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靈》1  

作者:怪盜紅(瑞德)
繪者:AKRU
出版社:尖端出版

 

關於死,沒人能真的不介意,那怕對象是動物或是完全不認識的陌生人,一條生命的逝去,有感知的人都能想像死亡之前與之後的差別,屍體是冰冷、不言不語、僵硬無覺的,就像被世界切割,再也不會看到、聽到某個人或某生物活動的軌跡、笑容與聲音。
 
台灣的宗教,相信靈魂。
 
我們相信輪迴,死去的人會化作靈體,可能流連世間遊蕩,或去投胎。
 
即使他們不再與我們共同生活,在同一個天空下呼吸歡笑,但我們相信他們仍存在,以另一種方式,存在世間。或許這只是種安慰,但玄妙的事本就說不準,比起拼命否定,選擇尊重接受,至少在心靈上能得到某程度的舒坦,驟然失去的空虛是個無底洞,將思念寄託在「此生結束,來生再見」命運之中,或許更能接受人生無常。
 
 
我常說輕小說是容易閱讀的一種創作,但也常加但書,其實很多輕小說並不如想像中那樣輕鬆,就因為在易理解的字面底下往往有某種企圖,我覺得那些企圖多數挺苦澀的,可是又很迷人。
 
這本《字靈》沒有那種企圖旺盛的苦澀感,而是貨真價實的容易又輕鬆閱讀。
 
已經搞不清楚資訊是從哪來的,總之等回過神時,那些怪力亂神的故事與零星典故已經在腦海裡已久了,或許是跟台灣的宗教文化有關,密切的日本文化影響大概也有一份,不知不覺中那些神仙、妖怪、鬼魂,就像生活裡的八卦,很自然地變成一處風景,像看板,日日在路過的路上展示著。
 
也因為如此,老實說,《字靈》裡的人物設定很常見。
 
為了獨立生活而從國外獨自回台灣的堅強少年,因為這個緣故而被同班同學相中請求幫助,幫忙保管被封印在素描裡的妹妹靈魂。任何人當然無法接受如此超現實的事,但這位堅強少年被這有特殊能力的同學的能力吸引,慢慢地被牽引到他完全不會碰觸的另一個世界,還不得不認識了同學奇怪又兇暴的二伯。
 
的確,就內容而言,並無特別之處,但差不多的故事我很多都看不下去,原因大概都出自「魅力」問題,我看不下去的那些作品讓我沒有興趣去了解角色們將會如何,如果毫不關心一個人會發生甚麼事,那麼他的故事也跟我無關了。畢竟很多創作作品都有像似的樣貌,同樣的基點,重點是讓人看下去的魅力。
 
不過我也不能說《字靈》毫無特別之處,以中文不好的歸國華僑為主角,倒是有點新鮮,可以預見在國外長大的少年會如何與台灣深根已久的鬼魅文化衝撞。就我的心態,大概喜歡看好戲的宋家二伯很近,很逗趣啊這少年。
 
故事的節奏雖然讓小說很輕鬆地前進,同時也帶出不拖泥帶水的優點,少年少女的心性就是單純專一,沒有太多的複雜轉彎,我很喜歡這一點。
 
 
如果《字靈》將發展成系列,我想這本僅可算是序章吧,不過我還是希望別越寫越複雜,還是讓少年們保持他們的單純心性吧。
 
書中帶過一小段提到為何宋家人都有特殊能力,不知為何我很在意這段好像晃過去的文字。
總是回歸到單純這兩個字,起初單純的祝福心意卻變成了詛咒,我在想很多人都不以為意,但其實全不自覺地表露出貪婪,但卻都以為那是種好意,沒想到那只是一種霸佔行為而已,在很多民俗傳說裡總是會看到這樣的故事,為後人徒留遺憾與痛苦。
 
簡單不複雜的每則故事底下,很清楚地說著生與死的微苦,在《字靈》如此輕鬆的閱讀裡,或許可以不用太在意,生生死死有時得想成是不明的宿命。在少年們的單純裡,死去的與活著的,我們也大笑無憾地往前進吧。
 
 
PS. 我很喜歡封面,雖然不是AKRU的飯,但很喜歡他的風格啊~~~
 
 
 

    懸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