太確定是不是地下室,我只確定在下層,原諒我對細節總是很隨便,哈~)發現了一個放有膠捲的紙箱,出於好奇,他開始利用空檔聽那些膠捲。膠捲有九個,內容是紀錄醫治一名有精神疾病的女人的過程,現在想起來我才發覺膠捲的內容就像是一種暗示,暗示著...這個故事真正要說的是什麼。

當膠捲開始滾動,醫生的聲音出現,不斷地向女人提問某個夜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女人永遠都是哭著喊著想回家想念家人,接著別的聲音代替了女人,他們知道內情卻放聲尖叫,他們不願讓女人知道內情,直到最後一卷,真正主導一切的深沉男聲冷靜地說出了殘酷的事實。

同時,他也說了:如果本人不願意,他也不會動手。

雖然我寫得很暗示性,不過這很明顯的,膠捲裡的那個女人有人格分裂症。我從來不曾想過分裂的人格與本身之間的關係,我對人格的分裂的感覺就是外來的衝擊造成的逃避行為而衍生的別種人格,所以對於本體的人格我總下意識地認為是弱者和被保護者,電影這部分點出了我的盲點,真的是讓我驚了一下。

縱使本人多麼弱小驚懼,若本身沒有暴力的欲望,也不會產生邪惡的人格,遺忘才是逃避,而人格卻是最真切的慾望實現。

對我來說,電影一點也不懸疑,更別說恐怖,但電影所透露的訊息卻讓我越深想就越發毛。

懦弱產生壓力,而壓力產生慾望,然而慾望則像個氣球,破了流出的卻不是虛無的氣體,而是赤裸裸的渴望,當他們迫切渴望美夢時...卻往往是有如黑夢般的成真。

對於人性,懦弱..我想,才是最可怕的。

 

 

 

    全站熱搜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