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葉揚
出版社:時報出版

 

人跟人之間,蜘蛛精是否存在,不見得。
但,確實存在著千絲萬縷。

就像書中某對始終無緣跨進愛情那門的男女,他們凝視彼此的那目光,如蠶絲細線。

勾纏兩人的那絲線,若有似無,唯有偶時的反光得以證明愛情確實存在,曖昧異常的電流在目光之間來回緩流,愛情是這麼的簡單,僅需一個眼神。
是即時雨,是綿綿細雨、是暴雨....全是愛情來時的模樣。

但是,是要歸咎於人心複雜嗎?
那些雨景看起來,為何總是帶著陰沉的氣息。


乍看書裡各人,以為主述者是「愛情」,冷靜回想才頓覺,我與這人相識,他與那人來往,向來就不若愛情那般簡單。

除去愛情的絲線,建立在各種感情、思慮上的關係,就如蜘蛛織的網,以千萬的姿態密密地疊著。

在「誰愛誰」的理所當然裡,多少人只因愛而享受?
當你我開始考量,不管承不承認,心底總要一個果。



這本書是關於愛情的短篇故事集,但我更喜歡把它當成是冷靜的旁觀者所寫的愛情散文。

疏離的筆調,彷彿舉起雙手隔開眾人,推說著:這與我無關。這只是乍看時的感覺,越讀下去會發現,葉揚的文字裡有種乾淨俐落的快感,讓我想起了深雪這個專寫奇異愛情的女子。

感情這事,沒什麼創意可言,可是卻殘酷的不得了,可我偏要把這份殘酷當成有趣的事。
深雪書裡的愛情有一種凌厲的赤裸裸,葉揚的文字溫暖多了,她們的風格不同,卻同樣讓我心頭浮現一種灑脫,對愛情嫣然一笑的那種。

某一篇裡,對於單戀下了一個結語,「不過就是禿頭男子,熱中地研究髮型雜誌那樣而已。」

看似殘酷的事,換個角度,反而有怪誕的趣。


我是個極端的人,對於愛情,沒有後悔、錯過、遺憾這類的灰色模糊,只有交往或分開而已。
愛上一個人,喜歡一個人,說盡天下的話也比不上一個感覺的萌生或消滅。那些失意的故事,像黑暗的寄生蟲,不適合存留在喜歡悲觀的人心裡。

所以我寧願像白馬王子那篇裡的那個男孩子,糗事發生過就算了,甩甩頭揮揮手,繼續往前。
雖然我也得承認,有時打擊的重創的確很難癒合,可越要像個成熟的大人處理事情,卻反而越複雜,越要叫自己堅強振作卻越無力,還不如把心思放單純點,用青春期的單純腦袋衝撞、嘲笑。

大概我還像個孩子吧。
我感覺不到愛乃萬惡的的深淵,只是忍不住想著,為什麼要一直耿耿於懷.....黑鮪魚快絕種了,改吃別種鮪魚不行嗎?一定要死守在這段感情裡,然後和黑鮪魚一起在這世上滅絕嗎?

你可能懷疑我的豁達,但我的確是這麼深深地覺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懸光 的頭像
懸光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