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報3.jpg

少年時,我們被大人嘲笑;現在的我們,被那些小孩嘲笑...這是已經中年了的秋夫在電影中後段時說的一句話。

雖然這就像是一句不經意說出的話,卻直直地打進我的心。

小孩時,我們總作很大的夢;年紀大了點時,作夢的機會漸漸變少;成年後,很多人已經不知道夢是什麼。因為承受不起被嘲笑的痛苦,所以忘記了單純,忘記了傻笑,忘記了青春...好多好多東西,變成了記憶裡面心碎又模糊印象,人不能永遠當彼得潘,但我們最真最純的快樂與笑容,為什麼無法隨著彼得潘的消失,繼續留下?


這是部很簡單的電影,一個20多年的現場演唱被發現,當年的那些小夥子雖然全變成了大叔,但他們仍是跟著我們可愛的葵(我實在記不起她片裡的名字..哈),開始了巡演,而這段失而復得的青春歲月裡,滿載著punk在他們的過去與現在的生命意義。

這種搖滾電影,我想這世上大概只有日本人可以拍出這種微妙氣氛的電影,搞笑的情節就像小小的毛孔遍佈在整部電影裡,但慘淡的憂傷感卻像一個發夢的大泡泡,讓電影飄浮著。

看重金搖滾雙面人時,我不但笑不出來還感到忿怒,我知道這只是部電影,我也不是這類搖滾的重迷,但我就是難以忍受重金裡那樣的搞笑法。

對很多人說,搖滾或許是很吵的東西,又或是發洩情緒的助物,但對我來說,搖滾樂本身就是一種思考與反省的態度,代表著不同年代的人們的意念,代表著每一個獨一無二的人生方向,我們可以很無所謂地活著,也可以無所懼地絢爛一刻,無論什麼樣的生存方式,只要那是我們決定的態度,就有意義。

有意義的事物,可以接受攻擊與讚揚,但不該..只有嘲笑。


picx_fsjp7131314601.jpg

電影裡,穿插著人物的訪談和過去樂團的種種,雖無刻意的安排,緬懷的幽幽情感仍不免依稀可見,但是整體來說,這部電影還是挺好笑的。

一點一點地搞笑反而增添電影的趣味,卻又不失深度。

一個樂團的成立到解散,重組到復出,我相信接觸搖滾的人大多知道這其中酸甜苦辣,成名帶來的衝擊,是樂多於苦,還是憂多於喜?失敗的失意,是助力還是爭吵?少年手指虎只是這個世界裡的小沙粒,結局雖是好的,但星星的殞落也常只在一瞬之間。

青春,真的是段很不可思議的時期,那時的我們可以盡情地作夢幹蠢事,身上似乎總充滿用不盡的力量跟勇氣,任何願望也似乎都可能成真,可是身上的枷鎖越來越多,青春變成了煙,在吐霧瀰漫間,溶入了周遭的空氣裡,再也遍尋不著。

如果說這部少年手指虎是在告訴人們,逝去的青春歲月,也有重返的機會,那麼我想說的是...奇蹟的人生幾乎是存在夢裡,不曾把握的,錯過了時光,機會再有也是徒然,熱情該是在當下揮霍,當機會再度來臨時,才能緊緊抓住那一瞬。

對我來說,這部片很可愛,雖然音樂方面實在是.....但我卻有點感傷,或許是因為想起了Nirvana。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全站熱搜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