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莉‧康迪 著 / 甘鎮隴 譯
尖端出版

在第一部《配對》裡,我看到愛情的萌發,小心翼翼,深怕那尚顯稚嫩的珍貴感情會被破壞。
藉由愛情這樣單純的事物,我窺視到一座以理想運作的國家,是多麼井然有序、和平祥靜,只是我從人類身上學到最多的,就是越平靜的表面,底下的波瀾越是驚人。再完美的制度也無法消弭情緒這無法分割的人性之ㄧ。

第二部《交錯》依然延續著愛情,然而愛情不再純粹的如一顆只綻放光芒的寶石,它開始折射出不同的色彩,

初嘗愛情的時候,妳彷彿盲目,卻能看見他所有的美好,或是把他所有美好的特色看作一個美好的整體。然而,當妳把所愛的人看成好幾個部分、好幾個為什麼─他為什麼像這樣走路、為什麼像這樣閉眼─而妳也能喜愛那些部分,這就立刻昇華成更複雜而完整的愛。

同樣,社會國也不再只展現平靜祥和的單一面相,隨著交錯在卡希雅追尋凱伊的步伐、以及凱伊探索回到卡希雅身邊的路之間,社會國反映出一種由赤紅大地與昏橘天空融合出的漠然。和平的真相是,把不聽話、不符合規定的人送上戰場,讓他們與社會國的敵人互相消滅。

當世界上的人不再有差異的想法,也就不會再有破壞規定的人,一切平等、公正。但,若這不是人們所追求的?那麼人們到底還要什麼?


前幾天我看到一位譯者談到翻譯、作家這類的自由工作者,銀行借貸、申請信用卡,甚至租屋之類的事,容易受到刁難。
現今世界裡的物品、服務,甚至技能、學問能力,都能以金錢訂下可預測的價值,唯有創造無法預計,沒人知道你能獲得什麼?又能得到多少?
可是還是有許多人投身這類行業,人們雖認同金錢這樣穩固的保證,卻也割捨不下美好事物的必要。

我曾反覆聽著一首曲子甚至潸然淚下,也曾看著一幅畫而沉默許久,更不用說因閱讀了書本上某個段落而感動莫名,然而建築的壯麗與奇想,那大大小小經由雙手創造出的陶瓷、木雕、石刻,我們親手埋下種子,茁壯而成的芬芳花朵.....這些事物,就如書中的詩,美麗又獨特,卻也危險,因為那都是欲望的可能。

他這種人在社會國毫無立足之處,我心想,這種擁有創造能力的人。他能人所不能,能做的事充滿無比價值,但社會國根本不在乎。

因成熟的大人們說這些東西無益於生存,這些東西不能讓你不再餓肚子、不能讓你不被風雨侵擾、不能讓你得到好的地位與收入,更重要的是這些東西不能讓你免於末日的到來。但當你孑然一身,在峽谷裡看到農夫們留下的書本、詩句,洞璧上的圖畫時,你知道不再飢寒之後,你仍渴求著什麼。


系列作的第二本的定位向來曖昧,它不會有開始的韻味,也不會有結束的驚險,因任何事物想迎向不同的未來,都需要轉變。
《交錯》雖延續了卡希雅與凱伊的愛情,卻不再有《配對》裡那暖暖的兩小無猜,兩人的感情面臨一種新的境地,更深層的心靈,也面臨決定。過去,他們沉默,如今他們逃開了,那麼他們能為自己及世界做什麼?

隨著兩人交錯的立場,成長在滋生,也多了一種夜降臨前的昏黃滄桑,那句「曇花一現之美」彷彿就是在說這個時刻,即使:

六月初夏
風之手指─突然掃過─

他們在茂密的草叢中腐化─
眼目無法察覺之地─
但上帝能傳喚每一張面孔
從祂那張永不作廢的名單。


他們仍想伸出手,親自握住未來。








    文章標籤

    愛情 反抗 轉變

    全站熱搜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