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卡洛斯.魯依斯.薩豐
譯者:葉淑吟
出版社:皇冠文化

 

「有時最真實的故事往往只存在想像裡。」
「我們只記得根本沒發生過的事。」

這兩句瑪麗娜對奧斯卡說出的話,我跟著小說劇情不斷咀嚼著,直到最後才似懂非懂。
若無經歷過那些會深刻在心的傷痛、幸福,我懷疑有誰能真正瞭解這兩句話。


我不知道要用什麼話語來形容我對此書的喜愛,它讓我想起閱讀《第13個故事》的優美與憂愁,和那不可思議、如夢如幻的古典氛圍。
幾要躍出紙上的生動描寫,我宛如可以看見每一雙眼神,他們走過的身影、頹圮的建築、敗壞的庭園、邪惡黑暗的溫室.....
唯一可惜的,地理白癡的我實在無法完整地將腦海裡猶如迷宮錯綜的街道巷弄排列出來,那就像是一張我永遠看不明白的地圖,激得我簡直要跳上飛機,衝進巴塞隆納這座與過去交織成的現代都市,一探書中人目光下那一幕幕物景。

然,我卻逐漸陷入沉靜,心開始痛了。


瑪麗娜與曾是畫家的父親居住在曾經繁華如今荒涼的大宅裡,相依為命,與過去作伴。

「藝術家不是活在未來,就是活在過去;永遠不是活在現在。海爾曼活在回憶裡。那是他唯一擁有的東西。」

瑪麗娜與活在過去的父親作伴,直到遇見突然闖進他們孤單生活的少年奧斯卡。但他們卻不是這本書的唯一主角。兩人的相遇揭開了一段被埋葬的故事。
萌發的友誼促成了這對少年與少女的偵探組合,只是他們,也許我也是,根本沒想到這個以為被時間洪流帶走的老舊故事是如此的瘋癲、感傷,充滿愛卻又背離。彷彿是鐘樓怪人與歌劇魅影相戀的故事。

明明是如此美麗的事物,為什麼會變成如此?
哪怕擁有愛,也無法改變,這些無奈是一聲又一聲的嘆息,永遠不停歇。


曾經有個才能優異的孩子誕生在漆黑無日的地下道,生命中之愛逐一背他而去,因此他向上帝發出挑戰,他發誓要奪回那些被帶走的生命,但他仍是輸了,因他帶不回任何一縷靈魂。

《香水》葛奴乙的癡迷與他的瘋烈有如兄弟。惡魔的種子種在他們的體內,他們渾然無覺,又或視若無睹。

他相信生命會給我們每個人少許的真正幸福時光。有時只有幾天或幾個禮拜,有時幾年,端看我們的運氣。那些幸福時光的回憶陪伴我們一輩子,它就像個回憶的國度,我們餘生一直想方設法重返,卻都功敗垂成。

心痛隱隱發作,我不想去深思卻不得不瞭解到我們就和書中人一樣,瘋狂追逐,卻只是一種癡。
真心真意的愛,掏心掏肺的付出,真的得不到一絲美夢聚成的心滿意足?
老話一句:人無法逆天。
該失去時,只能放手,即使內心的平靜已不在,追求的答案也已死寂,人世的無奈,只能掩飾在風聲裡。


這本書很難定義,它既古典,又魔幻,既邪惡,又悲哀,既孤獨,又幸福。

我常在書裡補捉到一抹熟悉的感覺,可是一個眨眼卻又消失無蹤,就像香水瓶裡裝著繽紛的氣味,緩緩交纏,掀開瓶蓋,飄散出的芬芳卻簡單大方。似曾相識的元素,就像某種特色,神奇的是這些特色自然地融合在一起,既不特別新穎也不塵俗,卻韻味十足。

若問我那瓶香水的顏色,我想那大概是像是霧般的冰藍,攪動中會看見一絲的羞粉,與忽隱忽現的金黃。


我極同意最後奧斯卡對成長的體悟,
時間並未增長我們的智慧,反而讓我們愈發怯懦。

對我而言,無法面對,或許是將真實藏在想像裡的原因。
怕失去,但我又怕失去什麼?我實在不想明白。我想握住什麼,但又疑心重重。
我記得那些都是空幻的夢,我以為會發生,但真相是我根本不會行動。

在經歷可怖的事物、珍貴的情感、生命的既定,我是否也能明白懦弱不算什麼。

只要走下去,必會到達盡處,我真心希望那時我能微笑。




個人小小感想:

天知道《風之影》躺在我的書箱裡多久了,我一直不明白當初為什麼一直有人推薦我這本書,直到我今日看了薩豐這本早期作品,我才明白:若你未曾去翻閱永遠都不會知道錯過了什麼。

 

從看書到寫心得,我一直在聽Lana Del Rey 的專輯,她的聲音真迷人,而且那聲音微微憂傷真的好適合這本小說。

    文章標籤

    愛與友誼 驚悚與瘋癲

    全站熱搜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