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rge.jpeg

The Rum Diary       Hunter S. Thompson著

自傳類的書、電影,我向來不感興趣,只因為我覺得很無聊很悶,如果我想瞭解一個人某個事件,我只需上網用一頁的時間初步瞭便可,我不知我為何要花不知數個小時去看一本叨絮的書或電影,就算是半自傳小說,對我來還是一樣的苦悶,這本"蘭姆酒日記"倒是扭轉了我這莫名厭惡自傳故事的怪習。

這或許該歸因於作者的獨特書寫方式,以第一人稱寫報導..我沒看過(Hunter S. Thompson的獨特寫法),卻能從這本有如在說夢話的書文中窺見。

記者,我不知道這世上的記者有多少樣貌,就我的印象,記者是怎樣的人無所謂,但他們寫出的東西卻有可能跟著記憶之河流向來世,對真實無知的我們,好壞記憶常被左右於記者們的筆下世界。

犀利、不留情..卻不見得是最真實的真相,是我對記者文字的感覺,或許還有些直接。

既然記者是把所聽所聞所追訪的內容寫成文,那麼以第一人稱來寫又何妨?總歸都是以自己的觀點在滲透這些報導,不是嗎?


如果要我寫出這本書的標籤,我大概就只會寫,一群酒鬼跟咒罵聲...呵,沒錯..這本書就是一群酒鬼在痛罵波多黎各,他們悶得要死,索性喝個夠。

不過重點不是波多黎各對他們來說有多爛,而是人生這東西讓他們忍不住想咒罵。

書介說到,這是本夢囈般的作品,我初看並不覺得,我覺得坎伯(書中主角..我想就是Hunter S. Thompson本人吧)挺清醒的,也挺正常的,反倒是早他來到波多黎各許久的同事比較瘋。

閱讀完畢,我也開始覺得這是本夢囈中的故事,就像是我們抱著一大瓶酒,整夜不停喝著,不容許自己有半點清醒,整晚在醉醺醺的神志下,不停地說著,最後這些話變成了這本書--The Rum Diary。

或許這算是Hunter S. Thompson第一本書,所以那時候的他只是對人生感到迷惑,人還沒變多瘋,我倒覺得這本書裡的他很憂鬱,很多愁。或許我該把他最著名的那本《賭城的恐懼與憎惡》找來看看,我不禁好奇這個人後來怎麼了,不過這本書台灣似乎沒進?


台灣夏季來臨時,不知道有沒有像書裡描述的波多黎各那樣悶熱?

雖然我沒過什麼波折的人生,可是我卻可以理解坎伯這些人的苦悶與茫然,書中有段坎伯同事之一葉門被老闆要求寫篇講述波多黎各人為何要離開波多黎各的文章,26頁的文章中都是波多黎各人受訪的內容,乍看都是些無聊的受訪記錄,這些波多黎各人想離開的理由很多,拒絕刪改的葉門被老闆轟了出去,改為坎伯修改,坎伯看著這無聊的26頁記錄,開始想到他為什麼要離開家鄉,其實他跟這些波多黎各人一樣...我們不知道為何要走,但不走就沒有希望。

我想不是這裡太爛,還是那裡太糟,好不好、快不快樂、幸福與否的測量器在每個人心中,因為感到沒有希望,所以飄泊過一個又一個地方,只是為了尋找真正平靜之處。

這本書,我現在回想,真的挺瘋的,整天罵老闆的這群記者,一邊抱怨沒前途,又咒罵波多黎各這地方熱又狂爆(他們一個不小心是會被拖去扁的),每天除了跑新聞似乎就沒太多好事可做,只好泡在髒兮兮的艾爾酒吧,喝著一杯又一杯的蘭姆酒。

我沒喝過這種酒,但我看了一本書,這群人也就喝了一本書的酒,我幾乎可以感覺到這酒的味道,入口那剎那辛辣無比,隨即而來的一股甘甜,咕嚕咕嚕地一杯酒就下肚了,醺意逐漸飄上心頭、腦中,苦悶的日子持續著,而他們也持續著喝。

記者天生的筆觸寫個故事再適合不過了,直接辛辣,毫不修飾的心態與心情,書中的每個人都不太正常,又帶著苦悶憂慮,在酒精的幫助下,竟呈現一種快樂的甜醺感。

在台灣苦悶的這一兩年裡,我深切地感覺到,好像不走就沒希望,可是要走去哪?我就跟書裡的這群傢伙一樣沒錢啊,我不愛喝酒,可是..來一杯沁涼的蘭姆酒,似乎真的不錯。


書評..寫到這裡,我好像也不知在寫什麼,對生活的苦悶、對自己的期待,在無解的大環境裡,是要起程離開?還是坐下喝杯酒?這本書不會給我們答案,我也沒有答案,只希望天氣不要太熱,政府不要再蠢下去,我一點也不想去飄泊,也不想當個酒鬼,我跟坎伯一樣,其實都只想平靜...而已。

 

ps.

離寫完這篇文章大概過了快四小時左右,一直有個想補充幾個念頭的想法出現,雖然這本書給我感覺就是醉醺醺的,可是看了架上的書,各種文學書,有奇幻有推理有心靈有犯罪..就是沒自傳類的書,我從這些書中成長,可卻總不免會有空虛感出現,總會覺得我只是踏在知識這個巨大力量的天空之間而已,我感覺不到土地的乾硬與濕濘,這本蘭姆酒日記把我帶回到土地上,醺茫之中,虛幻美好的天堂,飛來了一條沾滿酒氣味的套繩,把我拉回到現世,我看見了這個悶熱的世界,口裡苦甜的味道也開始瀰漫。

很奇怪吧,如果有天堂,又何必想念紛擾不斷的人世?我也不知道,就像飄泊不斷的人們,我們都在尋找著什麼,我們不知道的什麼。



全站熱搜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