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ss-the-universes1  

作者:貝絲‧瑞維斯 Beth Revis
譯者:待補
出版社:尖端

 

移民外星球,有沒可能是多數地球人未來的夢?
潛意識裡我們大概都有「萬一地球不行了就離開吧」的想法。
拋下不再適合居住的地球尋找另一個能再度重新塑造成理想中世界的樂園這種可能的選項。
不是不行,只是有點悲哀與可恨。

但是,尋找新居或新樂土這種說法,似乎帶著那麼點傻氣的浪漫情懷,我們所知的真實世界不會這麼運轉的。

《星河方舟》裡所提出的理由或許更可信。

事實就是「美國拱手放棄」,為了加入「金額資源交換」。這個跨國聯盟只在乎一個東西:利潤。提供資金給全球醫療界是為了壟斷疫苗。支持單一貨幣是為了從全世界收取利息。
提供一批精英科學家和軍事人員所需的資源,讓他們能踏上人類有史以來第一次的穿越宇宙之旅,為了尋找更多天然資源─也就是更多利潤。

利潤的追求,就跟戰爭一樣,為了獲取唯一的定論,勢必得拿出看家本領,激發無現可能地去爭,而成果就是科技文明。
文明的每一次進步,往往出現於暴力與貪婪之後。
人類的潛能,來自欲望,是事實,也是永恆不變的本性。

現實根本不可能因浪漫而生,也不可能因腦中理想而完美誕生,所謂的以「最好的」方法來管理人,只會迫使一種情況產生─為了生存的變異。

 

科幻小說不討喜的原因,大概與女生對機械、電子、汽車這類東西不太容易有興趣感這類的情形有點像。

以青少年為主角的小說向來很適合作為打破障礙的入門。
在《星河方舟》裡,必然得出現的一些科學用語,就算一開始讓人有一丁點頭疼,但很快地,就會發現載著當時從地球出發時最頂尖的設備與人才,花了漫長的時間航行的神馭號,也不過是漂浮著千萬繁星的廣大黑海上的一艘小船罷了,那些會阻礙人們閱讀的艱深語法不過是些重複出現的物品。不管如何,故事、角色們、秘密、陰謀...都只能被困在被金屬牆圍繞的有限空間裡。

這本書讓我想起《顫慄異次元》。

同樣都是欲往新行星開墾建立文明為目的太空船,背負著希望朝不明的未來而航行。同樣都有自動航行的設定,但電影僅留下以小隊為單位的船員來負責運行的順利,而《星河方舟》則是僅冰凍將來負責開發行星的重要人物,其餘的三千多人將是必須在船上生活繁衍三百年的船居民。

想像一個人獨自在一個空間裡生活一輩子的情形,再想像一個族群在一個毫無出走機會的空間裡耗掉無數的一輩子,渡過幾百年的情形。我幾乎立即感覺到空間的壓迫感幽幽地從四面推擠而來,把流風、把聲音、把光線...全隔離,恐慌與絕望就像一種打算把自我像虛無的氣體,一掌拍散的力量。


被冰凍的人都是屬於重要的科學與軍方人員,艾美則是因為父母的特別要求成為一同被冰凍的非關鍵人物,但她卻被人莫名地解凍而甦醒過來。在她之後,船上便陸續發生冰凍者被惡意解凍而失去性命的事。

因為船上曾發生大災難造成人口銳減,而開始有了領導制度,負責領導全船的人除現役者稱為大長老,負責不同年代的學習者則稱為長老。
但這位少年長老前的那位較為年長的長老,本該教育他的師兄卻死了。

小說劇情以少女艾美與少年長老兩人的視角交互展開,故事的中心點即是殺害冰凍者的神秘事件,進而誘發船上這個小世界的秘密。

青少小說的情節發展幾乎都很單一,就算有分線也不會太過複雜,當你用十幾歲人的角度看事情時,不足的經歷體驗,有時反而會讓事態更直接更接觸核心,因為你不會想太多。

因此在神秘事件一再發生,與船上為了因應封閉生活所必須採取的特別之道,這兩衝擊下,艾美與長老越來越質疑大長老的做法,是否太過藐視「人類擁有自主靈魂」這個基礎?

習慣複雜思考的人,最後可能都會覺得這個故事,很簡單。
但就如我喜歡《顫慄異次元》這部電影的原因,背後的隱意更吸引人。不管是電影或是小說,為了活下去,為了適應太空船狹隘的生存空間,人類必須改變進化,這不自然的改變卻是令人驚懼的源頭。

神馭號,以神祝福其好運而取名。
或許開始是祝福,最後卻彷如詛咒,人類只知提供漫長歲月所需的物品,卻完全忽略心理層面的準備,或許探勘新資源的美夢太過美麗讓人忘了...人類會因孤獨絕望而發狂。

大長老的部分論點,不否認的確有其道理,發狂的群眾會危及船的安全,就某個層面來看,他們經過百年的世代交替,早與地球毫無關係,但他仍忠心地執行著神馭號所背負的任務,讓船上的所有人到達目的地。

或許這場太空夢只是漆黑銀海裡的一粒微塵,人類這族群的縮影也不過如此。為了利益,滿口謊言,四處暗藏秘密。

抬頭看見白雲在藍天裡變幻,風呼然地吹過手臂,雨後的青草味,露面的烈陽,軟濕的土與乾萎的葉子,花爭豔地散佈著,人聲中有各種情緒,機械的轟隆隆,這世界不曾休息,不斷改變。

唯一恆古未改的,是掌控。就像大長老發現的藥劑,他想到了控制的好處。

但這並非此書僅有的,在最後還暗藏了一個我個人深覺非常卑鄙自私的微小爆點,那感覺簡直像被背叛了,但我只能嘆氣地說:

即使身處如此不自然的環境裡,青春也仍舊存在,只屬於那段歲月的傻事仍舊苦澀、難以壓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懸光 的頭像
懸光

火星電台正在播放地球音樂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