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papM7uX-L-s  

作者: 維若妮卡‧羅西 Veronica Rossi
譯者:張定綺
出版社:大塊文化

 

她終於明白,過去的事不見得公平,但她還是相信它。她相信公平是值得爭取的東西。
 
當一個人至今的人生的全部都是安穩無憂的,要他相信外面有許多人僅是為了活下去而艱苦過日時,是非常難以理解的,特別是理解「差異」。
這不是誰的錯,人類會高估血性裡的暴戾,低估生存能力,所以盡心保護搖搖欲墜的和平,失去了思考的自由是必要的代價。
 
詠嘆調萬不得已得在外界生活,她才明白很多事,在恐怖的流火環伺下,她驚覺她竟然有能力活下去。許多故事裡,希望永遠是最後的救贖,因為在現實也是如此,這的確很千篇一律,但在這個前提下,能堅持下去的人才有機會去得知「希望」到底存不存在。
可愛的是,堅持到最後的人,可能會發覺是否有希望存在也無所謂了,就像詠嘆調一樣,他們已經是自己的希望。
 
被放逐的詠嘆調,必須在潮族與她之間選擇的阿游,他們有自己的任務與責任,他們選擇,未來他們該身在何處。
 
 
進入二部曲,詠嘆調為換取阿游姪子鷹爪的自由,接受夢幻城的黑斯的要求,尋找「永恆藍天」,一處永無流火的安全之地。
阿游找回詠嘆調,但潮族人不願接受她,於是她離開了阿游,與羅吼一同上路,消息指出阿游姐姐麗薇將要嫁的角族血主黑貂知道永恆藍天的下落。她要救回鷹爪,羅吼要帶回他的愛人麗薇。
 
取代哥哥維谷的游隼,一心只想讓族人過更安穩的生活,雖然期待永恆藍天是很不可靠的依賴,但他很清楚潮族不可能永遠待在族地,流火遲早會像毀滅其他族那樣天降大災毀滅他們,可管理一個族並非如他一心想為族人謀利就好,每天都會到來,生活都在繼續下去,日常裡有許多大小事他必須去解決,最重要的是,食物。流火帶走土地帶走生機,生活總在好一點時又結束了。
 
潮族的敵意,阿游的為難,詠嘆調選擇躲避爭端,她不能說她完全不在意,但傷害最愛的人永遠是最難的事。
 
經過首部曲,再看二部曲,進展非常的快,或許是因流火越來越猛烈,使得劇情的進展快了起來,很多問題都迫在眉睫,沒有等的空間,故事的最後他們終於知道永恆藍天的方向,為了最後的國度,可以想像最終曲一定更緊湊,因為二部曲的最後已經預告了啟程。
 
作者在景物描述上,很鮮明,其實角色間的對話並不多,更多是情緒與景物融合的畫面,因為書中人活在流火之下,他們的生息全與流火相關,他們的心情想法也都與之相連,因此我想沒有什麼是孤單不相關的,認同或不認同,都是必須待在流火底下的同一群人。
 
阿游始終懷疑自己能像父親與哥哥那樣照顧族人,雖然他沒認同過他們的作法,但饑餓總在威脅他做出選擇,莽撞間他還是走出了自己的路,曾經有過的懷疑不再困擾他,他終於可以確信他正在做對的事,我想這是因為他明白了他不會放棄任何一個人。
 
 
懷疑、不確定,很會折磨人,以為支持自己的人卻責罵自己也很傷人,這是很苦悶的事。
沒有什麼好答案,只有不斷地反問自己:對不對?我做得對嗎?
 
如果很確信沒錯,就要相信自己的選擇。
 
 
 
 
 
 

 

 

    文章標籤

    災難 末日 青少小說

    全站熱搜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