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y  

作者:紅玉いづき
譯者:江宓蓁
繪者:小川 子
出版社:台灣角川書店

 

無論是真實、虛構的,在創作者的眼下,馬戲團似乎散發著魔幻的色彩,以及,彷彿著迷的殘缺的美感。

表演者與觀眾之間,有一個寶盒,裡面裝藏著牽動彼此的太多、複雜情感,書中描寫到觀眾彷彿金色丘陵,在上空飛騰的空中飛人每放手一次就像穿破雷雲,作者處理這些情感的語調好像是遙遠的未來,卻又近在眼前,真實的情緒化作實物,卻更顯虛幻。

馬戲團在我心中,是個漂泊的瓶子。人人都想看瓶子內的光彩,但是為了讓人們都能看到,那些不屬於世間的必須保存在瓶子內,日夜漂泊,讓人們觀賞癡迷,相對應現今的經濟社會,任何型式的表演都是為了這個目的,人們的目光將瓶子的型式永久地保存著,是不自由,但書中的少女們,對表演的熱情與渴望,她們的藝術與奉獻,更是絕對美麗的,如同我們從電視看見每張對表演難掩欣愉與期待的笑臉,無論他們將站上舞台展現什麼,痛苦與快樂,會化成甘願的幻彩,金色的波浪,那讓人看不見金色底下的黑,這是將一切奉獻給舞台必要的覺悟,無懼甚至無視,只能飛翔。


我不知要怎麼形容作者的筆觸,最初的印象的確是輕輕淡淡的,不過這一向是日文小說给人的印象,不會在字句間找到易於煽動人心的波濤字眼,再強烈的情感都會如水如風的溜滑過身體。但作者筆下的這個故事,有種近未來,不像在日本,不像在任何地方,我可以想像在任何地方,將會出現一個為表演奉獻所有的少女馬戲團,不是人們的目光造就了她們,而是這座馬戲團就是她們。

少女,有時給人一種無機體,她們是人卻又像另一種存在,在她們的心還未蒙上世間的塵沙之前,身體輕盈,無限活力。相對的,她們無需思考,所以有時也很殘忍。

與其說作者虛構了一個地區,不如說作者輕描淡寫地將經濟世界裡的某種面貌寫了出來,一個幾乎只為娛樂而存在的城市,賭場以及為了招攬客人而應生的小小馬戲團。

在博奕特區的發展下,馬戲團漸漸成為這個特區的象徵,也因此創立了培養特技人才的學校,但能成為登上舞台的演出節目的人只有第一名的精英,其餘的人只能成為在旁輔助表演的藝子,以及階位更低的針子,雖然當她們離開馬戲團也多有很好的發展,但人人都想當那閃耀的唯一。

無數的少女歷經了憧憬與挫折,最後只有擁有出眾的容貌、在競爭中獲勝的人,才能冠上古代文學作家的名字,躍上舞台。
這是少女馬戲團。
這是一個沒有小丑的馬戲團。


第八代聖修伯里,以《小王子》作家之名為繼承名號的空中飛人,片岡淚海。

小說中分為四幕,分別以淚海的雙胞胎妹妹愛淚、馴獸師卡夫卡、歌姬安徒生、淚海為主述者,她們的意志與馬戲團息息相關。她們個人的生存意願讓人想起一個問題:作為一個表演者,所願意付出的有多少?

換成其他行業,這問題其實也一樣,我們願意付出的有多少?

成功與熱情其實很像,甚至可以說相輔相成,但是為了成功而做,與因為熱情而燃燒,願意付出的決心就有差別了。

少女馬戲團是一個希望,少女的期盼讓之永恆地閃耀著引人入迷的光芒,可一踏入其中,你得面對競爭的激烈,人生路的取捨,你的好勝心、嫉妒心,陷入黑暗的不自由,貪婪在背後的操弄。

捨棄與自由同等美好的事物,守住她們心目中那盞希望之光,繼承名號的少女們,想守護的,是毫無疑問的榮耀。

我不會成為舞台上的主角,至少可以當觀者,我幻想自己也同在化為金色丘陵的觀眾席上,反問自己會令我著迷的是什麼?是什麼會讓我也發出盛嘆的光芒?

唯有一種情況,如我這麼一個普通的人,也能透過某人某種表演,同感那流竄全身的激情,想必這位表演者所投入的心力絕非僅是喜愛而已。
將一生將全部都放諸一種熱情之上,這樣的人,並不自由,卻美麗異常。

 

 

 

    文章標籤

    馬戲團 少女 表演者

    全站熱搜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