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悲劇
作者:凱琳.史勞特 Karin Slaughter
譯者:廖素珊
出版社:小異出版


就受害者的身份這樣的表面上,此書的確是少女的悲劇,但骨子裡,我會說:這是孩子們的悲劇,尤其是不得不身心缺陷的他們。


這天,一如尋常的日子,除了艾碧蓋兒‧卡波諾被總是偷腥不斷的丈夫害得沒臉去面對朋友,只好取消等會兒的定期聚會。
已然麻木的夫妻生活裡,她只能透過手機像抱怨生活的瑣事般控訴丈夫的行為,一邊檢查信箱,思考所有的事務是否都完成了?
之後,這個女人發現她家的大門沒鎖,邊窗被打破,地板上的血腳印,她驚恐地衝向女兒的臥室,震驚地發現家具被打破,玻璃碎散四處,而她的愛瑪躺在走廊盡頭的一灘血泊中,一個男人手拿尖刀正俯身看著她的小女兒。
與男人的搏鬥中,艾碧蓋兒除了直覺的求生意志外,更想起女兒漂亮的臉龐、甜美的笑語,最後她殺了那個男人。

事發經過是如此,事實卻非如此。
血泊中的少女不是愛瑪,母親殺死的兇手也可能不是兇手。

這是偵探小說的技倆, 但凱琳.史勞特寫的卻是貨真價實的犯罪。就如《虐殺三聯圖》給我的印象,《少女的悲劇》依舊是個簡單的故事,沒有錯綜複雜的動機與手段,只有悲哀無名的深沉人性。

在這世界上,不需要有多少惡人,只要有一個魔鬼拿著糖果與鞭子等待著那些路過的脆弱心靈,再罪惡的犯行都會有人為其完成。這些染上血腥的犯罪者可能只是孩子,可能眼神裡仍透著天真單純,他們隱約明白自己缺少了些什麼,卻在摸索的路上先遇上了魔鬼。

可悲的是,我們盡力生活,照顧家人,養育孩子,細心灌溉夢想、事業..卻無法解釋為什麼會有一個惡魔出現在我們的生命中,將一切毀滅。


當你孩子仍活著的時候,你要如何哀悼她的死亡?

書中有段寫到艾碧蓋兒對自己母親的心態。她對母親總是沉著冷靜總感到惱火不已,她做很多事想讓母親感到驚慌失措,即使是這個當下,她心裡明白母親只是想幫助她,但她面對母親時,那種叛逆心態卻那麼容易地又重燃起來,她不懂為何和父親的相處就簡單多了,她很輕易地就能在父親肩上哭泣,而非母親?

這讓我想起「堅強」兩字。
艾碧蓋兒不想成為像母親那樣堅強的人,她逃避,接受父親的寵愛,卻在女兒與丈夫的相處上看到自己,但她仍舊在抗拒成為一個堅強的人。
當一個堅強的人是份很苦的差事,不能恣意依靠,不能閃躲不理,得多克制內心的恐懼逼自己去面對,我想我們多數時候都在逃避成為這樣的人,有時連責任義務都無法逼迫使我們去堅強,但是愛卻可以。

重生的路很漫長,歷劫歸來的人要如何驅散內心的陰暗,堅強肯定的溫暖雙手想必能傳遞出些許的力量進入那始終低鳴濕冷的心裡。



此書是以威爾‧特蘭特為主角的第二本系列,在初登場的《虐殺三聯圖》,作者略提了威爾的受暴、孤兒長大的成長背景,以及他的讀寫障礙。
在《少女的悲劇》裡,多少透過威爾這樣有點古怪的男人,說出有讀寫障礙的孩子的困境,社會與同儕代給予的負面歧視,在沒有父母親人的扶持下,要多努力才能讓大家接受讀寫之外的他?

換個角度去想,那些自在地歧視他們認定笨拙的人事物的行為下,是不是包藏著一顆恥於承認無法解決、面對這樣的狀況的羞憤之心。









    文章標籤

    讀寫障礙 威爾特蘭特

    全站熱搜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