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你之前s  

作者:喬喬˙莫伊絲 Jojo Moyes
譯者:葉妍伶
出版社:馥林文化

 

我以為我夠冷血,再感人還是很有自信不會哭,事實上我也的確沒哭,只是眼角泛淚,還有心頭很酸而已。


最後,「人生無常」這四個字重重地壓在我心上,為這故事劃上句號。

面對死亡,我或許可以說無懼,但是意外?我才發現我竟沒有設防過。即使買了保險,設想突發狀況,預留錢,但我仍不知當意外發生時,要如何去面對,要如何去教其他人面對。雖然這不是我的錯。

惡意的,不小心的,間接的...大大小小的意料之外發生在四周,我不知道下一刻我會是如日常的做自己的事,還是發生扭轉我一生的事,但我仍會如常活動,就算我知道隨時可能發生什麼,這是勇氣嗎?還是我只是做著「活著」就該做的事?

威爾告訴小露:只要活著。
我想,面對無常,只有這句話才是無敵吧。

即使有人做了不同的選擇,那可能也是因為他們太過於記得「活著」的美好了。

 

僅兩頁的序幕,大致可以帶出威爾‧崔諾這個人有著什麼樣的人生,以及他謹慎的個性。
就因為如此,我深刻地體會到人生有多無常。

書中以露薏莎,小露的視角述說,僅有四段各以威爾的父母親,及負責醫療的護理員納森,和小露的聰明的妹妹卡翠娜的角度,短暫地接手過。我得說當我讀到他們四人的部分時,有點小小鬆了口氣,那感覺就像當你沉浸在某種情況或思緒裡太深入時,得像靈魂出竅一樣,突然空白一會兒,才能再聚集心神繼續下去。

工作六年的咖啡店因為生意競爭、父母年邁的緣故,老闆打算回故鄉而決定結束營業,對於小露而言,這無疑是失去最喜歡的工作,更是突顯她的工作歷練之乏善可陳。

小露所居住的小鎮,以城堡為景點的觀光業為主,難聽地說如果沒了以古老支撐的這座大城堡,這座小鎮大概會像即將入冬的樹葉,掉得一葉都不剩了。難怪威爾總是說她,怎麼有辦法待在這個鳥地方這麼久!

威爾的母親雇用了小露,可以說是場莫名其妙的及時雨,也同時打開了她與威爾的兩扇大門,但我感傷地想,雖然兩扇門都可算是通往純淨美好之地,心底卻總掛著一滴遺憾,悲傷得讓人不知是對或錯。

車禍造成威爾四肢癱瘓,他的身體被剝奪了意志,只剩靈魂困在虛無的空間裡,但病痛並未因為身體失去了知覺便遠離,威爾就像靠著一塊腐木在海上漂浮的人,他要為了什麼而活?要為了什麼漫漫等待那個不知何時才會出現的該死的海岸?

雖然她才二十六、七歲,不過幾乎一生都是在小鎮渡過,這樣的女孩一身的怪品味,出現在見過廣大世界的威爾面前,她能給威爾希望嗎?再度去思考「活著」的其他意義嗎?

我幾乎是都到了最後一頁,還摒住呼吸地期盼有改變的奇蹟。


這本書好看到,仍不時還會想威爾與小露的對話,那感覺就像想起某段美好的回憶。

兩個人用鬥嘴的方式互相鼓勵對方去突破現況,表面上看起來很陽光,但那是冬日之陽,晴朗的天色總有一絲蒼茫。

威爾曾對小露說過:這不是我要的生活。我永遠不會甘願變成這樣。

許多勇士選擇接受命運,改變原本的生命之路,他們的堅毅讓希望破冰而出,但威爾的悲傷卻深深的感染了我,我不知道我認不認同他的決定,如果我愛他,我希望他活得幸福,但他卻說他很快樂卻沒辦法感到幸福,因為他不是那種人。

是否可以把威爾的固執視為一種深刻的透徹,這其中涉及了很多論點,就像這陣子以來爭論的多元成家,人人各有其看法,最簡單地看一點,就只是愛而已,我認不認同其實都無所謂,只有必須選擇時我怎麼選而已。
他將幸福的權利給了小露,或許就是這樣,讓人還有勇氣擦乾眼淚,抬頭面對同樣的冬陽,繼續往前走。

雖然他說不要太常想他,我還是不時會想起。

人生中最美好的...大概就是這樣一點一滴焠鍊成的。

 

另外,透過此書,我更感悟一點,面對身障者,除了一點體諒與關懷,我們更應該學習去尊重他們的自由意志。

 

 

不知為何,總是浮出思念這兩個字。 

    文章標籤

    感人 愛情 癱瘓

    全站熱搜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