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哼著降B調(英文版封面)1.jpg  

瑪莉‧史崔根 著

晶冠出版

 

我們以相同的方式來到人世,獲得生命,這不是我們可以選擇的,但自己的人生卻往往也不是自己可以選擇的。

這話聽起來似乎很悲傷,卻是不爭的事實,我才明白作者真正想說的是什麼。你可以選擇用什麼態度、什麼方法去面對人生,但你無法選擇將走向什麼樣的人生,就算大哭大鬧,也無法阻止人生把你踢得滿地找牙。

我曾以為這個想法古怪又會飛的關妮女孩會為這個滿是傷心過往的小鎮帶來勇氣與愉快的妝點,然而直到結束,憂傷的面容就像蒼白的霧氣,籠罩全書。

關妮天真的行為的確有帶來那麼一絲輕鬆的語調,但她的天真直率對上的卻是母親的斥責與鎮上人的閒語,在隨關妮漂浮在她富滿想像力的繁星下的瞬間,也是掉落的瞬間。

因此書裡一直有一種魔幻的氣息,薄薄的不是很明顯,關妮是否真的會飛?是否真的看得見那些沒有生命的物體對她張開了嘴睜大了眼?這些也都有種薄薄的不明顯的魔幻感。我只覺得這更讓人感到鬱氣,母親對關妮的不友善,關妮的反應與她仗勢的姐姐相比,顯得少了點人味,關妮大可對母親抗議,大可像我們都有過的懷疑不是媽媽的孩子的無聊傷心,但關妮沒有,只是想著飛行的事、想著別人的事、想著家族的事,惟獨少了想她與母親的事。

那淡淡的魔幻寫法,就像是逃避。逃避不喜歡的肉食,逃避男生的無禮與無聊,逃避沒有朋友的失落,逃避母親的偏心,逃避人生裡那些不愉快。

這很像是青春期會發生的事,只是十六、七歲的那些憂傷,多半是因成長的轉變而造成的心理因素,但書裡的發生的事就有如戰爭,沒有人想去打戰,戰爭仍是發生了,死去的人在活下的人心裡留下永不散去的陰影,活著的人從戰場上帶回了糾纏一世的黑狗幽魂(書中提到有黑狗是一種代表憂鬱症的說法),無可奈何的人生入口,他們被迫走進,然後再影響下一代。

得面對這一切的關妮才12歲,一個即將步入少女階段的小女孩,在青春正要開始的初芽時期,就表面上或許這很殘忍,我卻覺得這是作者的仁慈,在幼年裡尚存的天真裡,痛苦的事可以像童話故事,夢幻模糊,有如半夜作了惡夢,疼愛的臂膀會擁著她,為她趕走噩夢的野獸。
書中的景色描寫,多數帶有關妮富想像的孩童色彩,只是輕軟的口吻也掩不去那點點愁緒,彷如童趣般的強烈線條被塗上了憂愁色般的淡色調。

然而這並非極度悲傷的故事。

關妮仍擁有許多的愛,一直包容全部的爸爸,還有奶奶、蘿兒姑姑、希安阿姨,離她遠去卻永遠在她心底的人...只是她終究得明白人生,並非她想像的那樣。

一個人的不幸都是有原因,瞭解、選擇方法去面對接受,悲傷或許終將褪去顏色,潔白等待再度上色的未來,便會出現。

 


感謝晶冠出版提供試讀



    文章標籤

    成長 人生

    全站熱搜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