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php.jpeg

漫遊者文化 出版

阿圖洛.貝雷茲.雷維特(Arturo Perez-Reverte)著

范湲 譯

 

看過達文西密碼後,這類題材的書,我一律都持懷疑的態度,也可以說幾乎都不看了,這話無批評意向,只是我個人的單純喜好問題,所以有達文西的書迷不小晃進我這小地方,看到這句話,請千萬別跟我生氣,寫任何評論不老實說出感覺,就沒趣了,不是嗎?

我喜歡歷史,歷史是很迷人的遺物,但過去就是過去了,雖然喜歡也不太可能在心頭上盪起什麼餘波;至於秘密,很少人不喜歡,只是秘密就像是包裹在盒子與包裝紙裡的禮物,看到前都很興奮,拆開後看到的那瞬間,究竟是大喜還是大嘆?或是面無表情裝笑?就是喜好問題了。

我的問題是,這類的故事總是要緊湊精彩又謎團不斷,可是緊湊精彩的行進下我就感覺不出有多少空間去猜想謎意,想跟這本書一同思考這些謎團,就會發現故事停滯了,一堆有如繁星的描述,像美麗微光的星星,卻數也數不完。

最後可以享受的大秘密,對於宗教一點指教意念都沒有的我,實在很挫敗。

而這本大仲馬...我可以直講,沒有達文西精彩,或許是因為這是本聊『書』的書。

這本書以『書』為引,勾出一場看似懸疑緊張的奪書之爭,我認認真真地看完四百多頁,闔上書的那一刻我真的有一點想砸書,大叫:「開什麼玩笑啊!」

靜下心後,又莫名其妙地覺得很有趣,是誰說最後結局都要來個把人嚇到一驚的大秘密,也沒人規定所有的事都要糾纏在一起,其實都是讀者自己想太多,作者最後安排了一個像是笑話的尾聲,還真有些諷刺,不過我就愛諷刺,所以越回想內容,越想大笑。

 

書中,以一個獵書人接了一份辨別某本書的真偽的工作,因而展開讓這個獵書人感到莫名其妙又心神不寧的尋書之旅。

整段故事,如果不是閱書豐富的人,還真分不出來作者提到的書哪些是真哪些是假,不過多數都是真實存在的書(每章後有解說書的出處),不過我不得不佩服這個作者把真真假假融合得很自然,真的像是故事的一部份,假的又像是真實參考史料而來。

就像歐洲過去的歷史在作者的描寫下,多了虛幻的美貌,看這本書,雖無緊抓著心不放的急促心情,倒有種讓人想去歐洲晃晃的念頭,感覺過去與現在的歐洲就在這筆下,飄然入眼,匯成一幅很難描述的景像,有現代的悠情,也有過去的壯麗,新舊沒有交替也沒有分割,彷彿他們一直在一塊。

被古老書冊圍繞的文藝氣息的故事裡,有一個角色的設定讓我覺得有點妙。獵書人後來會遇上一個女孩,這個女孩讓這個充滿許多奇怪發展的小說故事多了一種像是魔味的曖昧淡煙,暗暗飄出,一縷縷地在我眼前散去。這和遠久的詛咒不同,女孩的存在像是超然的,又帶著一些哲學意味的,恆久不變的一切不見得就如我們所想。

至於魔鬼,那只是上帝的痛苦;那是獨裁者掉入自己設下的圈套而必須承受的天譴。一切不過是勝利者的片面之詞罷了。

 

這本書其實我看了很久的一段時間,主要是工作很忙又偶爾會移情別戀去看別的書,我大概看了有快一年吧(沒一年也有半年吧...我想),但是我能在隔了一段時間後又接著看,只是有些人物會忘記(因為我不擅於記外國名字,實在太長了),這點跟作者的述事能力也很有關係。

這位作者在描述任何場景及人物動作表情,都非常清晰到我幾乎是馬上就能聯想出來,導致我一直記在腦海裡。

書中有段獵書人憶起昔日戀人的描寫,

結局圓滿,以前,妮可就喜歡這一類的電影。柯索依然記得,她就像個多愁善感的小女孩似的,看著打上The End並以朵朵白雲和小提琴樂音為背景的熱吻畫面,居然可以因此感動萬分。有時候,或是坐在電影院哩,或是坐在電視機前面,嘴巴還塞滿了乳酪條點心,妮可把頭靠在柯索肩上,默默看著畫面,他知道,她哭了,哭了好久,哭到不能自己,眼睛始終盯著螢幕。
螢幕上的畫面可能是保羅‧亨里德在瑞克的小酒館裡唱著〈馬賽曲〉;可能是...

妮可留著幸福而滿足的淚水,她的熱淚就跟自來水一樣,她也以此頗感自豪。大概是因為我是活生生的人吧!她後來這樣自嘲,眼眶仍舊濕潤..電影是屬於群眾的;集體享受,慷慨分享..

你的那些書卻是自私的。完全孤寂。有些書甚至不能讀了,一翻開封面,書頁就會破損。埋首在書堆裡的人根本不需要任何人,而這一點正是讓我害怕的地方─妮可嚼著最後一根乳酪條,定定凝視著他,雙唇微啟,她在他的臉上搜尋著不久後即將顯現的病徵。有時候,你真讓我害怕。

這一大段我很喜歡,可惜不能打上,這樣這篇文就太長了(其實是我懶),包括後面獵書人柯索說的那段,那段完全反駁掉妮可的觀點,

從來沒有人質問過,愛情和幸福能夠持續多久?所謂的永遠,或許是一生,或許是幾年、幾個月,甚至是幾天的光景。直到無可避免的盡頭,他們兩人的終點,妮可拒絕接受男主角可能兩個月後在汪洋中觸礁翻船而滅頂這種假設。或者,女主角可能三個月後在車禍中香消玉殞。或者,凡事發生皆已註定,只是面貌有千百種;有人開始了初戀,有人滿懷悔恨跟厭憎,有人想回到過去..。初次相吻之後,她們經歷了多少個滿臉淚痕、靜默無言、孤寂寥落的夜晚?他在四十歲以前會因為哪一種癌症而喪命?她在九十歲被送進養老院之前要靠什麼維生?到底是什麼樣的傷痛,竟把那原本衣著體面、帶著光榮瘡疤的軍官摧折成刀疤害人、冷血無情的怪物?或許,到了衰弱無助的老年時期,他們已經無力拼搏、打鬥,只能默默承受著世間各種嚴峻的折磨、愚蠢、殘酷和人性的卑瑣。

有時候,你真讓我害怕!盧卡斯‧柯索。

埋首在書堆裡的人根本不需要任何人...這句說得真會讓人猛然一驚,不知何時,我也開始有點這種傾向,而且還不覺得有什麼不好,書帶來的景色豐足了過頭,身旁的人或物竟逐漸地相形失色。

這本大仲馬俱樂部,看完後從頭回想一遍後,或許徹頭徹尾就是一個書狂寫來開讀者玩笑的偽小說,不過....(摸摸下巴)我挺喜歡被這樣開玩笑 

有時候,我真讓我自己害怕啊,呵呵...

 

PS.這個作家的下一本,或許會看戰爭畫師,不知道又會是什麼感覺,呵呵..

 

大仲馬俱樂部  ←事實證明,這位作者的下一本我到現在都還沒翻開過,實在太沒空了,書一直我眼前推起來....不過時隔許久再看一次我這篇文,我雖不見得記多少,也還是很想大笑,談論書癡的書似乎也不少,不過這書用了一面似真似假的魔幻輕紗,談人生?但我更喜歡他搞幽默的惡趣。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