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_Marie_Lu_Book_cover  

作者: 陸希未 Marie Lu
譯者:廖琇玉
出版社:尖端出版

 

有時候我們像是出生在兩個世界的同一種人

反烏托邦的故事似乎已經變成近代的一種趨勢,無論是針對市場還是作家們骨子裡的那股反叛思想,總覺這些筆下世界已經越來越靠近真實世界了。

想想我是該感到驚悚的,我沒辦法樂觀去想未來這種集權控制的情勢會消失,或許有人會覺得現在年輕一輩開始有思想與反省的能力,但就目前來看,那些長年甚至是專業的操控者,很會利用「立場」這東西。只是真正的操控者不見得是政府或軍隊,非常有可能是財閥,而傳奇的英雄,恐怕不會出現,就算會有,至少也要等到人們不再驚慌失措。

一個誤會,一場衝突,一點利益誘拐,有同樣夢想的人就能分開,不能說誰變了或被利用了,人本就思想各異這一點,善加運用能把思想中的那微微差異放大甚至變成血恨,所以說人可以既合作又背叛,就因為立場不同,所以再怎麼不應該做的事都能成立。
他們想著雖然我們立場不同,但我們想做到的事是一樣的,所以沒關係,只是手段不同而已,事實上這時大家已經漸行漸遠了。

我們都有一顆好心與不懷好意的惡劣,但是卻像活在不同的世界裡。


與其說《傳奇LEGEND》有電影感,我覺更有遊戲的畫面感,這與作者在遊戲公司上班的經歷應該多少有所影響。

這幾年的遊戲除了講求精細度,在人物行動選擇上也開放了更大的自由度,有些甚至有龐大的故事內容,雖然幾乎是千篇一律。
在好人與壞人的單對立的國度裡,這跟反烏托邦小說似乎是一樣的,基本架構上就是如老政府與新力叛軍的對抗般的劇情,但為什麼我們總是會看呢?
不變的布景下,就像不變的壞人永遠是想一手掌握所有資源的那些人,書中的主角是變動因子,是思想的網絡,透過他們能把僵化的反思能力再度活絡起來。
只是遊戲的重點不同於電影著重的情感,遊戲重視的是玩家是否能從假扮的身分中得到樂趣(好更加刺激公司的產品熱銷度),所以精準幹練的速度感是必要的,《傳奇LEGEND》的文字就是給我這種感覺,不多也不少,正好維持一種幹練的簡潔速度。

從入場開始,戴伊的世界很直接地在我的面前出現,他與他的家人以及許多人,是被注定要活在底層、貧民那一邊的勞工階層,但是戴伊不太一樣,國家裡的每個小孩十歲時都必須接受淘汰考試,戴伊的考試考砸了因此他被送走,從此消失在他的家人面前,可是戴伊逃了出來,他與街頭的一個孤兒泰絲一起生活,他破壞、偷竊、挑釁共和國卻從未身分曝光,因此他雖未犯過真正的重大犯罪,仍被列為要犯之一。

瓊,共和國近年來考試滿分的天才少女,以跳級的速度即將完成全部學業,將與哥哥一同為國家軍隊服務,但是代替意外死亡的父母照顧她的哥哥卻突然死了,他的長官告訴她,是戴伊幹的。

以故事度而言,《傳奇LEGEND》很簡單,就是接觸、發現身分、陰謀浮現,然後等待下一集。說真話,真的很有遊戲的的那種準確行進的跳躍風格,只是文字的情感遠比透過遊戲畫面來的動人,隱藏在看似小品的格局後,只要稍微想像一下,便能從作者精簡的文字中發現戴伊、瓊活著那個世界的樣貌,洪水與地震將現代文明摧毀大半,曾經光鮮亮麗的城市沉沒在洪水入侵留下的湖水之下,頹立路旁的半牆建築是地震的遺物,劫後餘生的人面臨突來的瘟疫,以及不再停下的天災,還有與殖民地正在進行的戰爭,除了活下去還要應付戰爭的後備支援,被分隔成兩種社會的國家裡也隱隱暗藏著欺瞞的陰謀。

很多思想火花,只需要一個畫面就夠了。


傳奇,我一直認為這不是代表甚麼神奇的發生,是不斷努力不放棄下自然而成的存在,因為「堅持」總是最難達成的目標,而革命...靠的不就是這個而已。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