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春秋之一:齊楚崛起.jpg  

賈志剛 著 / 大旗出版



大概是受了現在的歷史劇的影響,一說到古時政權,就會想到皇帝。
上下歸一,只遵從一個天,那就是以皇帝為尊的集權,這個天做什麼都是牽一髮而動全身,國家的好壞全憑這個天的取捨,換言之,這個天也不能活得多自在,感覺上,整個中國自古就活在一種禮教約束之中,各種自由都降低了,思想也變得有限了,但縱使朝代更替,流血戰爭也未消失,千百年的不變的傳承卻也是不爭的事實,這大概就是歸一的力量吧。

春秋說的就是這個歸一的源。

對於春秋時期,我的印象模模糊糊的,雖然我喜歡歷史,不過大概真的是受了電視劇的影響,專注力都放在後來的朝代了。
看了此書後才發覺錯過了一個多麼蓬勃的時代。

作者來自對岸,書裡不免有些用詞舉例和台灣不同,卻不妨礙整體閱讀,我不能說這為賈先生如歷史學家那樣精通,但他的確是個講歷史故事的高手。
講故事的人若非是口才異人(怎麼胡說都行得通),就得是的確搞得很清楚,才能稱作高手,一本幾乎要近四百頁的春秋,也不過只說了個頭而已,後頭還有幾本春秋也未可知,這春秋何其大何其廣,實在讓我訝異。

尤其是讀到後半段的管仲,作者幾乎是以崇拜的篇幅在寫,不過看完後我才知用一整本書來聊管仲這個奇才也不為過,原來數千年前的古人就懂得現代管理,莫怪孔子會說:如果沒有管仲,我們都會成回披頭散髮,左開衣襟的野蠻人了。」

現代社會與政府的管理與策略,現今看似乎都不是多麼特別,更甚有些還有點蠢,或者更不如說看起來複雜,很難明白其中道德,看了管仲的思想,其實不管設下的法立跟宣導的道理再多再繁複,管仲說的始終不離一個「民」罷了,我們用幾千年前的古人立場去看,那幾乎是個對管理沒有太多想法的世界,人民想的就是吃、活,但管仲既要成就一個霸國,他就很明白民本不穩就什麼都別談,民過得好,國家自然富強,但管仲也沒忽略到人性這一點,人活得好並不代表就沒有問題,所以有利跟富變化的管理之道就必要存在,因地制宜,因人萬變,這是現代世界缺少的,聰明的人年年都有,但真的把心眼單純放在一個「民」上的遠大眼光的聰明人,往往都只落到後世驚嘆的份。
我只能說,這是個以利為本的世界,這沒什麼不好,管仲思想裡也有資本主義的成份在,只是管仲看的是一個國家的利,而我們看的永遠都是自己的利。

管仲之前還有個周公,我們常說夢周公,卻可能一直沒搞清楚周公這人哪來的,若說管仲讓中國得到了管理這個大禮,那麼周公就是在管理之前先給了制度跟規範這份超級大禮,到了我們後代,看這些古人之理,似乎都覺得陳腐,反暢談現在是自由國度,想做什麼就該去做,卻全然不懂我們其實都一直活在古人早立下的規範裡,試想如果我們真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那人類大概不會有文明跟科技了,更不會有現在這些說大話的現代人,大家都吃飽了就玩就睡,那誰在分工誰還知道自己能做什麼?

要談春秋真是太多可以談了,不過這春秋說得好是個思想自由奔放的時代,說得白一點也是個殺人如麻、淫亂享樂的時代,人人也都是利為先,不過春秋裡的人做得更聰明更絕情,一國覆一國,弱落強起。
依我看的話,春秋是很單純的年代,沒有框架,那是個真正自由的時代,但是千古不變的唯利為先,讓這個年代風起雲湧,變化一瞬。

說春秋..用的是很白話的口吻,就像說書,沒有規規矩矩地講故事,或許喜歡有條有理的人會說看得有點亂,但春秋是個紛擾四起的年代,如用一個接一個講述下去的手法,那就像年表了,那麼故事就不是故事,而是歷史了。

我在閱讀的過程裡,有時真的會忍不住懷疑這是作者胡說的嗎?因為作者有時會用很現代白話的口氣說說那些國君臣下的想法,不免讓人覺得也太好懂了吧,呵~


感謝大旗提供試讀,真是很好的歷史讀物。

 

 說春秋之一:齊楚崛起 ←由此買,有點興趣的人可以去書店看看書的簡介

    全站熱搜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