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0254726.jpg  

作者:藤田宜永

譯者:林佩瑾 

出版:獨步文化

 

對我來說,這真是本說無聊也對,說不無聊也沒錯的書。

歸檔進aNobii時,直覺告訴我應該列3顆星(普普通通),可是心裡頭又想給它四顆星(還不錯),最後我還是給了四顆星。

為什麼呢?

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

擱置的時間裡,我開始不自覺地會想到書中的一段話,那段話是出自於本書的主角,也就是以第一人稱在講述故事的竹村文哉。

他說,年輕人上街不是為了追求刺激,上街不過是日常生活的延長罷了,只是因為在家裡跟學校裡不能擺爛,才來街上擺爛。


故事是從一個名叫福原的老頭說只要陪他在東京散步,事成後他會給文哉一百萬開始,當然欠了一屁股債的文哉就這樣跟福原展開了一段路程不長的散步之旅。

完全不懂東京街道的我,對於書中所描寫的景色與路名,實在感到無聊,不過這就是公路小說的特色,我也沒什麼好計較。

路上所停留的地點,除了福原的一些老朋友外,幾乎都是繞著文哉而轉,他們去探訪了文哉小時喜歡的女孩,還去探訪曾經很照顧跑路中的文哉卻已經去逝的一個大哥,最後當然也去探訪了文哉這輩子唯一愛上的女孩。

身世悲慘的文哉在作者筆下,其實感覺不出有多悲慘,因為文哉本人根本沒去想過這問題,他沒想過自己快不快樂或是有多悲慘,我的感覺他就像隻幽魂一樣。

不過在他休學到不知不覺中背了一堆債的過程裡,他遇上了第一次讓他感覺到活著的感覺的女孩,他仍像隻幽魂一樣活著,可是他不再到處閒轉,他一心只想在女孩身邊待著。

可是,最後..什麼都沒留在文哉身邊,他想要的都離開了,他不曾想過擁有的,雖出現在他的面前,但他走開了,最後他會轉到哪去,誰也不知道。


好像是個挺悲慘的故事,不過我說過以第一人稱在講這個故事的文哉本人並不這麼覺得,因此這個故事也沒想像中的悲慘,只是在我無聊地看完這本書後,沉澱過後的心情突然空了起來,心頭的那隻幽魂醒了,也開始閒逛了起來。

我想起我們這個世代的年輕人。

書裡的福原與文哉就像是以前與現在的兩個世代,而他們與他人的對話就像是兩個世代的辯論。

福原對扮成月光假面的老頭,語重心長地嘀咕:沒想到連你這個歲數的人都想變身,為什麼人總想逃離日常生活呢?

月光假面對他說:人從以前就渴望成為超越一切的存在,這不是逃避現實,可是現代人總想將這種渴望連根拔除,打造出一個無聊的世界。

因為無聊,所以現在的年輕人才會像文哉說的,在街上閒逛吧。

大家就像無聊透了的白影,不想再待在硬要裝作是人的家裡或學校裡,對於他們來講,街上就像是荒涼的熱帶大草原,那怕是幽魂,曬太陽還比較有趣吧。

過去的時代,有太多熱情的夢想與挑戰,雖然貧困,努力卻是有形可見;現在的時代,熱情全平靜地躺在發達的科技水流下,想做什麼都不比過去困難,甚至很容易就做到了,巨大的滿足感不再出現在人們的心中,每個人的心全有如止水一般,緩緩滑過每一天,空虛的心就像幽魂一樣,不特別快樂也不特別難過,因此無聊就像毒一樣,染黑了亮光。

福原說過:從前的框架很一板一眼,但是現在沒有了框架,世界卻變得麻木不人仁。

從前的人嚴守外來與內在的秩序與規範的框架,現在因為自由,因為民主,人們不再僅守在身為人的框架裡,他們化作各種形體,悠轉人世,人跟人之間,變的距離遙遠,我們再也感受不到彼此的心情。


或許我想得太多,但這也不是本快樂閱讀的可愛之作,讀起來很順暢,雖然福原偶來的高氣質會讓我嚇一跳外,文哉這小子可以說是無政府狀態的人,他的性格讀起來挺有趣的,見他用那些人世只是個大氣泡罷了的論點反駁福原,有種血淋淋的真實感,但又有種很年輕很年輕的飄渺感覺。

無論福原說的話,有多正確,也的確是,但他就代表過去的世代,背負著一直遵守的責任,過去會消失在年輕世代的接替口,而不管文哉有多不爭氣,有多糟,年輕的世代的確來臨了,或許他們可以整日亂轉,可是該接替的責任,想不背也不行。

前人鋪的路,後人要怎麼走,也只是選擇多了些罷了。



喔..如果看我的心得一點也沒得到這本書好不好看的答案的朋友,我可以簡單點說,要刺激高潮迭起的推理過程的話,沒有。

那段不長的路程裡,遇到人事物也沒多光怪陸離(現在這社會怪的事太多了啦),這就只是本..或許可以沉思一些事的平淡又有點悲慘故事的公路小說而已。



    全站熱搜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