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久遠
插畫:木言
出版社:角川書店

 

兩守祭分為潔式與晦式,在春秋兩季各自舉辦七天,合起來共十四日。兩守村人習慣以歲一至歲十四稱之。

台灣的東北山區有一村叫作兩守,每七年會舉辦兩守祭;春季的稱為潔式,秋季的稱為晦式。村裡龕姓、龔姓、龐姓龍三家,七歲至二十一歲的孩子每七年就要從中選出分別代表潔式與晦式的兩守,引導佑護村子不被水鬼侵擾的雙子龍輪替。潔式迎龍出山,晦式送龍離潭。

雖是虛構,台灣或許真有類似的傳統,畢竟台灣的廟宇美麗又豐富,每處地方都有在地傳說,若說真有個兩守村似乎一點也不奇怪。不過台灣的慶典多偏向熱鬧喧囂,可書中的兩守祭卻帶著濛濛的意境,頗有日式風情,清清淡淡的將滋味暗嚼於心底的內斂。

作者的筆調帶有日文小說特有的那種不煽情的清淡氣味,彷彿在輕柔的日風下,看見台灣廟宇的色彩,以及慶典的影子,我很喜歡這樣的寫法,更加襯托出龐常禰與龔辟紋,女孩與男孩,之間有如水彩畫般,若霧若絲的情意。


水鬼與遺族。
他們的關係只剩下這層定義。

龔辟紋的姐姐在七年前的兩守祭被洪水帶走,至今仍找不到,當時的潔守是龐常禰。七年後辟紋與姐姐幸紋一樣,同樣被選為晦守,而潔守依舊是龐常禰。

常禰在村中的人緣一直不好,她不擅表達情感,難以親近他人,自從幸紋那件事後,村人就越疏遠她,堅信那場洪水是因為神龍發怒的那一派,特別是幸紋的母親,始終認為是常禰害的,因為她是水鬼。水鬼會帶來災厄。

辟紋是幸紋的弟弟,所以他們之間註定存在衝突,所有人都這麼想,這麼認為,他們的好意或壞意,全明確地告訴男孩與女孩不必也不應該有任何接觸。直到他們都被選為潔守與晦守。

看後記,此書是《潔》,還有《晦》篇,在潔式結束後,男孩與女孩之間從春季到秋季會發生什麼?作者會如何安排他們?老實說我並不是很好奇,因為我已經很喜歡《潔》篇的結尾,對我來說,感情很多時候是一種機會與選擇,並不是非要結果不可,留在心頭悸動不已的那種回憶很動人,當然能修成正果是最好,可如果最後只會留下悲傷的記憶,我寧願當初放手。

大雨帶來的災難可訴之於神明或是自然現象,失去女兒的傷痛卻不能,這個痛需要的是活生生的出口,接受自己就是水鬼的常禰也接受了辟紋母親的恨,所以她與辟紋之間有一條世人不能跨越的異界之線,他們絕對不能碰觸。

看他們兩個人一個有苦不能說,一個默默忍受,我心裡的確有點急但又能理解,年代即使已經大不同,但也只是變的稍微不那麼嚴重而已,人藏在心裡的執著無論何時都能將他們所不認同的一切劃割開的力量。

不過,在我看來,辟紋與常禰,也只是需要一點勇氣而已。


潔守的七天,歲一「分守」至歲七「迎龍」,常禰與辟紋巧妙地以各自的視角交互交待這七天裡的情形,有他們的現在,與隱藏在他們心底的過去,回憶與如今。

兩守祭與幸紋這條分界線,也暗藏了一些過往,越往後讀下去,逐漸漫起懸疑的氛圍,雖然到最後只是無傷大雅的事件,但就像剛開始以為只是笑鬧而已,卻愈來愈變調,玩笑裡不知不覺開始滲入認真,一時的不滿逐漸擴大,無傷大雅的作弄卻變成了欺凌,我並不覺得這是個能一笑置之的錯誤。

閱讀的過程裡,總是清清淡淡的,可能是因為主角的個性,不過現在為了寫心得回想內容,才頓覺這本書正散發著陣陣的餘味。

每樁心事都有譴責、理解的部分,然而這些心事交織成呈現在他們面前的事實,誰要當被傷害的那人,又誰願意去原諒,在雲淡風清的日常裡,這似乎就是我們時常在面對的生活。

 

 

 

 

    文章標籤

    輕小說 抒情 祭典

    全站熱搜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