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九日のレシピ.jpg 

伊吹有喜 著 / 梅應琪 譯
新雨出版

用湊巧是不太恰當,也不太禮貌,但一個跟我好要好的朋友的父親就在前一陣子過往了,這個消息我不久前才知道,當時在電話中,朋友的心情很平靜,我們還聊起了七七四十九日的意義,朋友說:我們做子孫的,無法為親人在世的善惡評斷,但這七七四十九日的法會是他們的心意,雖然無法直送父親上極樂世界,但至少讓他安詳離世。

朋友的話,讓我感悟,其實死亡是件很平靜的事。
生者衷心祈求亡者走得平順、喜悅,亡者也同樣希望生者可以放下悲傷,抬起胸膛繼續往前走,死亡不是毀滅,不必如此悲觀。
同樣的善念,讓身處忘川兩岸的彼此,因微笑而微笑,而非牽絆。


《四十九日的秘方》,裡頭裝載的都是很平凡簡樸的東西,亡者乙美、喪偶的熱田老爸、老公外遇而回老家的百合子、來幫忙的更生少女井本與巴西青年春實、得理不饒人的珠子姑姑、游移不定的老公浩之與蠻橫的外遇對象亞由美、日漸朽老的婆婆....然而這裡頭有一樣很閃耀,也是最吸引我的東西。

乙美留下的卡片訣竅集與足跡筆記。

我很喜歡看各式插畫與圖畫,特別是手繪圖,彷彿可以從那不完美勾勒出的線條看到那隻握著畫筆的手所散發出的生命力,尤其這還是個希望贈送出去,祝福的禮物。

有位譯者說過在日本,日本人並不特別喜愛看翻譯書,就有人回答:日本已經有那麼多優秀的作家,看自家人的書就看不完了,哪來的功夫看別人家的書....這話當然是玩笑話,但也是事實,這其中最大的原因,大概是那種輕鬆幾筆就勾勒出的人物形象,以及宛如代替筆下假設角色靈魂的人性描寫,真不知那股輕鬆感是怎麼辦到的?怎麼可以讓人既輕盈又濃重。

這本書也給我同樣的感覺,我很喜歡笨拙的熱田老爸,心情沮喪的熱田老爸看著妻子乙美畫的卡片上的自己及女兒百合子,試著做起卡片上寫的打掃訣竅的那模樣,一副發現新大陸的樣子,真是可愛啊。

要講述這本書的感想,我真的覺得好難。
因丈夫外遇跑回家的女兒,對妻子生前的最後一面卻大聲吼叫的熱田老爸一方面感到懊悔沮喪,一方面又擔心女兒,可是他自己也是滿腹疑問,到底什麼是愛?一個失意一個沮喪,完全就像姐姐珠子最後講的那句:「父女兩個還陰沉得不得了。」

而少女井本與青年春實是這對陰沉父女的天使嗎?

其實就全文來看,也不像,倒比較像是替天使送禮物的信差,將那本滿滿愛意的手繪卡片集的意義傳達出去。

前面充滿輕盈的種種感受,最後全流向取代法會的宴會上,濃重且滿載思念,只是我沒想到作者最後還留了一手,真假之間就像站在那條分開夢與現實、過去與未來、正常與瘋狂、彼世與今世的交界線上,不是讓人很肯定。

我唯一可以肯定的,不管我們長得多大、變得多老,仍在各種結束中學習,在跌撞間面對死亡,在送別裡學習釋懷,在悲傷後懂得珍惜。


嚴格說,這本書沒有什麼很明顯的主線,為乙美辦場送別宴會的確是最終目的,可是來幫忙的井本與青年的身影很清淡,而重要的熱田父女則是很混亂,唯一要說書裡最顯明的就是乙美總說的那條分開彼世與今世的河,明明是在說死亡的事,卻營造出一種愉快的氛圍,怎麼搞的....害我好喜歡這本書。



不知道是不是被這有點特別的氣氛影響,突然覺得這首歌好適合我現在的心情

當然這個經由湯川潮音翻唱的版本和原曲是非常的不一樣,我覺得改得有點鄉村了

好或不好就隨人了,至少很像我現在的心情

有點陽光有點高興可是又有點莫名的怪怪

 

 

 

    文章標籤

    死亡 手繪

    全站熱搜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